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一六章 天时 天意

    王耀没有继续说话。(wWw.k6uK.cOm)就爱上

    这样的病人,即使开再多,再好的药,也没有什么效果。

    不听劝阻,治好了再犯,不如不治。

    “那,我先走了。”那个中年女子呆了一会,也不见王耀说话,直接起身离开。

    “那个,嫂子,对不住了。”张秀英起身送客,王耀只是在一旁稍稍表示了一下。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回来之后,张秀英对王耀道。

    “人家是长辈,还是一个村子的,你能不能说话的时候注意点!”

    “我说的是实话,我给她开了药,吃了肯定管用,但是要忌口,但是她呢,根本不听,还要继续在开药,那吃了也是浪费,不如不吃。”王耀平静道。

    “一个村的,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也不能搞僵了啊!”

    “嗯,我以后尽量注意吧。”王耀道。

    这样的人,他以后也会尽量的少打交道一些。

    “啥,不给开了,为啥?”这个中年女子回到家里之后就将情况跟自己的女儿说了,她女儿听后好奇的问道。

    “说我不听劝,不忌口,吃了药也是白吃。”

    “那忌口不就行了吗?”

    “算了,不开就不开了。”那个中年女子听后摆摆手,现在还是有些生气的。

    在她看来,都是一个村的,而且自己好歹算是她的长辈,没想到那个年轻人这么不给面子。

    “仗着有点本事,脾气还不小呢!”这是对王耀有意见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王耀提起了村子里房子的事情。

    “爸,您知道村子里有谁要卖房子吗?”

    “嗯,怎么突然间问起这个事来了?”

    “没事,就是随便一问,前些日子里,有个朋友说咱们村子里空气好,问咱们村子里有没有房子,想买下来闲时候过来住上一段时间。”

    “这个我平日里也没注意,等有空的时候给你问问。”

    “好。”

    这是王耀也不急,他也不知道魏海等人是不是随口说说,并没有真是想在这里买房子居住的打算。

    吃过饭,一家人在一起,看看电视,说说话,挺好的。

    “童薇有些日子没回来了吧?”说话的时候,张秀英又提起了未来的儿媳妇。

    “嗯,有些日子了,她最近比较忙。”王耀道,昨天晚上的时候他们还通过电话。

    “你们的事情准备什么时候定啊?”

    “这个,她还没表态呢!”王耀道,实际上是他自己还在犹豫着。

    “嗨,是不是你的问题啊?”

    “没。”

    “那可是个好姑娘啊,你不要再有其它的想法了。”

    “哎,知道了。”

    岔开了这个话题之后,王耀给父母按摩疏松了一下筋骨,然后便出门上了山。

    风,有些冷。

    哈,

    一口气吹出去,已经变成了雾气。

    啊,呕!

    他听到了什么声音,循声望去,只见河对面的一棵大树之下,正有一个人扶着树干呕吐呢,隔着一条小河王耀都能够问道那酒气。

    又喝多了!

    他看了一眼然后便复又转身上了山,那个人还在树下呕吐不止。

    上山之后,王耀便将白天准备好的药材复又检查了一下,他准备第二天熬药,都准备妥当,复又理顺了一下思路,这才熄灯睡觉

    一夜无事,

    第二日,旭日东升。

    山柴,

    古泉水,

    百草锅,

    诸般“灵草”,

    这药,他选择在清晨熬制,其时,旭日东升,朝气蓬勃,再加上这“聚灵阵”之中灵气旺盛。

    药,讲究天时。

    噼里啪啦,柴火燃烧着。

    刺占、灵芝、梨草……

    一味味的草药加入,这些绝大部分都是“灵草”。

    王耀此时就像是一个艺术家,在精心雕琢自己的作品,不急不慢,沉心静气。

    外面,天空,

    旭日东升,移入中天。

    天地间,阳气渐盛。

    “成了。”

    将“百草锅”端离了灶火,等待其温度稍稍凉下来之后,滤出药渣,然后将药剂装入了白瓷瓶中。

    呼,

    王耀舒了口气,抬头望了望外面的天色。

    已经是中午了。

    收拾好了东西,然后下山回家吃饭。

    “什么,有人去世了?!”

    刚刚回到家里,王耀就从母亲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

    “对,村西边的王崇明,昨天晚上喝多了,今天早晨起来上厕所,倒在了院子里,然后就再也没起来,好像是心肌梗死。”张秀英道。

    昨天夜里,醉酒。

    王耀想到了自己出门的时候看到的那个扶着树干呕吐的男子。

    该不会这么巧吧?

    世事难料,就是如此,前一秒还是好好的一个人,转生功夫,可能就倒下了。

    “可惜了,挺好的一个人,就是喜好喝酒。”

    “是可惜了!”王耀道。

    如果自己当时过去看一眼,或许他就死不了了。

    这,就是天意吧?

    连山县医院,

    “我跟你们说过了,病人现在的这个情况,继续留在医院里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了,我建议你们回家去,这样对病人是有一定好处的。”

    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在做家属的工作。

    癌症晚期,这放在哪里都是没办法的事情,有区别的时候病人能够支撑多久。

    “医生,我们在想想,”

    “好,极快吧,现在医院的床位有些紧张。”

    医生离开。

    他们也不希望病人死在医院里,那样的话就算是不是他们治疗不利,没有责任也关系到名声。

    “要不,我们回去吧?”

    “再等一天吧,我看今天咱爸的气色似乎好了一些。”

    吃过午饭之后,王耀跟父母说了一声,开着车去了城里,找到了李茂双。

    “这是你让我准备的药,你看看熬的怎么样?”

    一见面,李茂双就拿出来一个药罐子,让王耀看看熬制的情况。

    “还行。”王耀看了看之后道。

    其实,在他眼里,这药熬制的不合格,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他那样,拥有着不凡的制药技术。

    “我这里也准备了一副药,去医院吧?”

    “现在。”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

    “对啊,我们等的起,你老舅可是等不起了。”

    “好,那就先在。”

    两个人开着车去了县医院他老舅的一家人正在商量是不是要出院的事情。

    “茂双,你怎么来了?”

    “王医生准备了药物,治疗我舅的病。”李茂双道。

    “噢。”他表哥的反应并不是那么的热情。

    毕竟,这是癌症,那有药能够治得好的。

    “要不试试?”

    “试试就试试。”他表哥道,反正也这么个情况了。

    王耀将自己上午熬制的药剂给老人喂服了一小杯,然后是李茂双熬制的药剂。

    服下药物之后,王耀在病房里呆了将近一个小时,观察老人的情况。

    通过脉象上来开,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思路是正确的,而且熬制的药物也是有着相当的作用的。

    “好了,应该没有大问题了,今天的治疗先到这里,明天的时候我会再来看看。”王耀道。

    “哎,那谢谢你了。”

    王耀自己离开了,李茂双则是被他的那位大表哥留了下来。

    “哥,什么事啊?”

    “嘶,你找的这个医生靠谱吗?”

    “靠谱,当然靠谱,据我所知,他已经治疗了不少的疑难杂症了,而且还去过京城给一些有钱有权的人治病在,我这病就是他看出来了的。”李茂双道。

    “嗯,就是觉得他好年轻啊!”

    “人家有真本事。”

    李茂双看自己大表哥这情况,显然是对王耀持怀疑态度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打消对方的疑虑,在他看来,既然老舅这病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说句难听点的话就是多活几天还是少活几天的问题了,不妨试试,最起码是尽力了,哪怕只是能够减轻老人的病情也好啊。

    “我先回去了,有事你找我。”

    “好。”

    李茂双离开之后,病房里就剩下了他们几个人。

    “那个年轻人靠谱吗?”

    “试试吧。”

    兄妹几个人守在窗前,生怕离开之后再回来后悔莫及。

    病房里的气氛很压抑。

    “水……”

    躺在病床上对老人睁开了昏黄的眼睛,发出沙哑无力的声音。

    “爸,您醒了!”靠的最近的女子听后一个激灵,一步来到了病床前。

    “水。”

    “哎,好给你喝水。”

    一点水,温热,送入了口中。

    “你感觉怎么样?”

    “哎!”老人一口气。

    做子女的求得是个心安,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能够好到哪里去呢。

    “我感觉舒服了一些。”老人道。

    他的确是感觉好受了一些,身体似乎有了些力气。

    “那就好。”

    这时候,做子女的除了能够围在病床边尽孝心之外,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了。

    山村之中,

    王耀回到医馆之后,将治疗的经过和老人的表现记录了下来,这些都是十分难得的第一手资料,日后值得借鉴和参考的。

    “能撑多久,能改变多少呢?”

    次日,

    山村里来了一些人,施工的队伍,将两栋老房子直接拆除了,建筑垃圾都拉了出去。

    孙正荣父子又来一次。

    孙云生的病情在逐步的好转着。体内的“阳毒”已经清楚了大半,这些要归功于王耀的药物和“内息”的双重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