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九二章 初坐诊

    “你这变化有些快啊!”王明宝在一旁听后道。(www.k6uk.com)

    他没有和那几个人一块离开,相对于那些人,他和王耀的关系无疑是要更好些,他们从小一块长大,基本上和亲兄弟差不多,王耀有什么想法他也是最清楚的。

    “老天的安排。”王耀笑着指了指天空。

    这的确是意外,他也没有想到今天会突然接到这样的任务,短时间之内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请他们几个过来帮忙了。

    “进去坐会吧?”

    兄弟两个人进了院子,一直到了天黑,王明宝才回自己爷爷奶奶家里。

    第二天的时候,天气有些阴沉,天气预报说这几天将有持续的降雨。

    王耀没在院子里而是在山上。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当天下午的时候,田远图就打过来了电话,说媳妇家又一个亲戚,是在朱县,有偏头疼的毛病,看了不少医院也没给治好,想请王耀给看看。王耀直接答应了,约好了时间过来。

    “答应了?”电话那头,许佳慧问道。

    “嗯,答应了。”

    “他怎么突然间愿意接诊病人了?”

    “他本来就有建医馆行医的想法,以前是时机不到,现在时机到了自然要接诊病人,不过他的资格证还没有到手,因此只能推荐一些可靠的人过去。”

    “以他的能力,考个资格证应该不是问题吧?”

    “嗯,更何况,现在他的人脉也是相当的了得,京城的郭家、岛城的孙家,本市的杨书记,这些人都和他有联系,而且受了他的恩,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田远图感慨道。

    “京城的那些杏林国手,哪个不是世家的座上宾,而且这位小兄弟,有傲骨却无傲气,相处起来很容易,这可是很难得。”

    这样的人是值得结交的,用心去结交。

    次日,一辆黑色的轿车进了山村之中,从车上下来了三个人,田远图夫妇,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子,穿着讲究,就是头发花白,面容憔悴,双眼无神。

    三个人进了王耀的小院之中。

    “阿姨,这位就是王医生。”

    “他?”女子一看王耀微微一愣,这个医生好年轻啊!

    “请坐。”

    哎,女子坐下来。

    呼吸短促、气息微灼,目无精神,内有湿热。

    王耀伸手搭脉诊断。

    脏腑失和,有寒气入脑,久而未除。

    “阿姨,是不是感觉头疼、发凉,身体却容易燥热。”

    “是,是。”女子听后急忙道。

    “这样,我先给按摩一下,舒缓头疼,再给你开服药。”

    “好啊。”女子道。

    王耀轻轻的给她按摩头博、颈部,以揉、压手法为主,力道渐渐的加重。

    女子只觉得头部微微有些涨,然后便又松弛下来,一段时间之后,感觉不再那疼了,舒服了一些。

    “好真有效果!”她感叹道。

    来这里之前,她也曾找人按摩过,效果并不理想,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医生这按摩的水平这么高,单凭这一点,这一次也没白来。

    按摩结束之后,他又给女子开了一副药,药材都是野生药材,熬煮过程和用量他也告诉了对方,一些用药注意事项,平时要注意的也写了下来。

    “七副药一个疗程,一周之后再来。”

    王耀只是收了些药费钱,加起来五百多一点,算是便宜的了。

    “好,谢谢。”

    田远图又和他聊了几句之后便告辞离开了。

    “您感觉怎么样啊,姨?”

    “嗯,别的不说,经他这么一按,头疼好多了。”

    “您再用药试试?”

    “嗯,好。”

    她刚见那个王耀的时候心理还是有些怀疑的,那么年轻的医生真有他们说的那么神奇,经历过他的按摩治疗之后,反倒是对他开的药又几分期待了。

    这病人走后,王耀将对方的病症和治疗过程、用药都记录了下来,这也是宝贵的经验,方便日后参详。至于这个人服药之后的效果,需要一个周之后才能够看的出来。

    “这是个好兆头。”王耀喝了口茶道。

    好的兆头就是第二天,魏海来了,带着他父亲来了,老爷子七十多岁了,看上去精神不错,说话底气也足,一见到王耀之后便对他一个劲的感谢,感谢他救好了自己的儿子。

    “叔,您坐,您那里不舒服?”

    “我没有那里不舒服,身体很好啊!”老人笑着道。

    “那您来这干嘛?”王耀望着魏海。

    “啊,那个老头子喝酒的时候容易肚子疼。”魏海在一旁急忙道。

    “我看看。”王耀号脉一试。

    老人的身体比较健康,就是肠胃有轻微的炎症,这个倒是好处理。王耀直接让他这个诊所买一些常用的肠胃消炎药即可。

    “西药,不在你这里拿药啊?”魏海听后道。

    “有些病,西药能治,见效快,为什么非得用中药啊。”王耀笑着道。

    还好,这方面,系统为给他做硬性的规定。

    王耀笑着送魏海父子离开。

    “这都是哪跟哪啊!”

    在这天下午的时候,又来了一位意外的访客,那位为王耀设计这座医馆的卢教授。他来田远图的公司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听说王耀的医馆建成了,也就顺道过来看看。

    “欢迎欢迎,请进。”王耀将这位卢教授请进了里面。

    “嗯,不错,不错。”卢教授进来之后就叹道。

    “是您设计的好。”

    “不,我是说你这些花草苗木种的不错。”卢教授笑着道,“至于房子吗,还行。”

    他倒是谦虚。

    “喝茶。”

    “嗯,好茶。”卢教授是好茶之人,茶的好坏他是一品就知道。

    “你这医馆准备什么时候开张营业啊?”

    “再等等,去了一些手续。”王耀笑着道。

    “噢,到时候记得通知我一声。”

    “一定。”

    “您有事?”王耀见这位卢教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是有事,我一个兄弟身体不太好,去了几家医院效果也不理想,想带他到你这里来看看,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帮忙?”

    这位卢教授也从田远图那里听说过这位王医生的独特规矩,不是熟悉的人是不给看病的。

    “好啊,您抽空带他过来了,我给看看。”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这才是这位卢教授来这里的真实目的。

    送走卢教授之后,王耀约么这个点了应该不会来人,正准备锁门出去呢,没想到潘军来了。

    “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开了医馆也不通知我一声。”潘军一见到王耀之后就笑着道。

    “这不还没开张吗。”王耀将他请到了里面。

    “啧啧啧,别说,你这里别我姐那个门诊上档次的多。”潘军进了小院之中,看到院子里的花草苗木之后赞叹道。

    “这房子也漂亮!”

    黑瓦白墙的,不论是从远处看还是近处观都别有一番韵味。

    “什么时候开张啊?”

    “不急,再等等。”

    “到时候可别忘记告诉我啊?”

    “一定。”王耀笑着道。

    “哎,你这开了医馆之后就没时间去我姐那门诊里坐诊了吧?”潘军道。

    最近这段时间,还有些病人指名要请他看病呢。

    “看情况吧。”王耀也没一口回绝,但是基本上是不回去了。

    “哎呀,你这是和我们抢买卖啊!”潘军开玩笑道。

    “呵呵,在这山村里,来不了几个人的。”

    “那可不一定噢,酒香不怕巷子深。”

    潘军久在医药口里,可是知道这里面的一些东西,不说别的,就是他们连山县就有好几个土郎中,有着一手偏方治病的本事,那去看病的人也是不少的,甚至还有外面县城的人过来,他们的本事怎么样他不清楚,眼前这位他可是知道一些,绝对的真材实料,医术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