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零八章 闻名而来

    “我就说吗,你该减肥了,劝你也不听。(www.k6uk.com)”显然这两个人是朋友的。

    “你以前来过?”

    “来过,我找你看不过病,没花钱就好了,你给按摩的,见你医术好,人也好,就推荐朋友来了。”那个人笑着道。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现在王耀的名声已经在一小波范围之内的病患之间传开了,毕竟他的医术是实实在在的高超,内息外加特殊的药物,这就是独一门,治疗效果绝对有保证,来他这里看病的,绝大部分都是药到病除,更甚者是在这医馆之中就被他用“内息”将病治疗了个差不多。

    在三线城市乃至更小的县城之中,一些有名头的医生,哪怕是个野郎中,去看病人也是不少的,因为地方小,医疗条件有限,而去大城市看病又有诸多的不方便,诸般的因素相加就有了这样的情况,连山县就是这个样子,不要说王耀是有真本事的,而且有着相关的行医资格证,就是那些没有行医资格证的人,也有不少人去看的。

    “你先躺下,我给你按摩一下。”

    “好。”

    那个人躺下,肚子顶得老高,如同一个怀孕六七个月的孕妇一般。

    “你必须减肥了,否则治疗的效果也只是一时,很快又会复发。”

    “哎,好。”那个人应着。

    王耀伸手在他腹部揉按起来。

    这病,不需要内息,他只是通过特殊的手法刺激他腹部的一些经络和穴道,加强肠胃的如同,进而促进排便。

    这种情况久而久之的危害是比较大的。

    三天不排便,对身体造成的危害甚至要比吸两包烟还要严重。

    随着王耀的推拿按摩,躺在床上的男子只觉得肚子热热的,暖暖的,十分的舒服,然后听到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噗,一个屁。

    很臭,很臭的那种。

    “那个,不好意思啊!”他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身体就不受控制。

    “没关系。”王耀笑着道。

    这按摩前后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在这段时间里他陆续的放了好几个屁,以至于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一种让人十分不舒服的臭味。

    “我再给你开些药物。”

    川连、黄芪、连翘、白芷、甘草......

    王耀选的几味药都是清火、排毒的药物。

    开完药,取好了药物,包好,王耀又嘱咐了一些生活上要注意的东西。

    哎哎哎,好好好,那个人点头答应着。

    “医生,我这情况不严重吧?”

    “暂时来看还没有威胁到生命,但是一些重大的疾病就是因为一些小病不注意,不控制,然后积累逐步恶化的,你的身体阴阳失衡,血气不畅,肝脏已经受损比较严重,如果在不加以注意,肝部的病情将会进一步的加重。”

    啊,经王耀这么一说,那个人感到害怕了。

    “医生,你不要吓我。”

    “我说的是实话,如果你回去之后不加节制,后果很严重。”王耀是实话实说。

    “我,我一定注意。”那个人急忙点头。

    一次按摩,外加几服药,四百多块钱。

    “有这么严重吗?”出了医馆之后,那个人还和一起来的朋友道。

    “王医生的话,你应该听的。”那介绍他来的人道。

    “这么年轻?”

    “你要是不信,以后不要来了。”他朋友听到这话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两个人上了车,出了山村,新路已经修好了大半,现在走起来宽敞了不少,道路的一旁是河,一旁是天地。

    咕噜咕噜,那人肚子直叫唤,然后那臭屁一个接一个的放,好家伙,车里没别的味道了。

    “不行,靠边停车,我得下去大便。”

    汽车靠边停下,那人从车上冲了下来,然后直接到了农地里,找了个有遮挡的地方,憋得脸通红,几天没拉出来的大便终于排泄了出来。

    “呼,舒服啊!”

    用一句经典的广告词,那就是“排除毒素,一身轻松!”。

    “这个医生还有些门道。”

    本来,他还没把王耀刚才说的话当多大的事,他自己也知道要减肥,但是看到那些好吃的东西就是没法控制,而且因为身体肥胖的缘故,又不愿意运动,这一负一正,造成的结果就是身体越来越胖,这减肥是越来越困难,然后身体的毛病也是越来越多。

    “回去减肥!”

    这句话他说了不止一次,当时每一次都是无法坚持。

    医馆里,王耀将这一次的治疗也记录了下来,按摩外加普通的中药方子,没有“内息”也没有“灵草”,这样的治疗方式是可以借鉴和推广的。

    记录完之后,王耀开始翻看其那本《杂病论》,这是系统送给他的书籍,里面有一些比较奇怪的病症,对于他“疑难杂症”的治疗也有着很大的启示和指导作用。

    这个任务对他而言,现在来看难度相当的大了,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才刚刚治好了三例病人。

    “嗯,有些头疼啊!”

    孙云生的病需要尽快的治疗,还有苏小雪,周无形。这些病人是他现在已治疗的,而且有了一定的效果的。

    对了,还有那个卢教授带来的女子。肾脏亏损严重,也就是所谓的肾衰竭。

    “让他们来吧。”他思索了好一会,然后给孙正荣和周雄打了一个电话。

    “好,我明天就赶过去。”接到电话的孙正荣十分的爽快,表示明天就来,毕竟这事情关系到了自己的儿子。

    周雄大伯的情况有好转但是长途奔波终究是不太方便。王耀决定抽空再去一趟看看。

    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并州,龙云飞是彻底的做上轮椅了,他已经请教了不少业内的知名人物,但是都没有很好的办法,到现在为止,他仔细想来,一切都是因为那一场酒席,怪他自己太过贪心。

    “是不是那个小子给我下毒了?”他已经怀疑王耀了,但是想不出来什么毒能够造成这样诡异的伤害。更重要的问题是他根本不是知道王耀是在具体的什么地方,只知道对方在海曲市,连山县。还好,他还有对方的手机号码,这是通过山村的老书记要的。

    他尝试着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嗯,龙主任啊?”接到电话的王耀稍稍有些吃惊,这个电话似乎来得有些晚啊。

    “我的病是不是跟你有关系?”龙云飞直接问道。

    “您病了,病了就得看医生啊,噢,忘记了,你自己就是医生啊,严重吗?”王耀十分平静的回应道。

    “你要怎样才肯罢手?”

    “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挂了电话之后,龙云飞按了一下手机,然后将两个人刚才的对话复又播放了一遍,他刚才使用了通话录音功能。

    “怎么样?”她对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道。

    “不行,对话太短了,而且根本无法表明你这个情况是对方造成的,现在的法律对录音这种证据要求是非常高的。”那个人道。

    龙云飞听后脸色十分的阴沉。

    “自己这怪病十有**和那个小子有关系。”他现在越来越确定了。

    可是一个是秦州,一个是齐州,就算是他在这里有些势力,对那边也是鞭长莫及。

    这天下午的时候,王耀去了一趟城里,见了一个人。

    “疑难杂症?”潘军对王耀找自己的原因感到十分的好奇,他居然专门向自己打听这方面的消息。

    “对。”

    “嘶,在你眼中什么算是疑难杂症呢?”

    “嗯,这个不好判定,比如肾衰竭就算是。”王耀仔细的考虑了一会之后道。

    “我靠,你不要告诉我这个你也能治?!”这一次潘军是被彻底的震到了,在现在的医学上,肾衰竭除了换肾之外并没有其它的治愈方式,而且就算是肾脏移植也要面临着器官排斥的可怕问题。

    “暂时还不行。”王耀道。

    “哎,偏瘫算是吗?”

    “这个要看过才行。”王耀道。

    “嘶,我有一个亲戚得了偏瘫,在床上躺了三年多了,生活不能自理。”

    “远吗?”

    “不远。”

    “我可以去看看,不过药费很高。”王耀道。

    如果是偏瘫,很可能需要用到“通络散”,这药物的价格实在是有些高。

    “多高?”

    “百万。”

    吧嗒,潘军手里的烟掉了。

    “还真是高啊!”

    “让我想想。”潘军道。

    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拿出百万的资产来看病的,实际上现在的国内家庭,十个里面估计有八个无法拿出一百万来。

    “价格太高了,我那个亲戚就是在家里务农的,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钱。”

    王耀盯着茶杯思考着。

    这种情况他早就想到过,以他现在的情况而言,如果想要治疗那些“疑难杂症”,只能够借助“内息”和“灵草”,前者还好,后者如果使用系统提供的“药方”就需要付费,当然可以免费送药,但是有限定,这是个很坑的限制,毕竟不是没有给人都是孙正荣那样的亿万富翁,或者是苏家那样的豪门贵胄。

    “这就得好好利用系统提供的那个框框了。”

    “先去看看吧。”王耀道,如果自己的“内息”便可治疗,那是最好不过。

    “好。”

    潘军直接开车带着王耀去了自己亲戚家里。

    六十多岁的人,躺在病床上,干瘦如柴,看着就像是八十多岁的人。

    王耀仔细检查了一遍。

    问题在头部的,血栓。这种病是很可怕的,因为一旦产生了血栓,那么就证明血液有问题,极有可能就像是滚雪球,不但原来血栓为之的情况会加重,其它的地方也有可能出现血栓,血栓入脑,则是脑血帅,典型的造成偏瘫,进入心脏那就是心梗,两个严重的话会直接威胁到生命。

    这病经过系统判定是属于“疑难杂症”。

    “怎么样?”

    “很麻烦。”

    血栓是存在的,而且是不止一处。

    检查完之后,王耀仔细的考虑了一段时间。

    “我先试试。”

    他准备现以“内息”推功过血,试试效果如何,但是这个过程是有危险的,因为血脉不畅的问题,有可能造成血管破裂,那样的话就是脑出血,更加的危险。

    他的动作很慢,是试探性的。

    躺在床上的老人只觉得头部发胀,发热。

    十几分钟之后,王耀便停了下来,然后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不行,需要药物。”

    他需要能够融掉血栓,但是又不破坏血管的药物。

    乌藤,可强健经络

    还需要一位能够活血化瘀的药材。

    “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们走吧。”他私下对潘军道。

    “好。”

    潘军跟自己的长辈说了一声,然后载着王耀离开了。

    “怎么样啊?”

    “我再回去想想办法。”王耀道。

    “哎,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要选这些很难治疗的疾病下手吗?”这点潘军是十分好奇的,刚才就想问了。

    “算是提高自己吧,很迫切的提高。”王耀道。

    “很迫切,为什么啊?”

    “老天。”王耀伸手指了指头顶。

    “他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潘军听后一愣。

    “小心前面有车。”

    这是什么个意思。

    “他是你叔?”

    “嗯,表叔,住院的时候找过我。”

    “看到自己的亲人得了这样的病会不会有一种无力感,特别是自己还是医生。”王耀道。

    “这个,最开始的时候是会有的,但是渐渐地就习惯了,医生不是万能的,有些病治不了的。”潘军颇有感慨道。

    “嗯。”王耀点点头。

    有些时候他也会想,如果是自己的家人得了无法治愈的疾病,而他又无法治疗,那时候他该怎么办?

    “听说前一段时间你去了秦州?”

    “对。”

    “那里发生的疫情了,该不会你也在那吧?”

    “你怎么知道的?”王耀有些好奇道。

    “无意间在网上看到的,我加了一个群,里面是我在上大学的时候的一些同学,刚好有一个就在秦州,他提起了那事情,我看明宝的微信,那个时候他就在秦州的家县。”

    “我们就在家县。”

    “那疫情是因为你才控制住的?”

    “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啊。”王耀笑了笑。

    “晚上别回去了,叫上明宝他们一起吃个饭吧,我请客。”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