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九四章 花柳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就这么一个弟弟”

    “好了,手机最省流量的站点。(看啦又看)”魏海摆了摆手,他妻子便不再说话。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没了。”

    “早点睡吧。”

    美妇人听后转身上了楼,两个人,有夫妻的名分,这两年来却是形同陌路一般。

    虽然对妻子冷淡,但是她说的话,魏海还是上心的,他小舅子是什么病他也知道,身上生了奇特的恶疮,在腰上,溃烂的很厉害,甚至能够看到骨头了。看着就渗人。

    只是他这个小舅子的人品实在是很差,平日里就知道在外面沾花惹草,坏事做了不少。

    “试试吧。”

    第二天,他给王耀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情况,电话那头王耀也同意了给看看。他便约了他小舅子,开着车去了山村。

    王耀上午的时候下了山,在医馆里等着,手里拿着那本,看的入神。

    魏海是上午十点多有赶到山村医馆的。

    嗯?

    魏海的那小舅子一进院子,王耀便看到他了。

    面色发黄,黯淡无光,脚步虚浮,气息急促,整个人走路如水中浮萍,全无跟脚。

    呼,呼,从车上下来,走了这几步路,他便已然有些气喘吁吁。

    及靠近之后,王耀从他的身上隐隐的嗅到一股恶臭的问道,像是肉烂掉了。

    “王医生,他叫曲扬,是我小舅子。”魏海介绍道。

    “你好,王医生。”曲扬急忙问好。

    “这么年轻,看着和我差不了多少,他会看病?”曲扬产生了第一次看到王耀的绝大多数人一样的看法。

    “进屋说吧。”

    进了屋子之后,闲聊了几句便进入了正题。

    魏海的那个小舅子解开了上衣,解开束缚在腰间的纱布,慢慢的露出了左侧腰部的恶疮,大小如茶杯,肉乳烂泥,成青黑色,散发着恶臭。创口处不知道涂抹的什么药物,在深处,隐约可见森森白骨。

    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恶疮了,再继续溃烂下去,甚至可能威胁到生命。

    检查完伤口之后,王耀复又为他号脉诊断,这一试不要紧,他不但外生恶疮,脏腑之中也有肿瘤。

    “你体内还有肿瘤?”

    “是,是。”曲扬听后急忙道。

    内有邪毒,气血不畅,阴阳失衡。

    “这是否属于疑难杂症?”

    “是。”

    在得到了系统如此答复之后,王耀眉头稍稍一皱,这就意味着,这病不会那么容易治疗。

    “什么时候患的病?”

    “一年前。”曲扬回答道。

    “除了这里之外,还有其它的地方有恶疮吧?”王耀道。

    这些东西他自然是能够通过号脉能够诊断的出来。

    “是,还有其它的地方。”曲扬还有些不好意思。

    “在这?”王耀指了指他的要害部位。

    “对,对。”

    “我看一下。”

    曲扬费事的解开了裤腰带,然后显露出来包着纱布的要害部位,王耀小心解开。

    一阵恶臭,多点溃烂,那物已经烂了小半。

    “花柳病!”

    王耀立即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给他重新封上。而后以早先准备好的消毒药净手。

    “这病,很麻烦。”

    说实话,王耀并不希望给他治疗,染上这种病的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只要能治好,花多少钱我都愿意。”曲扬咕咚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姐夫,你要帮我啊!”他抓着魏海的手不放。

    “王医生,你看?”

    “我试试。”王耀道。

    “好,谢谢。”

    “你们在这里稍等。”

    王耀去了旁边的房间,哪里是他单独隔离出来制药的地方。

    百草锅、古泉水都被他去了出来,事先准备好的山柴。

    他要准备一味药,很简单的一味药。

    犁草化水

    此味药他曾经用过,治疗恶疮效果极佳。

    古泉水微热,犁草入水即溶,药剂化为碧绿色,散发着独特的香气。

    王耀取少部分装入了事先准备好的小巧喷雾器之中,剩余的装进了白瓷瓶里。回到房间里之后,对曲扬的病患处进行了喷雾治疗。

    “感觉怎么样?”

    “很清凉,很舒服。”曲扬道。

    在此之前,他的感觉是病患处就像是燃着火,烧的难受。这药喷上之后立即便感觉到清凉了很多,几乎是立竿见影的效果。

    “这药带回去喷洒,一日两次,用完为止。”

    “好的,谢谢,诊费?”

    “十万。”王耀擦了擦手平静道。

    “多少?”曲扬愣住了。

    “十万。”

    “这么贵,能便宜点吗?”曲扬道,完全忘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这是治病,不是做买卖。”王耀听后道。

    “你知道我为了治病花了多少钱吗?”魏海在一旁道。

    曲扬听后摇摇头。

    “几百万。”

    “多少?!”曲扬似乎一时间望了病痛吃惊道。

    “看个病得花这么多钱!”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嫌贵,你可以不看。”魏海冷冷道,他本来就对自己这个小舅子颇有些意见,居然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这么说话,这简直就是落自己的面子。

    “我花,我花!”曲扬听后立即点头道。

    他暗道,反正我也知道你这位置,如果治不好,看我怎么找你麻烦。

    “行了,你这病一时半刻也治不好,这服药用完之后再来找我。”而后王耀跟他说了一些足以事项。

    表达过感谢之后,魏海带着他离开。

    “我说姐夫,你该不会是被这个家伙骗了吧,治疗什么病要花那么多钱?!”出门之后,曲扬对魏海道。

    “闭嘴!”魏海瞪了他一眼。

    “钱花的值不值我自己知道!”

    “好,我不说了。”

    他们两个人走好,王耀拿出另外一个笔记本将曲扬的病情记录了下来,这个本子是专门记录一些“疑难杂症”的。

    于外,要去恶疮,内要解毒,化肿瘤。

    他还需要几味“灵草”作为辅助。

    解毒草:解百毒。

    瘴草:避瘴气,绝毒虫。

    他体内不但有毒而且有虫,要害之处也是如此,他准备以这两种药为基础,再加上几味辅助性药材配制一副药,先解决体内毒素问题。

    而其他的身体现在已经极差,需要股本培元,“培元汤”自然是再适合不过,但是他现在手中已经没了那两位关键的灵草,只能够暂时使用另外一的一副药方来替代。

    “哎,姐夫,这个王医生有两把刷子吗!”坐在汽车之上,曲扬惊奇道。

    自从在那医馆进行了喷雾治疗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腰部和胯下的那种灼痛感减轻了很多。

    魏海听后也不言语,懒得跟他这个小舅子多说话,都病成这儿模样了,还是本性不改,曲扬见自己姐夫不说话,身体也感觉发了,两个外患部位不疼,但是肚子里却是难受的厉害,就靠在座椅上休息。

    山村之中,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

    王耀从山上下来,回到家里吃饭的时候听到了的父母谈论起来王成昌的事情。

    “病的很厉害,医院里也查不出原因来,听说都转到海曲市了。”

    “嗯。”张秀英说着,王丰华只是低头应着。

    “他家里人请了个高人,说是刚去世的老人埋葬的地方不好,妨碍后人。”

    嗯,王耀听到这里稍微留了些神。

    “真是高人?”

    “不清楚,明天请他来这里来看看地理,据说得花好几百块呢!”

    “会看也行啊!”

    明日在山上的时候看看那个师傅如何看地理。

    吃过饭之后,王耀给老人放松筋骨。

    “爸,你这烟少抽些吧?”王耀在替他父亲按摩的时候发现他的肺部有些情况,是轻微的炎症。

    “嗯?”

    “今天是不是感觉肺部有些不舒服,稍微有些疼?”

    “嗯,是有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