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一七章 不孕不育你能治吗

    这一天,王耀在院子里摘了不少的葡萄,这棵葡萄,他每天都会有一小舀子“古泉水”浇灌,而后它长势好的很,而且葡萄接的是又多有好,最近这几天进入了丰收期。(看啦又看♀小说)

    他摘了不少,然后给那几个好朋友打了电话,请他们来吃葡萄。

    李茂双来的最早。

    “嗯,不少,你这还有存货吗?”他看着桌子上的几大串葡萄道。

    “有,院子里还有许多都没熟呢,过几天应该就可以吃了。”王耀笑着道。

    “好,太好了。”

    李茂双说这话就从盘子里拿出了两串,然后装进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里,然后放到了一旁。

    “什么情况啊?”

    “我先藏着。”

    “嗨,你真想吃过两天再来呗。”

    “那是他们没来,不知道这葡萄的好吃,等他们来了,那都得抢。”

    正说着话你呢,魏海就进了小院里。

    “嘿,还是你这里面凉快。”

    “这就是那葡萄啊,看着不错。”魏海也不客气,人还没坐下,然后摘了一颗葡萄送进了嘴里。

    “嗯,不错,还有吗?”他眼睛一亮道。

    “有,在院子里,还不熟。”

    “记得给我留两串,过几天我过来拿。”

    “你看。”一旁的李茂双笑着道。

    不一会,王明宝和田远图也相继赶了过来。

    其实,所谓的葡萄不过是个引子而已,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大家聚在一起相互聊聊,增进友谊这才是根本的目的。

    “对了,还有事要要麻烦你。”王耀对魏海道。

    “什么事啊?”

    “上次的那个赵森,你帮我想办法约约他,我有事要问他。”王耀道。

    那天的那两个人王耀总觉的有问题,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没事最好,如果有事,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行。”

    “怎么回事啊?”

    几个人都问道。

    随后王耀将事情稍稍说了一下。

    “嘿,我说这些个鸟人,真是找死啊!”王明宝听后眉头挑了起来。

    “你没打听一下那位来自济城的公子哥?”田远图听后思索了一会道。

    “没有,那里我没有什么熟人啊?”王耀道。

    “怎么没有啊,何启生就对济城的情况十分的熟悉,而且他在济城的人脉也比较广。”田远图道。

    “嗯,那就跟他说一声,请他帮帮忙。”

    几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中午,他们照例去了下村的那个饭店吃饭,王耀早就定好了位置。

    因为是熟客的缘故,老板上的菜分量足,质量也好。

    “都开着车,少喝点酒。”

    “没事,聚会怎么能少的了酒呢,哎,你那有没有什么药材能够吃了查不出酒驾来?”王明宝笑着问道。

    “没有。”王耀回答的十分的果断。

    就算是有他也不会给他们配制。

    酒后驾车本来就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几盏淡酒,一壶清茶,说说笑笑,畅谈人生。

    在这一刻,事业、负担、不悦通通放下。

    友谊如酒,越老越醇。

    有些时候,酒其实也是个好东西,让人放纵,让人短暂的忘记一些东西。

    吃过午饭之后,他们没有立即走而是又回到了王耀的医馆里,王耀泡了一壶好茶,让他和点水,解解酒。

    “哎,对了,你这最近不出去吧?”

    “不出去,怎么了?”

    “有个亲戚病的挺怪的,想请你给看看。”

    “没问题啊!”

    下午四点之后,几个人觉得酒醒的差不多了,这才陆续的离开,其实王耀本意是想开车送他们的,可是他们没有一个同意的。

    在确定他们都平安的回家之后,这今天的聚会方才算是彻底的结束。而后他给何启生打了一个电话,摆脱他查查那位黎少阳黎大少的底。

    “没问题。”这是何启生的回复。

    “你跟他有矛盾?”

    “嗯,是有矛盾,他很狂躁,需要治疗。”王耀笑着道。

    听了这话何启生心里也就有数了,知道该怎么做。

    “行,我心里有数了,尽快给你信。”

    “谢谢。”

    “客气什么。”

    第二天,天气晴朗,风也算是凉爽。

    正好是周末,王茹也回到了家里来了,一家人团聚在一起,高高兴兴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在吃饭的时候,王耀的父母又提了提这姐弟两个人的个人问题,只不过也没多说些什么,看样子这二老是想开了。

    “哎,问你个事。”吃完饭之后,王茹悄悄地问王耀。

    “什么事啊,这么神秘。”

    “那个,你会治疗一些疑难杂症吗?”

    “什么疑难杂症啊?”

    “那个,不孕不育。”

    “什么?!”王耀一愣。

    “老姐,你开什么玩笑呢!”王耀笑着道。

    “严肃点,我这跟你说正经事呢,你会吗?”

    “不会,”王耀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实际上他是会的,或者说他掌握了相关的知识,拥有相关的能力,但是他暂时是不打算治疗这也能给的疾病,因为这样的疾病治疗有些情况下是不需要要接触到病人的**部位的。

    “啊,那就算了。”王茹听后道。

    “哎,你不是号称能够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吗?”

    “呵呵。”王耀稍稍有些尴尬的笑了两声。

    “怎么突然问这了?”

    “我一个同事结婚六年了没要上孩子,什么地方都去过了,可是都没有效果,问我是否认识这方面的医生。”王茹道。

    “哟,你还挺好热心的吗。”王耀笑着道。

    “你不知道,他们两口子本来感情挺好的,就因为这事都快离婚了。”

    听王茹这么说,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打算接诊。

    当天晚上的时候,他接到了魏海的电话,他已经找人接触到了赵森,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谢谢。”

    “嗨,都是朋友谢什么。”

    魏海好歹也曾经是海曲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这点事情对他而言其实根本就不算啥,他只是不太愿意和那样的人物有过多的就接触而已。

    第二天的时候,小院里的葡萄又熟了两串,王耀摘下来拿到了家里。

    “嗯,这葡萄好吃。”王茹这还是第一次吃到自家的葡萄,对着甜美的味道是赞不绝口。

    “自己种的?”

    “对,就在那个小院里。”

    “还有吗,给我摘两串,下午的时候我带着走。”

    “就这两串熟了,我都摘下来。”

    “那就算了,本来还想带两串到单位里显摆一下,馋诱一下那些吃货的。”王茹笑着道。

    “下周吧。”

    “好。”

    在周一的时候,陈博远专门带着他的岳父从远方赶到了山村里。

    “博远啊,你说的那个医生就在这个山村里?”

    “是。”

    “很年轻?”

    “很年轻,但是医术却是相当的了得,我的首长家人都将他奉为上宾。”

    “年轻有本事,有愿意呆在这样的山村里,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已经很少见了。”老人听后笑着道。

    “来,我扶您下来。”

    陈博远扶老人下车,坐上了轮椅,然后推着他往小院里走。

    现在是上午时候,村里来往的人也是有的,正好有几个人看到了陈博远推着老人进了王耀的医馆之中。

    “哎,你说这丰华家的小子到底是做什么的啊,这坐轮椅的去干吗,跟他谈生意?”

    “扯吧,能谈什么生意啊,这都多少天了,你见有车道咱么村里来拉过草药吗?”说这话的人倒是个细心观察的主。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哎,那这么多大外地人来找他做什么?”

    “嘶,你说你管那么多干吗,地里的活不够你干的?”

    “我这不是好奇嘛吗。”

    村子里人关于王耀的谈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村里进进出出的那一辆辆的豪华车辆,更让他们对这个卧在山窝里的名牌大学毕业的后生感到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