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六九章 武侠梦

    “一天前。(www.k6uk.com)”

    “来怎么不说一声,呆多久啊?”

    “看情况吧,一周左右。”

    “什么时候有空啊?”郭正和问道。

    “怎么了?”

    “有几个朋友想要认识你。”

    “再说吧。”王耀笑着道。

    这些公子哥,他其实并不愿意认识太多。

    “好。”

    在这呆了一会之后,郭正和便告辞离开了,临行前还没忘记和在屋子里忙碌的陈英打了声招呼。

    等郭正和离开之后,陈英这才从屋子里出来。

    “这位郭公子倒是消息灵通啊!”

    来了这两日里,除了苏家的人和自己二姨一家人之外,王耀没有和其他的人接触过,这位郭公子就已经知道了消息,过来拜访。

    “嗯,他的门路的确是挺广的。”

    陈英对这位郭公子显然是不太怎么喜欢,甚至说是有些畏惧,因此在刚才的时候就一直呆在屋子里没有出来,这一点,王耀在早些时候注意到了,他也很疑惑,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但是却没有问。

    和陈英闲聊了一会,陈英进了屋,王耀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望着天空。一直到了九点多的时候,他才起身,来到了院子的中间。

    然后站在当中,运转身体之中的内息,外放,和小院之中的“气息”相连、沟通,他自身释放出来的“气息”好比是引线,是契机,是某种导引,而后,他有了一种感觉,四周的空气是能够“摸得着”的,而且能够“拽得动”,就像是轻柔的纱布。

    他手轻轻一挥,这“纱布”便也跟着动了起来,“气息”动了,就成了风。

    于是小院里起风了,吹得植物沙沙作响。

    陈英在在自己的屋里向外望去,只见王耀在练功,很奇怪的章法,或者说根本就没有章法,所过之处,树叶作响,而更远处的树叶是静止的。

    那风是他行动之间而带动起来的。

    拳脚生风,一些功夫高手在动作极快的时候也能够做到,但是王耀这动作却是极其的缓慢而轻柔,感觉像是太极,又不全是。却有呼呼风起,这份功夫,当真是了得啊!

    王耀也来了兴致,一直在院子之中修炼,到了深夜将近十二点钟方才停下来进屋休息。

    小院之中,落了一地的树叶。

    清晨,天空飘起了小雨。

    细细的,凉凉的,

    秋雨如丝,

    这样的天气,适合泡一杯茶,读一本书,或者是直接什么都不做,就静静的望着窗外的雨,对一些人而言,雨天就是睡觉天,这样的天,也适合睡觉。

    王耀和陈英两个人来到了他弟弟所在的治疗所里。

    下了车,陈英递给了王耀一把雨伞。

    “谢谢。”

    因为早就练习过,这所治疗所里的人早就等候在那,而陈英是特殊的客户,每年支付的费用是很高的,想他们这种以营利为目的医疗机构自然是要好好的招待的,对于她提出来的要求,能够满足的就会尽量满足。

    “你好,陈小姐。”迎接他们是一个中年女子,个头不高,身体瘦削,精神却是不错。

    “你好,傅院长。”

    “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请随我来。”

    随即她在前面带路,他们两个人跟在后面。

    “这次瞄准点,别出问题了。”

    “我觉得这次多方会谈我们的观点要改一改。”

    “从长远来看,黄金还是硬通货的。”

    “我跟你说,我是唐皇后裔,家里还有明成祖御赐的宝剑。”

    一路上来,王耀听到了不少病患者的交谈。

    很精彩,很有想象力。

    “到了。”

    这位傅院长带他们来到了一处单独的治疗室之中,里面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年轻人,眉清目秀,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平静而专注。

    “小周?”陈英轻声道。

    “为何我以伤心剑破不开他的红袖刀?”

    一开口便是浓郁的武侠风。

    “王医生你看?”

    “我试试。”王耀笑着走到他的身前。

    “你是谁?”陈英的弟弟盯着王耀。

    “给你看病的人。”

    “你能化解得了我体内的异种真气?”

    “嗯,实话告诉你,我会《易筋经》。”王耀笑着道。

    “不可能,《易筋经》是少林不传之秘,历代只有少林方丈、罗汉堂主持等寥寥几人能够修炼,你是如何得到的,你是谁,玄澄是不是你杀的?”陈周的目光陡然间凌厉起来,身上的气势也变了。

    “呵呵,是我杀的。”

    “好,跟我去少林,说个明白,洗脱我身上的冤屈!”

    他一把抓住了王耀的手腕,力气还不小。

    “南无名还是北剑圣?”王耀说着另外一句话。

    “嘶!”陈周闻言脸上的情绪再次改变,变得凝重的了很多。

    “你到底是谁?”

    “陈英是谁?”

    “陈英?”陈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显示一愣,然后就是失神,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你还有什么亲人?”

    “我没有亲人了,他们都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陈周的表情再变,变得很愤怒。

    “老天何其不公啊,就算是我炼成了绝世武功却换不回来家人的性命啊!”

    一旁的陈英显得很担心,她不明白王耀为何会问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而且他弟弟的回答显然更是天马行空。

    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是王耀的感觉,他有一个武侠的世界,其中繁杂而精彩。

    “我知道了。”王耀笑着道。

    然后他突然间挥手,未见他怎么动作,陈周就倒了下去。

    “这?!”

    陈英见状急忙上前帮忙扶住了倒下的弟弟。

    “王医生,您这是?”

    “呵呵,放心,没事的,只是让他暂时的昏迷过去了,这样更有助于他接受治疗,你也看到了,就以他刚才的精神状况是无法接受治疗的。”

    “接下来该怎么办?”

    “把他抱到床上。”

    陈英听后照办,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弟弟抱到了靠近墙边的床上。

    王耀来到了床边,然后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他头部的脉络。

    “有问题!”

    这一次他发现了异常。

    不是淤塞,而是某种扭曲。

    “嘶,奇怪,上次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这样的问题?”

    他有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确定的确是有问题的。

    “怎么了,王医生?”一旁的陈英见到王耀的表情不太对急忙问道,。

    “噢,有些问题,我再看看。”

    又仔细的看了看,王耀发现这个陈周头脑之中的一些细微的经络的确是有问题的。

    有问题就好说,

    他伸出手,以极其轻柔的动作按压他的头部,这就像是按摩,实际上他的“内息”已经释放了出去,他试图通过外力的刺激再配合“内息”能够疏通和扶正这些脉络,当然,这是头部,因此要格外的小心。

    房间里很静,没有人打扰。

    陈英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她看的出来王耀正在给自己的弟弟进行特殊的治疗方式。

    陈周的额头上出现了汗水,身体稍稍有些颤抖。

    陈英小心翼翼的给自己的弟弟拭去汗水,她紧张的攥着手,这可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不能有丝毫的疏忽。

    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的时间,王耀将自己的双手从陈周的头上挪开。

    呼,他轻轻地舒了口气。

    “好了。”

    “好了?”

    “我是说这次的治疗结束了,至于效果如何得等他醒过来才能够知道,而且也肯定无法通过这一次的治疗就让他恢复。”王耀笑着道。

    说着话,他在陈周的枕后几个位置轻轻的点了几下,不过几分钟之后,陈周便转醒。

    “姐,你什么时候来的?”他的眼睛恢复了清明,一眼就认出了陈周。

    “这是哪?”然后他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原本的病房之中。

    “这是我请副院长安排的房间,这位是王医生。”陈英介绍道。

    “刚才他在给你治病。”

    “治病?”陈周听后稍稍一愣,“我的病治不好了,姐,你不要为我操这么些心了,也不用给我找这么好的地方,我们换个医院吧?”

    清醒状态下的陈周是非常的通情达理,非常的体谅自己的姐姐的。

    “王医生的医术十分的高超,你要对自己的病有信心。”

    “哎,”陈周无奈,只能够应了。

    “我在给你看看。”

    王耀又仔细的给他看了一下,这一次不单单是头部,还包括他身体的其他部位,一番检查之后,王耀发现,这位陈周的身体异常的健康,当然了,除了精神方面之外。

    “很好,你的身体很健康。”

    “我的精神有问题。”对于这方面,陈周是毫不避讳的。

    “这个慢慢来。”

    确定自己的“内息”是有作用,然后就是再考虑如何根治。

    王耀和陈英在这里一共呆了一上午的时间,而恢复清明的陈周好不容易和自己的姐姐聚聚,自然也是说了不少的话,他们姐弟两个人还一起吃了个饭,在这个过程中,陈周是一直保持清醒的。

    “记得告诉那位傅院长,让她安排人仔细的观察你弟弟,跟他交谈,确定他再次犯病的时间,然后通知你,”在将要离开的时候,王耀嘱咐陈英道。

    “好。”

    陈英去找那位傅院长交代好,然后便和王耀一起离开了。

    “王医生,我弟弟的病?”

    “很怪!”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