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二二章 死人

    久病床前无孝子。(www.k6uk.com)

    这是古话,也确有道理。

    伺候病人需要相当的精力和耐心,

    龙天佑听后沉默不语,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而实际上,他心中的确已经有了些厌烦的情绪。

    哎,

    一声叹息,无奈、悔之晚矣。

    千里之外,连山县城,人民医院。

    这不科学啊!

    几个医生聚集在一起讨论着一个病人的病情。

    “怎么会这样?”

    “这可是癌症晚期啊!”

    他们手里拿着的检验报告单正是李茂双的舅舅的,癌症晚期,绝症。

    “我们的治疗就这么神奇?”

    这几个医生都不敢相信他们的用药能够起到这样的效果,毕竟不是第一次治疗身患癌症的病人了,用药和治疗方案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的,除了适当的延长生命,减少病人的痛苦之外没有更好的效果,可是眼前的这个病人却是个意外,明明眼看就不行了,前一段时间他们还催促病人回家,可是现在却突然好似回光返照一般,只是这回光返照持续的时间也有些太长了吧?

    “要不在观察一下?”

    “改改用药?”

    “别,万一一改出了差错呢?”

    这可是难得意外,算是“奇迹”也算是荣光。

    最终他们决定让这个病人在医院里继续进行治疗并观察。

    于是,他们去病房的次数格外的勤快了。

    “他们来的倒是勤快!”李茂双舅舅家里的人自然知道躺在床上的病人能够支撑到现在是因为什么缘故,和这些医生关系真的不大。

    “嗯,肯定是感觉到爸最近这几天变好了,所以过来的勤了,想找原因呗。”

    “嘶,嘴都严实点啊,可别把王医生的事情说出去。”

    “知道了。”

    人参、枸杞、芡实、黄精、灵芝……

    王耀在熬药,

    还是固本培元的药物,但是其中却没有了“山精”和“归元”这两味主药,而是用其它的药物来代替掉,效果肯定还是有的,只是不会像“培元汤”那般神奇。

    这药熬制的时间稍微长一些,因为需要将药物之中所含有的药效全部蒸煮出来,融入到了水中。

    在熬制快要结束的时候,王耀从系统的包裹格子之中拿出了事先熬制好的“培元汤”然后加入了其中一部分,很少,这也算是画龙点睛的第一点,希望能够将这个药的效力整体进行提升。

    火渐渐地熄灭,

    药成了,

    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这需要在病人身上进行实际的实验。

    这只是开始,如果效果好的话,他会试着在其它的药剂方面进行同样的处理和改良。

    千里之外的京城,

    “夫人,您找我?”陈英来到了苏家。

    “是,小英啊,我想让你外出一趟。”

    “请问夫人,去哪里?”

    “连山县城,去拜访一下王医生。”宋瑞萍道。

    “拜访他,目的呢?”陈英听后稍稍有些吃惊,因为以前拜访王耀的任务一般都是有陈博远来做的。

    “当然是问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来京城了,小雪的病虽然有了根本的好转,但是还是没有痊愈不是,而且你弟弟的病也可以请教一下他的。”宋瑞萍道。

    “好。”陈英听后道。

    “你准备一下,尽快出发吧。”

    “是,夫人。”

    陈英回去准备,实际上,她很早的时候就像拜访王耀了,当王耀还在京城的时候不止一次的向她提起过那个山村,还有那座南山。

    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知不觉间,又是一天过去了,

    夜,渐渐地深了。

    王耀的母亲却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因为他小妗子住院了,极有可能是在今天晚上生。

    “不是选的明天吗。”

    现在不少人在生孩子的时候都会选择一个良辰吉日,算是图吉利,因为很多人都相信,一个人的出生时辰会影响到他一辈子的命运。

    王耀的小舅也不例外,实际上他是非常的迷信的,在这方面尤其是,于是他专门花钱找人算了孩子在什么时间出生最好,但是有些时候,人算不如天算。

    “小耀,要不你去趟?”张秀英道。

    “我去,做什么?”王耀听后一愣。

    生孩这事他还真是不太懂的。

    “你去看看,你妗子的情况,看看能不能拖到明天。”

    “妈,您也信这个?”王耀听后笑了。

    “哎,”张秀英叹了口气。

    “瞎胡闹,他小妗子生孩子,他去干什么?!”王丰华道。

    “这样吧吗,您打电话问问我小舅,是否需要抬床,需要帮忙,如果有需要,我马上赶过去,您和我爸就别去了。”王耀道。

    “好,待会我就打个电话。”

    打电话确认了一下,暂时还没有问题。

    “那你有事的话就跟我们说一声啊。”

    “哎,知道了。”

    吃过晚饭,王耀出了门,准备上山,刚刚走道村子南头医馆的地方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他小妗子快要生了,让他回来。王耀听后立即回家,然后连夜开着车去了连山县城。

    “妈,我一个就行啊,您怎么非要跟来啊?”

    “我跟去看看,万一忙不过来呢?”

    夜里,道路上的车并不多,王耀开的比较快,因为在半路上又接到了小舅的电话,说正准备进产房呢,羊水破了。

    这种情况下必须要进行手术,不能再拖了。

    他们到了连山县城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

    除了他们之外,王耀的三姨、姨夫还有他小舅的连襟都过来了。

    “怎么样啊?”

    “已经进了产房二十分钟了,正在进行手术。”他小舅看起来有些紧张,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等待,是漫长的,特别是这样的等待。

    时间是论分,论秒过的。

    终于,医生抱着孩子出来了。

    一个女孩,

    王耀的母亲将孩子抱在怀里。

    王耀也凑上前去看了看,这可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见到刚刚出生的婴儿。

    嗯,

    不是很好看,

    刚出生的婴儿实际上的确是没那么好看的,

    但是充满了生机,

    这是一个崭新的生命。

    过了一会,王耀的小妗子便从产房里推了出来,麻药劲还没过去。

    一家子人帮忙将她推进了病房,然后台上了病床,王耀的小舅可能是找了些关系,找了一间温馨病房,里面两张病床只住一个病人,这样照顾的人也可以休息一下。

    “这孩子真好!”王耀的母亲抱着孩子道。

    可能是因为女孩的缘故,王耀觉得自己的小舅情绪不是太高。

    “我跟妈说一声,省着挂念这事。”王耀的三姨道。

    “嗯,对。”

    孩子生下来了,又要照顾孩子,又要照顾产妇,所以需要多留下个人,王耀的三姨身体本身比较弱,因此王耀的母亲选择留下来,王耀也没回去,将就着在连山县城找了个宾馆住了一晚上,本来他是想去他姐姐那里的,但是实在是有些太晚了,就没去。

    因为一整晚没怎么睡觉的缘故,张秀英的精神有些疲倦。

    “妈,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嗯。”

    “哎对了,你待会去趟你姥姥家,把你姥姥和姥爷都接到医院里。”

    “行。”

    王耀开车将母亲送回了家里,然后又开着车去了姥姥家,两位老人早早就收拾好了东西,如果王耀再去的晚一些的话给他们就直接坐公交车去连山县城了,接着两位老人复又去了连山县城。

    人还在路上呢,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什么,对,死了?!”王耀听后一愣。

    “好。”

    “怎么了,什么死了?”他姥姥和姥爷在车上听到王耀的电话之后有些担忧道。

    “没什么。”王耀笑了笑。

    将两位老人送到了县医院,跟小舅他们说了几句话之后他便告辞离开了。

    现在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求处理,在他这里治疗过的一个病人死了。

    就是那个先是头疼,然后中毒的病人,死在了海曲市人民医院,警察已经介入调查了,那个中年男子男子的随行人员在接受询问的时候将他这两天的经历仔细的告诉了民警同志,其中的重点就是来王耀这里看了两次病,而且服用过药物。

    这么重要的消息,作为警察自然是要重点关注,他们很快就找打了王耀的电话,然后直接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

    “估计还会上门吧。”

    果然,当天上午就有两个警察专门从海曲市赶到了山村,来到了王耀的医馆,就那个死者来这里接受治疗的情况进行了询问。

    “你先前见过死者吗?”

    “没有,只见过两次,两天,第一天是来治疗头疼,第二天是来治疗中毒。”

    “中毒,你判断他是中了毒?”两个警察很敏锐的把握住了这一点。

    “是。”

    “什么毒?”

    “这个我不好说。”

    “王医生是什么时候去的行医资格证,九月份左右。”

    王耀说这话将自己的行医资格和医馆的营业执照都拿了出来,有了这两张证明就证明了他开医馆的合法性,否则今天这事很难说清了。

    “您知道病人的身份吗?”

    “身份,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姓洛。”

    “他叫洛家栋。”当中一个警察道。

    “怎么,他的身份很特殊吗?”

    “有些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