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五七章 油盐不进 服服帖帖

    “知道错了?”

    “错了,我们错了。(www.k6uk.com)”那三个人见了王耀差点就跪倒在地了,这可是让在一旁的警察同志很是吃惊。

    这样的人是什么情况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老油子,油盐不进,即使进了警局面对警察也能做到“从容镇定”,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明显的是被这个人治得服服帖帖的。这是什么手段?得学啊!

    “我以后不想见到你们。”

    “是,是!”三个人就差磕头认错了。

    王耀以极快的速度为他们疏通了原本意外力强行淤塞扭曲的经络。

    “好了,三日之内会痊愈。”

    “谢谢,谢谢。”这都得表示感谢。

    “嘿,哥们请教个问题,你是怎么治他们的,这么服服帖帖的。”有好奇的警察问道。

    “这个,秘密。”王耀微微一笑。

    这件事情就算这么了结了。

    因为这件事情,魏海和他妻子本来有些缓和的情况又变成了“冷战”。

    这天,杨海川的母亲又来了一次,按照次临行之前和王耀的约定,前来复诊,她恢复的很好,通过诊断,确定她内脏之中的“阴毒”几乎已经去除干净了,只剩一点残余。

    王耀重复了一次治疗,没有药物只用“内息”。

    效果仍旧是不错的。

    老人笑着离开了。

    今天还要来一个病人,周武康。

    他们父子是下午来的,刚刚从沧州赶过来,稍微安顿了一下便赶了过来,看去还有些疲惫。

    “来,先口水。”王耀为他们准备了清茶。

    “谢谢叔叔。”周武康笑着道。

    这个孩子的性格开始便的阳光、自信,经过这次疾病的磨练,这个孩子远要比同龄人成熟。

    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和恢复,他的左臂但是从外表来看已经和右手臂没有明显的区别不同,只不过是稍稍纤瘦些。

    王耀仔细的顺着整条胳膊的经络检查了一遍,查看整条胳膊的脉络情况。

    “不错。”

    脉络基本已经顺畅,接下里的事情就是不断的活动、刺激,争取早日让那些细小的经络也顺畅起来,气血通畅,则此病就算是痊愈了。

    王耀接着开始用“内息”为他治疗。

    运内息于手掌之,而后缓慢的渗入到他的胳膊之中,经穴道、进脉络,而后沿脉络流经整条胳膊,甚至全身。

    “感觉如何?”

    “挺舒服的。”周武康道。

    这条胳膊,乃至半边身子都觉得很舒服,暖暖的感觉,似乎热流从王耀的手掌之中进入了自己的胳膊,然后在其中流淌,所过之处无不舒服,每处组织、细胞都仿佛是泡在?**镆谎?br />

    “估计再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就能够痊愈了。”王耀道。

    “那真是太好了!”周雄听后高兴道。

    “嗯。”

    周雄父子在他的医馆之中接受完治疗之后又呆了一会便告辞离开了。

    时间过得很快,这一年已经过了大半,到了九月中旬,板栗也该熟了,王耀这南山之便有几株板栗树,有几株是了年岁的老树,有几株树龄则是王耀刚开始山的时候种下的,算是新树。这些板栗树都挂满了果实,有些颜色开始发生变化,看着就要熟。

    这日,王耀在山打下来两个栗蓬,挖出里面的果实,尝了尝,味道鲜甜,已经可以吃了。

    只是这打栗子,剥栗子得费些功夫。

    王耀正在小屋里研读那本杂病论,屋外的土狗叫了起来。

    嗯,有人山了。

    一个窈窕女子施施然了山来。

    “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走了一段山路,童薇的俏脸有些红扑扑的。

    “休息一下,喝口水。”

    王耀给她倒了杯水。

    “事情处理好了?”

    “处理好了你就不用担心了。”王耀笑着道。

    两个人在山亲亲我我的腻歪了好一会。一直到了吃饭的点才下山回到家里。

    晚吃饭的时候,一家人说说笑笑的。

    王耀却接到了田远图打来的电话,问他明天午是否有空想和他说点事情。

    “好啊。”王耀十分痛快的答应了。

    这几次聚会了的时候他隐约的感觉到田远图心里有什么事情却不愿意说出来。

    “怎么了?”

    “明天有个朋友要来。”

    “那我在这里?”

    “没事。”

    当夜童薇在王耀的家里住下。

    第二天的时候,午他们两个人吃过午饭之后便去了医馆,自从这里建设好了之后,他一般是在这里见自己的朋友的。

    田远图是在九点多的时候来的。

    “怎么还带着东西呢?”

    “嗨,一点茶而已。”田远图笑着道。

    “有什么事你只管说。”

    “你在京城有朋友吗?”田远图犹豫了片刻直言道。

    “朋友,应该算是有,怎么了?”

    “我公司有点问题,我在京城没有多少门路,处理起来有些麻烦。”随后田远图将自己遇到的麻烦和王耀仔细的说了一遍,其实也是想借助他在京城认识的郭家的力量。

    “这事?”

    王耀正准备最近这段时间去一趟京城,毕竟自己的行医资格证可是苏家的人帮忙给办下来的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去一趟表示感谢,而且苏小雪的病情还是那个样子,需要治疗,此时的王耀刚好掌握了内息疗法,也正好可以试试。

    “很急?”

    “是比较急。”田远图道。

    实际他最近因为这是寝食难安了,因为他起初不想麻烦王耀,导致这个事情一拖再拖,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这才找到了王耀,情况是不能再拖?**チ耍裨蜃约呵耙欢问奔涞呐投蓟髁魉恕?br />

    “这样,这几天我回去一趟京城,到时候给问问。”王耀道。

    “行,谢谢了。”

    “朋友之间,太客气了!”王耀笑着给他倒水。

    “以后这些事情尽管说,我能帮的一定会帮。”

    “好。”

    “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啊?”闲聊的时候,田远?**盗苏庋痪浠啊?br />

    童薇听后俏脸飞红,王耀稍稍一怔。

    “很快!”他说这话的时候是望着童薇的。

    童薇满脸的幸福。

    呵呵,田远图在一旁笑了,他看得出来你,这两个人是蛮般配的,童薇是个好姑娘。

    “不打扰你们了。”

    “我送你。”

    送走了田远图,童薇本来还想多住一段时间的,结果接到了岛城公司的电话,请他尽快的去岛城,有事情需要她处理。

    “怎么?”

    “让我回岛城,公司有事情要处理。”

    “那我明天送你回去?”

    “好。”

    下午的时候王耀将童薇送回了家里,她还要准备一下,明天好回岛城。

    岛城。

    “玛德,敢骗我!”吴跃然一脸的气氛。

    他最近这段时间光是著名的大医院就去了几家,结果任何一家医院的检查结果都证明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而他的腰部也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他明白过来这是王耀在吓唬他的。

    “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次日,王耀早跟家里打了一声招呼。

    “爸,山你去的时候稍稍小心点。”王耀临行前没忘记嘱咐一下。

    王耀这几日在山发现,随着山灵气的越发浓郁,山的树木长势更快,而且还附带了另外的一个效果,山的幻阵更具迷惑性,这阵法的一些注意点他已经告诉了自己的父母,但是还是稍稍有些担心的。

    ?**判陌桑倚睦镉惺!蓖跻母盖椎馈?br />

    那山会动的树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的确是吓了一跳,但是见得多了也就不觉得怎么怪了,只是仍旧会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