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二二章 不举

    “本来呢是和我关系不大,但是我们医院的医疗条件我是清楚的,那些家伙什么水平我也大概知道,做这种手术实在是没有把握的事情,就多说了句话,然后惹得有些人不高兴了。(www.k6uk.com)”

    “噢,你太实在了。”王耀笑着道。

    “不是实在是现实,从病人的角度出发,他们在这里接受相关的治疗风险的系数比较大,因为我们这里的相关的经验毕竟是欠缺的,所以去大医院要好一些,从我们这里的情况出发,因为没有经验,出医疗事故的可能性就会高些,对于这些没有把握的手术,该推的就应该推。”潘军解释道。

    “可是你想过没有,这是个恶性循环。”

    一些小地方的医院为什么看病的人少,因为医疗水平差,为什么差,因为看病的人少,相应的见得少,经验少,如此往复,这就是个恶性循环。

    “知道,可这有什么办法?”

    “你们可以请一些大医院的专家过来指导啊,而且医院不是定期的派人去附近的大医院学习进修吗?”

    “是,我也去过济城进修,但是时间短,效果有限,根本在制度,缺乏良性的制度体系。”潘军道。

    “这些东西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喝茶。”王耀笑着给潘军到了一杯茶,他看的出来,今天潘军的心情并不好。

    “哎,正是望了,来这里想请你帮忙。”

    “什么忙?”

    “还能有什么,看个病人呗。”潘军笑着道。

    “你亲戚?”

    “朋友。”

    “可靠吗?”

    “没问题。”

    “什么病啊?”

    “嘶,呃,有点难以启齿。”潘军思索了片刻之后道。

    “不举。”

    “什么?!”王耀一愣。

    “不举啊,男人嘛!”

    “啊!”王耀应了一声。

    这病倒是,嗯!

    “你笑什么,答应了?”潘军见王耀只是笑,就追问道。

    “让我想想。”王耀并没有急着答应。

    “嗯,你可抓紧啊,握着个朋友因为这是夫妻感情不和,正在闹离婚呢!”

    “知道了。”

    又和王耀瞎聊了一会,也算是抒发了一下内心的那些不愉快的情绪,潘军这才告辞离开。

    房间里,王耀则在思考着是否要接诊这个病人。

    这病可以试试,他内心是这么想的。

    潘军在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了王耀发来的短信。

    “成了!”他高兴的拍了拍手。

    第二天清晨,王耀早早的准备好了,等待桑老先生和周雄父子的到来。

    “就是这里了。”

    这是桑谷子第一次来这个山村,看着四周的情况,在想象一路上来时的路况。

    “这个王耀倒是能够耐得住。”

    无论做什么事情,能够专注,耐得住寂寞,便极为难得。

    “是。”

    医馆建成,周雄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医馆,很漂亮!”他赞叹道。

    “是漂亮。”桑老先生也道。

    三个人进了小院。

    咦?

    桑谷子在仔细的看了一下之后,稍稍有些惊讶。

    “阵法?”

    “您也懂这个?”房间里传来了王耀的声音,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然后从里面出来,接着就看到了他们三个人。

    “欢迎。”

    “打扰了。”

    “里面请。”

    临进屋之前,桑谷子仔细的看了看小院子里的草木布置。

    阵法,这种传说之中的东西,想不到居然会在这个小院子里见到。

    “这是什么阵?”

    “一个简单的小阵法,能够加强空气的流通,改善局部的环境。”王耀笑这个给他们冲茶。

    “请用茶。”

    “谢谢。”

    桑谷子喝了一口茶,唇齿留香,地道的好茶。

    “好茶!”

    “过奖了。”

    王耀冲泡的是数月之前,清明前后时间,从那山上采摘下来的茶叶,请临河镇的徐茂盛师傅制成的上品好茶。

    “这里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一壶清茶,还有几串葡萄,都是自家种的,尝尝。”

    “嗯,好。”

    王耀种的葡萄再次让他们赞叹不止。

    “小康的病恢复的怎么样了?”

    “挺好的,你看!”周武康说着话将胳膊外的袖子卷了起来,已经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胳膊有了光泽和弹性,接近正常人的皮肤了,不再是刚刚来连山县城的时候,那个干瘦如柴,如同死物一般。

    王耀又给他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的确是好了很多,整条胳膊之中那些淤塞的经络已经通了大半,这也就意味着王耀距离完成那个“疑难杂症”的任务更近了一步。

    “很好,恢复的不错。”、

    “还多亏了王医生的药物还有传授给我的按摩手法。”周雄道,自从回到沧州之后,他每天都要给自己的儿子推拿按摩,就是按照王耀教授给他的方法,没有半点的取巧和改变之处,这样才有了现在这样的效果。

    “客气了。”

    “这也得谢谢桑老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沧州的时候,桑老先生一定经常给小康施针治病。”王耀道。

    “是,也对亏了桑老。”周雄道。

    “哎!”桑老笑着摆摆手。

    “最近这几天的时间我会在熬制一副药,再给小康服用。”

    “谢谢。”

    随后王耀又给周武康进行了按摩推拿,这个过程他做的很慢,而一旁的周雄和桑谷子两个人看到很仔细。

    “佩服!”

    待到结束之后,桑老说了两个字。

    王耀刚才的推拿过程认穴之准超乎他的想象。

    “王医生的针灸之法想必也是极为高超的吧?”桑老突然间说了这样一句话。

    针灸之法,首要的就是认穴必须准,这恰恰也是最难掌握的,毕竟,穴道在人体之中分布单用肉眼是看不出来的,需要知识和日积月累的练习,这些东西,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愿意做了,这也是中医没落的一个原因。

    呵呵,王耀只是笑了笑。

    还高超,他现在不过是刚刚起步而已。

    “好了!”

    “桑老住哪?”

    “连山县城。”

    “这样,晚上我请客。”

    “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你们远来是客,听我的。”

    “那好。”桑谷子听后也没再多说。

    送走他们之后,王耀随即便在泰华酒店预定了包间然后呢给李茂双等人打了个电话。既然是欢迎,就多叫几个人还热闹一些。

    “妈,我去一趟连山县城,晚上不会来吃饭了。”

    “好。”

    吃午饭的时候王耀跟家里打了声招呼。

    下午的时候,他又上了山,收拾了一下药田,在四点左右的时候开着车去了连山县城,到了王明宝的店里。

    “难得啊。”王明宝见了他笑着道。

    自从开了医馆之后,王耀出来的次数就更少了。

    “定好地方了?”

    “好了,泰华酒店。”

    “喝茶。”

    王耀在王明宝这里待到了五点多,然后和他一起去了泰华酒店。

    其实,这个酒店的饭菜呢,只能算是一般,味道嘛,甚至比不上一些小馆子,但是论及豪华程度却是数一数二的。而招待朋友,特别是远道而来的朋友,其中还有长辈,一般的小馆子就稍差了些,档次不行。所以王耀就选了这里。

    六点,所有人都到齐了,王耀为他们双方做了介绍。

    饭菜上的很快,没什么特别的菜,酒却是好酒。一桌人喝的非常尽兴,就是桑老先生也喝了几杯。

    “桑老,您这次在连山县城待多久啊?”

    “我准备明天就离开。”

    “这么急?”

    “是啊,这次来其实就是专门过来看看你,还有你的医馆。”桑老道。

    “谢谢!”感受到了老人真实的情谊与关怀,王耀十分真诚道。

    “现在,沉下心来学这些东西,很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