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四十三章:若为自由故

    荆初雪摇头道:“我也这样说,但不知为何,从前倒也没觉着大哥哥十分在意科考的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就拼命苦读,只说自己也想考个状元,然而天下举子众多,怕自己没有这个才学,须得加倍努力才行。(www.k6uk.com)当日他来山海园,离着嫂子这么近,都没落下过功课呢。”

    提到荆泽铭当日搬来山海园的日子,方采薇自然不经意地就想起**路,因愣了一下,心中暗道:不会吧?泽铭不会是看穿了江大人心意,想到对方曾经做过状元,我还因此和他传出过绯闻,所以也要争一个状元,和江大人争锋吧?唔!不会不会,那可是我的前老板,英明神武,几乎以一己之力带领侯府走向富强,怎么可能会这样幼稚呢?

    正想着,又听荆初雪叫她,于是回过神来,只听对方郁闷道:“嫂子,你还有心思走神,都想什么呢?”

    方采薇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嗯,那个我就是想,李秋芳和翠竹都死了,这事儿你们可怎么向李家交代呢?”

    荆初雪愤愤道:“我们向李家交代?我们凭什么要向李家交代?她们主仆二人,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步步为营进了侯府,害死二嫂,如今畏罪自杀,倒还要我们交代?若是她兄嫂和母亲不服气,尽管来找好了,让大哥哥将李秋芳做下的事一件件和她们说分明,看她们有没有脸跟我们要交代。”

    “说起来,若是李秋芳和翠竹不自杀,这事儿会是个什么结果呢?”

    最初的震惊过去,方采薇就有些好奇起来:若是由侯府处死李秋芳,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但若不处死她,难道温氏就白死了?温家肯定也不干吧。

    荆初雪冷哼一声,小姑娘本就是个清高的,此时想起李秋芳做下的那些事,面上更无表情,淡漠道:“她们不自杀,难道就有活路了?怎么可能,二嫂不可能白死,昨晚上的事许多佣人都听见了,她们就算不肯自杀,也要扭送官府,这种故意害死人命之事,必定要判死刑的,主仆两个一个都跑不了,连带着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们做下什么事,家人也跟着蒙羞。”

    “哦哦哦”方采薇点点头,然后下意识就把心里话吐露出来了:“所以镇宁侯府也会跟着蒙羞的对吧?毕竟是老爷和世子爷识人”

    荆初雪幽幽的目光成功让她将“不明”两个字吞回肚子里。

    “嫂子,若是这一次大哥哥真的被打击的病了,你会去劝他吗?”

    荆初雪叹口气,忽然问了一句。

    “哦应该大概差不多会去探望一下吧。”方采薇咳了一声:“我当日和离时就与你大哥说好了,即便我们不做夫妻,也仍是朋友,所以这才是我们两个没有反目成仇的原因,并非是因为他给了我许多东西和山海园。”

    说完想了想,又连忙补充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他不要病到需要我上门探望的地步。本来嘛,只能说李秋芳伪装的太成功,连老爷老太太都骗过去了。就如我刚才说的,你大哥补偿帮助故人没有错,不过是这个故人很坏,所以帮了她,反而被她咬一口,才显得错了,就如同农夫与蛇,你能说农夫是坏的吗?他也是一片好心啊,是不是?”

    荆初雪幽幽看着她:“嫂子,我记得你从前说过农夫是愚蠢的善良。”

    方采薇:“哦,我我说过吗?哎呀我也是关心则乱,其实世子爷的情况和农夫不同,农夫是明明知道那是蛇,会咬人的,还把它揣怀里暖和着,被咬了也活该啊。世子爷不一样,他不知道李秋芳是蛇,还以为那是一朵白莲花,所以才会帮忙的,对不对?善良没有错”

    不等说完,就听荆初雪轻声道:“对,善良没有错,但有眼无珠的善良就不对,是吧?”

    方采薇:“我说三妹妹你这会儿是要和我抬杠呢?我什么时候说过世子爷是有眼无珠了?”

    荆初雪“扑哧”一笑,盯着她道:“嫂子真的没说过?你敢和我说,你从来没在心里骂过我大哥哥有眼无珠?”

    方采薇的神情就有点不自然,喃喃道:“呃这个,有时候想起来,心中不忿时,自然是嘟囔过几句的。不过说归说,我心里也明白,谁敢说自己一辈子没看错过人没做错过事呢?更何况你哥哥从前和李秋芳有情,他眼里的表妹,一直都是很美好的人,即便后来不再有男女之情,却也始终牵挂着她,这样的话,被蒙蔽实在太正常了。”

    荆初雪点头沉声道:“嫂子说的没错,我就说你是最讲道理的人了,果然我没看错。既如此,嫂子,我问你”

    三姑娘说到这里,不由踌躇了一下,这才期期艾艾道:“那个大哥哥说过,当初就是因为李秋芳到我家里,所以嫂子不肯和她共处一个屋檐下,这才坚决要和大哥哥和离。如今她死了,一切都真相大白,原本就是老爷和大哥看错了人,嫂子当日说的都对。哪怕老太太老爷不说,心中定然也是后悔不迭,更会感慨当日亏待了您。这样的话,你你还会不会回去?”

    这个问题只问得方采薇无言以对,沉默良久,她才长叹一声:“最开始和离出府,我不是没想过有一日真相大白,李秋芳的真面目暴露在所有人面前,那时我便可大摇大摆衣锦还厢的念头。只是如今,我在这山海园里,自由自在,有自己的追求和事业。三妹妹,我问你,当你在见识过外面世界的广阔和精彩之后,你还愿意回那庭院深深的后宅,去做一个只能相夫教子的妇人么?”

    荆初雪就沉默不语,好半晌才轻声问道:“嫂子还是喜欢我大哥哥的吧?难道您就不能为了他回去?”

    “呃”

    方采薇愣了下,接着叹息吟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夏明翰烈士,我这也是没办法,此情此景之下,我真觉得只有您这首诗是最能表达我心情的,所以请原谅我将您就义前这首充满慷慨激烈情怀的大作拿来用一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