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二九章 浪奔浪涌

    老人只觉得自己的头暖和和的,还有些发胀的感觉,眼睛也有些发胀。(www.k6uk.com)

    “您感觉怎么样啊?”

    “头发胀,发热。”

    胀,热?

    王耀停下手中的动作。

    然后搭手号脉,好一会方才挪开。

    然后坐在炕边等着,一等就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他再号脉,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意外里刺激他头部的诸穴道和数条脉络。

    老人头部温热的感觉尚未褪去,却有涌来,如同涨潮一般,一浪叠一浪,只是这一次还有些头疼的感觉。针扎一般。

    嘶,

    老人直吸冷气。

    “怎么了?”

    “头有些疼。”

    “疼?!”王耀听后急忙停住。

    “哪个位置啊?”

    “嗯,不好说。”

    “我轻轻的按按,到了地方你说?”

    “好。”

    王耀在一个位置轻轻的一点。

    “是不是这里?”

    “对,就是这里!”老人急忙道。

    这个位置就是出问题的地方,血栓的位置。

    疼,有些时候未必是坏事。

    王耀觉得这有可能是好的征兆,但是他选择停止治疗,而是在炕边静静的等着,每隔半个小时便给老人号脉一次,如此这般,一直到了中午。

    刚开始一直等候在一旁的那个老人见状便起身准备去张罗无法,甚至准备将自己养的兔子杀一只。

    “你跟老人说说,我们中午不在这里吃饭,我还得送人去海曲坐飞机。”王耀对一旁的潘军道。

    “好。”

    潘军起身出去。

    不一会老人便进来了。

    “王医生,中午留下来吃饭吧?”

    “不用,婶,真的,我还得去机场送个朋友,谢谢您的好意了。”王耀笑着道。

    “那,这让你忙了一上午了。”

    “不忙。”

    在确定老人没有问题之后,他便告辞离开,在临行之前,将配制好的药剂留下来一份,并跟老人说明白了服用的方法和注意的事项。

    “药,要按时服用,温服。”

    “我急着了。”

    “您也注意点身体,重活就不要干了。”王耀也看得出来,这位老人的身体其实也不是很好,背已经有些驼了。

    “哎。”

    “那我们走了啊婶,您快进去吧,外头怪冷的。”

    王耀和潘军开车离开了村子,老人站在巷子口,直到看不到汽车方才转身进屋。

    “这个孩子,心真好。”

    “多少钱的治疗费用啊?”在车上,潘军问道。

    “这个等治好了再说吧。”王耀摆摆手。

    有些人,治病得多要钱,有些人,给再多的钱也不治,有些人,治病可以不用要钱。

    王耀有自己的标准,有些时候,心血来潮,有些任性。

    比如,他看到了那两位老人,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姥姥、姥爷,很亲切的感觉。

    钱,没有人会嫌多,他吗,觉得够用就好。

    “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不了,我真有事,真的送朋友去机场。”

    “行,那随便找个路口将我放下就行。”

    放下潘军之后,王耀便去宾馆接上了陈英。

    没多少行礼,简单的一个包谷。

    “对不起,上午有些事情,来的晚些。”

    “您太客气了。”陈英听后笑着道。

    汽车在宽广的道路上飞驰着。

    “怎么样,对我的家乡有什么印象啊?”

    “挺好的,印象特别深,尤其是那片山。”陈英道,“给我一种洞天福地的感觉、”

    “哈哈!”王耀听后朗声一笑。

    何为洞天福地,道家之中是指神仙居住的地方,多为名山,而今吗,世上自无神仙。

    那片南山,单以风景而言,确实算不上,但是那里灵气之浓郁,却是世间少有,一方小山,比之那些名山、大山也不遑多让。道一句“洞天福地”也不算是多么为过。

    从连山到海曲市的机场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中午时候,路上车并不多,王耀开的稍快一些,不过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机场。

    “谢谢您这几日的款待。”

    “嗨,什么款待啊?!”王耀摆摆手,就是陪着逛了逛山。

    “您回去吧。”

    “不急。”

    在候机室里和她闲聊一会,直到听到了登机的广播之后王耀才离开。

    “谢谢。”陈英有重复了一次。

    “嗨!”

    陈英这么感谢搞得王耀都不太好意思,其实他不能完全理解陈英此时的心理,在对方看来,王耀是高人,真正的高人,比他们都高的那种,因此她对他十分的尊敬,其中还夹杂着一丝莫名的畏惧之心。

    她可是曾经在那长城之上看到对方的诸般手段,呼风唤雨,雨幕接天连地,他身上却是半点不沾。

    这是修为,真正的修为,

    近乎通神了!

    “一路顺分。”

    目送陈英离开之后,王耀这才转身离开。

    回去的时候他特意的绕了弯,来了兴趣,去海边的景区看了看。

    已经是冬日了,海边的风很大,基本上没有几个人,很冷清。

    王耀站在海边,感受着海风呼啸。

    海边,脚下的沙滩还是柔软的。

    风高,浪急。

    他静静的立在海边,内息外放,沟通天地。

    哗啦啦,一道浪涌来。

    王耀缓缓的推出一掌,然后那浪潮对着他的手掌的位置便出现了一个大的豁口。

    他一掌接一掌的推出,那浪潮便出现一个接一个的豁口。

    他环视四周,发现近距离无人,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内息”流转如同大江奔涌。

    破空拳!

    这一拳,他用尽了全力。

    啵!

    凭空一声响,犹如炮鸣。

    嘭,海潮炸开。

    拳头指处,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出现了一道“沟”,延伸到了十米远的距离。虽然极为短暂,很快又被两旁的海水淹没。

    在他出拳的那一刹那见,这一方天地间的气息都为之一滞,瞬间如同被抽空了一般。

    “很好!”

    哪怕是在南山之上他也未曾如此全力的出拳过。

    他在海面望着潮来潮去,内息也随之波荡不止,进退如海潮。

    常在这里站站似乎也不错。

    山是山,海是海,

    山高,海广,不一样的意境。

    王耀现在是半是修行半行医。

    他在海边一直到了下午将近五点的时候,才转身离开,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

    “你干什么?!”

    他突然听到海边的树林里传来喊声,还是个女子。

    “在这里不行,回去!”

    “在这里吧,刺激。”

    我去?!

    王耀瞬间便明白过来树林里的两个人准备搞什么了。

    这么冷的天,在这样的海边,海风呼啸,居然还有心情搞着,果然不是一般人,话说现在的人都这么有品位吗,开个房很贵吗?

    呔!

    王耀一声沉呵,仿佛凭空一道惊雷。

    “特么的什么鬼?!”

    树林里的那对吓了一大跳,以为见到了鬼,急忙从树林里冲出来,结果,什么人都没看到。

    “什么情况?!”

    “大冷天的,在外面,不好,有损元阳,容易风寒入体,我这是为你们好。”

    王耀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

    离了海边,开着车回了家里。

    热腾腾的饭菜已经摆在桌上。

    “还是家里好啊!”王耀没来由的感叹了一句。

    “今天又去哪了?”

    “送了个朋友,那个陈英,今天回京城了。”

    “回去了?”

    “嗯。”

    “那他弟弟的病呢?”

    “等我过了这段时间还是要去京城一趟的。”王耀喝了一口汤道。

    吃过饭,在家里陪着父母聊了一会,王耀又回到山上,他准备明天再去一趟城里,只不过不是看李茂双的舅舅,而是看另外一个人,那周雄的大伯。

    他来连山县城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就住在周雄先前租住过的房子里,前几天王耀也曾经去过为他诊治过,他的病情还算是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