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四十七章 苏学士之词不可取

    郑智听得李清照一句“不吝赐教”,老脸一红,心下也是心虚,忙道:“居士词作,在下也多有拜读,如今天下,可当第一。(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在下不过偶得三五曲,不足道哉。”

    此话倒是不假,李清照之词,郑智必然是多有拜读的,全靠九年义务教育加三年高中。郑智主要读书也就在这学生时代了,入伍之后对于打打杀杀的书倒是看过一些,比如水浒三国,宋史其实郑智也未读过,却是看过一些记录片讲座之类。

    李清照听得郑智这么一夸,自然也不好意思,忙道:“相公过誉了,妇人家哪里受得如此话语。要说词作之,苏学士可当第一,苏学士之后,周学正可居首位。”

    周学正自然就是周邦彦,其实周邦彦才是婉约派中被称为“正宗”,这个正宗之意,大概就是魁首,亦或也有祖师的味道。李清照也是婉约词人,自然对周邦彦多有推崇。

    周邦彦词作斐然、名气极大,这一点郑智是知道的,却是后世课本之中似乎并无周邦彦之词,郑智也就并未读过多少周邦彦的大作,也就不太了解。

    便听郑智接话道:“苏学士之词作,冠绝古今,奈何仙人故去,无缘得见,遗憾啊。”

    郑智心中必然是想与李清照有一番交谈,一个千古才女,岂能不见。奈何两人交谈,必然少了不词,郑智也只能带着心虚与之谈论了,好在后世对于诗词的教育也有十几年,郑智对于语文也是极为用心,并非真的没有谈论的资格。

    “看来郑相公对于苏学士是极为推崇的,苏学士之词,人皆谓之豪放,奈何不协音律,乃曲中之缚不住者,是为以诗为词,乃句读不葺之诗,文不同科,众人随多称赞,却是也不可取也。”李清照推崇周邦彦,乃婉约派代表人物。郑智推崇苏轼,乃豪放派代表人物。

    两派对于诗词的理解必然是有所出入的。但是李清照话语倒是没错,苏轼之词,不符合音律之法,常常唱不出来。便是格式也随心所欲,常常不按严格的格式来写,李清照在这一点是看不过眼的。评之:句读不葺之诗。

    意思便是苏轼把词写成了语句不整齐的诗。此语并非瞎说,有例为证:念奴娇赤壁怀古之中,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若是严格按照格式,应该是: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若是如此,自然不通。

    李清照也不是全盘否定苏轼,苏轼文学,并非几首词句,还有文章绝顶。却是李清照也看不过眼苏轼这种随心更改格式的做法,词本是合音的,乱改之后,自然也就合不了音,便是不协音律。对于李清照来说,不协音律的词,也就失去了词的意义。

    郑智闻言,脑袋一麻,这千古第一才女说话间就把苏轼拿来批评了一顿,这叫郑智如何去接?

    “哈哈。。。男儿多豪放,文辞多抒胸意,苏学士想来也是未多在意音律之事,居士不需烦心。”郑智便是帮苏轼解释一句,回想起来,当初苏轼作得此词,正在黄州自己耕地,哪里还管得了伶人唱曲之事,只是一时有感而发。

    “想郑相公所作之金缕曲,极为协音,必然不似苏学士之法,此法颇不可取。”李清照又道,便是对郑智有了一番肯定。

    若真要分婉约派与豪放派,其实也简单。中国词牌古曲,多是婉转动听,温柔唱法,协音的词,自然也是温柔婉转的,便是婉约派居多。苏轼辛弃疾作的词,词句豪放,唱起来大多也就不那么婉转动听。

    便是岳飞之词,吃人肉喝人血的,唱起来必然更不好听。大声读起来兴许更显胸怀。

    诗词之别,就在于此了。吟诗唱词,吟便有诵的意思,朗诵。也难怪李清照评价苏轼之词为“句读不葺之诗”,便是说苏轼的词更适合朗诵。

    郑智再也就接不下去话语了,半桶水与专家实在谈不到一块去,脑中忽然浮现出另外一人,开口便道:“居士说到诗词之别,在下深以为然,便是想起了一首诗来,还请居士品鉴。”

    李清照几语,便是把苏轼也拿来小小批判了一下,可见也是一个治学的性子。闻言便道:“相公请。”

    “此诗只有十个字,便是:莺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居士请。”郑智说出此诗便是要拿到一个谈论主动权,不然随着李清照说下去,郑智必然多是无言以对。

    李清照听言眉头一皱,便是这一首诗只有十个字,也是第一次听闻。

    左右众人皆是惊讶之色,脑中也在飞速运转,想弄明白郑相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众人想得多时,皆是一脸的疑惑。

    却是才女李清照忽然眉眼一笑,开口道:“郑相公这是在考我啊,此诗原是回文,正反拆解之,便是一首五言。甚是巧妙,相公大才啊。”

    李清照看得这首诗,也是见猎心喜,这首回文诗实在巧妙。便是郑智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平常抄写词作,郑智早已无所谓。但是在李清照面前,郑智总有些心虚。

    这首诗自然不是郑智所作,而是中国历史明末清初另外一个大才女吴绛雪的大作,一共有春夏秋冬四首回文诗。郑智便拿出了“春”这一首。只是这个吴绛雪结局悲惨,被逼得跳崖而亡。

    便是郑智把这两个相隔几百年的才女来了一场跨越时空的交流。

    左右众人听得李清照一语,连忙都在正反拆解,得一首五言:莺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明月夜晴春,弄柳岸啼莺。

    众人皆是大惊。

    “相公大才也,我等不及也。。。”

    “此诗一出,当流传千古。今日有幸得见,足慰平生。”

    待得众人各自默念完毕,郑智才开口道:“居士,此诗还可成七言。”

    李清照一听,忙默念几番,惊讶道:“相公此诗一出,只怕这天下鲜少有能及者,佩服佩服,这一趟沧州来得实在值当,郑相公当名传天下。”

    “居士过奖了,此诗也不记得是哪里听来的,今日拿来卖弄,能入居士慧眼,也是幸事。”郑智说道,其实郑智也不过就是想自己掌握话语主导权,免得陷入尴尬,才如此卖弄一下。

    左右众人又是连忙正反去拆,自然拆得七言:莺啼岸柳弄春晴,柳弄春晴夜月明。明月夜晴春弄柳,晴春弄柳岸啼莺。

    “此诗惊为天人,今日算是见识了天下有才之士,佩服佩服。。。”

    “坐井观天这么多年,今日才拨开云雾,相公有礼。。。”

    便是一旁的赵明诚也出言说道:“原来也听过回文之诗,还有苏小妹与东坡学士回文之美谈,今日得见相公十字成两首,便是东坡学士回文之中也只是前后,如此相差甚远。此诗一出,回文之中,堪称第一。”

    赵明诚之语,说的便是当初苏轼与其妹妹泛舟游湖时候对的三首回文诗,一首为苏小妹之夫秦少游所作,一首为苏小妹所作,一首为苏轼所作。只是这三首诗中皆是前后回文,不似这首通篇回文。

    秦少游:静思伊久阻归期,久阻归期忆别离。忆别离时闻漏转,时闻漏转静思伊。

    苏小妹附和一首:采莲人在绿杨津,在绿杨津一阙新。一阙新歌声漱玉,歌声漱玉才连人。

    苏轼见得两首,也不甘寂寞,便作:赏花归去马如飞,去马如飞酒力微。酒力微醒时已暮,醒时已暮赏花归。

    这三首回文,也是传为美谈。郑智十个字能成一五言七言两首,技术已然是技高一筹。

    众人不吝赞美,郑智忙拱手道:“诸位过奖,他人处听来的而已,不敢当得诸位谬赞。”

    却是李清照也笑道:“听闻郑相公作词,皆托他人所作,侥幸听闻,头前以为是时人传笑。今日一见,果然是真,妙人也。”

    郑智闻言,笑了笑道:“赵兄,居士,二位远来,适才在下已于楼下订得几座酒菜,同入席间以酒佐文,岂不妙哉。”

    赵明诚忙起身拱手答道:“多谢相公款待,能结识沧州郑相公这等允文允武之大才,实乃在下荣幸。相公请!”

    郑智也起身作请,又左右说道:“诸位同请。”

    便是郑智也心情大好,这样的文人聚会,比之东京那种文人功利相比,更让郑智舒服。能见千古第一才女,虽然有些许心虚,却是也挡不住郑智拳拳之心。

    看似普通聚会,其实也是郑智对于千古之人的这一份怀念之情。

    席间李师师也坐到了头前,与李清照毗邻。

    酒菜三巡,李师师更是取琴来唱。

    声声慢如梦令一剪梅武陵春醉花阴渔家傲清平乐蝶恋花浣溪沙点绛唇行香子念奴娇临江仙菩萨蛮。。。

    道不尽这个女子一生幸福与悲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