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六三章 拉的扶墙走

    ♂!

    风起,

    他手一招,果然一阵风起,吹得几米之外的树叶沙沙作响。(www.k6uk.com)

    山下,那个年轻的汉子浑身打摆子,虚汗直冒,他可是受不了了。

    “这去哪了啊?!”

    他后悔,他懊恼,他祈祷,他想骂人!

    “哎呀,又不行了!“他急匆匆的跑到了一旁的地里,找了个旮旯。

    片刻之后,他拄着棍出来了。

    这只不过是一晚上的折腾,他连走路都困难了,只觉得双腿无力,身体发虚,头晕目眩,来的时候都是打车来的。

    “小伙子,你这是怎么了?”村子里的一位大爷看到了这个站都站不稳的年轻人,好心的上前问道。

    “大爷,我在等人。”

    “等人,等谁啊?”

    “这里的那个王医生。”他指了指身后的大门紧闭的医馆。

    “等他啊,他可能在山上呢。”这位大爷笑着道,

    都是一个村的人,对这位晚辈的一些习惯他们也是知道的,喜好在山上,种树,种药草,平日里不怎么出门,街上也见不到他。

    “山上,那座山啊?”年轻人听后愣住了。

    不带这样的,我这夹都夹不住了,稍稍一活动就感觉用东西要想外涌,那比女人来了好事还厉害,搞不好就会拉一裤裆,绝对是椰风挡不住啊!

    “嗯,在这里看不到,走路去的话估计得半个钟头吧,他也不一定在那山上,年轻人,你没他电话吗?”

    “没有。”

    “哦,那你就在这等等吧,他也可能一会就过来了。”说完话,老人就背着手上了山。

    “那他要是来不了呢!?”壮汉哭丧着脸暗道。

    山上,王耀修行结束之后,简单的吃了点早餐,然后准备熬药。

    古泉水、百草锅、各式的药材。

    他准备熬制“生肌散”,但是两位重要的药材“灵山及”和“不凋草”的数量不够,因此他相应的缩减了各类药材的数量,只准备熬制半服药。

    赤石脂、黄丹粉、川贝……

    一味味的药材加入锅中,

    小火慢炖,

    不急不慢,

    熬药,是一个细心的活,

    山风清爽,透过窗户吹了进来,

    药香弥漫了整个小屋,不刺鼻,有一番独特的香味。

    屋外,土狗趴在狗窝里闭目养神。

    山下,

    那个年轻人已经将各路神仙都拜了一遍。

    “求求你大发慈悲,快点出现吧!”他这实在是受不了了。

    都拉血了!

    山上,一直到了临近中午的时候,王耀方才将这半服药熬制成,

    一副药,翠绿色,膏状,如同融化的翡翠一般,看上去十分的好看。

    成了!

    将这副药装好之后,王耀便下了山。

    嗯?

    他看到了在医馆外无力彷徨的年轻汉子。

    是他?

    知道这个时候,王耀才想起来,昨天自己似乎说过些什么。

    “王医生,我错了!”那个汉子见到王耀之后直接冲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快起来,你这是干什么?!”王耀道。

    汉子都哭了,眼泪都下来了。

    他这不是真的想跪,是身体不受控制,拉稀、呕吐,双腿都没力气,站都站不稳了。

    “你给我解了吧?”

    他知道自己这突然的上吐下泻肯定是和眼前这个年轻人有关系,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他是一刻也不想感受了。

    “我什么都说。”

    杨明?!

    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他?

    王耀眉头稍稍皱了皱。

    “没错,就是他!”

    这个年轻人已经后悔的肠子都青,真不该为了那千八百的钱来找这个人的麻烦,弄得自己这受了老罪了,这精神和**的双重损失可不是那么点钱就能够弥补的了的,得回去之后一定要找他,将这些损失费都要回来。

    “好,你走吧。”

    “哎!”汉子挣扎着起身,“求你行行好,给我解了吧?”

    “好,没有下次!”

    “绝对不敢了!”这个一米八多的大汉急忙保证道,还下次,他就是再作死也不会来这里了。

    “站好。”

    王耀在他腹部轻轻的推送了几下,然后揉了揉。

    “好了。”

    “这就好了?”

    “对,回去休息两天就行了。”

    “哎,谢谢。”

    王耀笑着摇摇头。

    那个汉子困难的迈着步子,一边走一边打电话,他得叫车回去,顺便去趟医院再检查一下看看。

    “杨明!”

    王耀望着远处,对于自己的这个同学,他却是有些发愁,如果不惩治,他说不定会得寸进尺,如果惩治,到底是相处多年的同学,还是要讲些情面的。

    “这一次暂且记下。”他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什么,去京城?”在下午和童薇通电话的时候,王耀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童薇,她在电话那头稍稍有些吃惊。

    “对,去看个病人,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京城逛逛?”

    “那你要在那里呆多久啊?”

    “初步估计是一周左右的时间。”

    童薇在家里看着日历牌。

    “恐怕不行,两天之后我就得回公司了。”她有些失望道,其实内心里她是很想和王耀去京城逛逛的。

    “那我一个人去,两天后我先送你回岛城,在从岛城坐飞机去京城。”

    “好啊!”

    就这么说定之后,王耀便回家吃午饭。在路上碰到了一个村子里的长辈,这个人正是那个汉子在医馆外碰到的那个。

    “叔?”

    “小耀啊,上午的时候是不是有人找你了,挺高一个大个,脸色不是很好?”

    “对,怎么了?”

    “哦,他问我你家的事情,我没说,看着不像好人啊!”这个人道。

    “没事,他已经走了,谢谢您。”

    “嗯。”

    “哎,叔。”王耀叫住了对方。

    “咋了?”

    “您这腿不太舒服啊?”他指了指老人的右腿,刚才他看这老人走路的时候右腿微微有些不太自然,稍稍有点瘸。

    “嗯,也不知道是咋了,这几天一走路脚心就疼,就像是针扎的一样。”

    “下午您有空的话去我那,我给您看看。”

    “好。”这个四五十岁的男子听后应了一声,也没当回事。

    回家吃过饭之后,王耀和父母说了会话便出了门,进了医馆里,稍稍休憩了片刻,他就拿出了一本医书翻看起来。

    时间慢慢的流过,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王耀看了看墙上的钟表。

    “没来?”

    山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在放羊,走几步路就呲牙,似乎很难受。

    “嘶,这怎么越来越厉害了!”他瘸着腿好不容易赶着羊下了山。

    正准备回家里休息一下,走到王耀医馆门口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今天上午的时候王耀说过的话。

    “进去让他看看?”他也听村里的人说过,这个年轻的后生除了会在山上种植药草之外,还会看病,外面有人都开着车过来找他看病,但是村里人却没有一个人找他看过,为啥?还是不信呗。

    一个上学学生物的怎么就会看病了呢,要是真的那么厉害怎么不去医院上班的,窝在这个小山村里。

    就这事情,村里还议论了一段时间呢。

    去看看!

    他又走了几步路,脚心还是疼的厉害,然后他将领头的羊往树上一拴,剩下的几只羊就不管了,他直接推门进了医馆里。

    “小耀在吗?”

    “在,叔,您来了。”王耀听到喊声之后笑着从屋里走了出来。

    他下午没有别的事情,也没有预约什么人,就是等着眼前的这个男子。

    “进屋坐。”

    “你这拾到的不错啊!”中年男子看着院子还有那房子赞叹道。

    这是他第一次来王耀的这个小院,见这里这么精致,就多看了一下。

    “还行,您进屋坐。”

    一杯茶,一盘葡萄,还有一盘炒栗子。

    “叔,您喝茶。”

    “哎,谢谢了。”中年男子坐下来。

    茶很香,他并不是懂茶的人但是也知道这茶肯定是好东西,不便宜。

    “自家种的葡萄,您尝尝。”

    “哎,嗯,好吃!”

    王耀也急着给他看病。

    “小耀,你先给我看看吧,我这腿是怎么回事?”

    “您这几天没去医院啊?”

    “没有,起初疼的并不怎么厉害,我也就没当回事,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去医院那还不得做各种各样的检查,一通下来可得花不少钱呢!”

    在山村里,收入就是靠打工,靠山上的几亩地,一年下来,除去各种开销,能够攒下来的钱并不多,因此他们对一般的疾病通常是用忍忍,拖拖这样的方式。

    “身体不舒服要及时的去医院,如果耽误了,说不定会出大事的。”王耀十分认真劝道。

    “哎,你先给看看吧。”那个中年男子听后道。

    “好。”王耀知道自己这劝说啊对方也未必能够听得进去,这就是现在一些地区的事情,这种思想观念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改变过来的。

    “你这病是足弓塌陷。”王耀稍加检查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啥意思啊?”

    “呵呵,正常的脚掌是呈弓形的,您这个是平的了。”王耀笑着道。

    “平日里您没注意吗?”

    “这我还真没注意,该怎么治疗啊?”

    “来,把鞋拖了!”

    大爷将鞋拖了,立即有一股臭味散发了出来,村里整天奔波劳碌,对于一些卫生啊也不是很讲究。

    “这,不好意思,要不我出去把脚洗洗再过来?”这中年男子也感觉不太好意思,就要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