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八十八章 化龙说

    小堇看着这个地穴,想都没想,嗖地就跳了下去。(m.k6uk.com手机阅读地址)

    许是有其他的通风口,里面的空气不算,就是光线全无,一片黑暗。她能夜间视物,心里也不怵,顺着暗道就往前走。

    暗道不宽,刚够一个瘦子通过,四面用石砖垒砌,大概呈现一个半圆弧顶。

    老实说,这要是叶法善、安期生或者河上公的遗迹,她绝逼会谨慎行事,但一个偏远地区的土豪老财么,呵呵哒!

    所以小堇迈开步子,蹭蹭蹭的一路横行。地道中并没有什么机关埋伏,平稳的很,她走了个把时辰,就停在了一扇石门前。

    这是用一整块大青石制成,厚厚实实,门环仍是一只黑色虎头。

    “据说李润之修宅院,调动了近万民夫,这应该挖到黑虎崖了吧?”

    她估摸了一下距离,从马厩那边延伸至此,刚好进入山腹。而她瞅了瞅石门,小手往上一按,轻轻一推。

    轰!

    先是一声闷响,尘烟四起,然后门槽松动,嘎吱吱的被推开一道缝隙。

    小堇进去一瞧,却是一间四四方方的密室,别的没有,就摆着几十口箱子,都是上好的樟木箱,还镶着黄铜边。

    她走上前,随便打开一口,里面居然是一箱子弹。

    卧槽!

    她眨眨眼睛,噼里啪啦的把箱子都掀开,然后一捂脸,mmp啊!果然不能对乡镇企业家抱什么希望。

    没办法,你得结合时代背景。李润之发家那会儿,正是夏国建朝之前,军阀割据,战火连天,所以对他来说,什么东西最值钱?

    当然是金银、军火、药材,以及大烟土了!

    所以咧,这几十口箱子里,有十口装着金条,五口装着各类珠宝首饰,二十口装着早就变质,散发着陈尿气味的烟膏。剩下的全是驳壳枪、汉阳造、中正式,还有几把花牌撸子。

    “啊啊啊啊啊!”

    小堇瞬间炸毛,抓着头发走来走去,简直丢不起脸。人家取宝,都是萨祖道印、赤阳剑诀、人参精神马的,为毛轮到自己,就是个这?

    她打滚了好半天,才稳定下来,随手拿起一根大黄鱼,上上下下的抛着玩。

    “盛世的古董,乱世的黄金,现在是盛世还是乱世呢?以前是金本位,过几年就是灵石本位了,切,没劲!”

    她本懒得拿,不过想了想,还是扯出储物袋,装了二十根金条——回去试试,能不能用在炼器上。

    搞定之后,小堇正要闪出密室,忽地脚步一顿。

    嗯?

    她转身来到一口箱子前,手插进去,揪住一个角往起一提。

    哗啦!

    满箱的珠宝散落一地,她手中却多了一本封皮发黄的旧书。民国时期的标准刻印,从右往左翻,竖排字,扉页上印着书名:《化龙说》。

    “……”

    小堇眼睛一眯,不晓得想些什么,只把书收起,离了密室。

    轰!

    那扇石门重新关闭,好像从未开启过。

    以哀牢山现在的恶劣环境,这李家大宅和暗道密室,怕是要长久长久的泯灭在新世界中了。

    …………

    天色已晚,营地内灯火通明,众人挤在一处瑟瑟发抖。

    在这异变的大山中,晚上的危险性比白天高数倍,纵然有老祖画圈保护,但本人不在,难免战战兢兢。

    “沙沙!”

    突然间,外围一阵碎响,漂浮着的雷云砂开始缓缓移动。众人神经绷紧,还以为是野兽偷袭,结果一个小姑娘刷的飞了过来。

    “回来了!回来了!”

    众人大喜,气氛立时升温,陶宇颠颠凑近,问:“您没事吧?”

    “没事,你们该干嘛干嘛。”小堇摆摆手。

    “呃,那个……”

    一哥们胆子贼大,居然不走,支支吾吾的问:“您找到李家宝藏了么?”

    “当然找到了,我还进去逛了一圈。”

    嗬!

    这一句话,将大家的腿脚都钉在原地,竖着耳朵听音儿。滇南的百姓都知道李润之的宝藏传说,没成想还真找着了。

    陶宇也很惊讶,小心道:“那,那里面都有什么?”

    “金子啊,满屋子都是。”

    好家伙!营地顿时热烈起来。

    “哈哈,我就说吧,肯定有宝藏!李家世代都在新平,那得搜刮多少钱啊?”

    “听我爷爷说,起码得三百箱黄金!现在金价多少来着?”

    “卧槽,那都过亿了啊!”

    “哎哎,小仙子,您都带出来了么?”

    “我拿它干什么?”小堇道。

    “那可是金子啊!金子啊!”

    “就是,您视如粪土,我们需要啊,要不您行行好,带我们去搬一趟?”

    这帮人被宝藏一冲,立时叫声连天,混忘了之前分寸。

    “哟,金子啊……”

    小堇似笑非笑,目光扫过众人,“谁想要自己去挖,别特么来烦我!干活!”

    嗡!

    最后两个字一出,所有人一捂耳朵,只觉耳膜鼓鼓生疼,随即又是头晕抽搐。好半天才恢复过来,场中鸦雀无声,涌出阵阵后怕。

    夜,住宿区。

    钻井那边继续开工,确认精准的矿层分布,机械运行的声音传来,震的营房微微颤动。他们都是吃这碗饭的,早已习惯,轮班休息的人倒头大睡,丝毫不受影响。

    “咚咚咚!”

    “进来!”

    陶宇推门而入,小堇坐在桌前,桌上摊着一本旧书,问:“什么事?”

    “呃,我来给您陪个不是。”

    陶宇姿态放的极低,脑袋都快垂到地上,道:“他们也不是有意的,以前都是工人,一听宝藏什么的,难免,难免有些忘形。”

    “就这个?那你可以走了,我没放在心上。”

    “那您,您……”

    “我说没事就没事,出去吧!”

    “好吧,您早点休息。”

    陶宇无奈,溜溜出了门。

    小堇撇了撇嘴,拿起书本继续翻看,这书用的是繁体字,还是竖排,阅读比较费劲。她刚看完两页,也就是前面的自序。

    作者叫袁松子,清末的一个游方道士,活了很久,曾在新平住过一段,被李润之奉为上宾。

    他没啥大本事,就是喜好研究古籍,周游天下,对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非常感兴趣。而这本《化龙说》,属于杂谈类,就是考据“龙”这种生物,到底存在与否。

    龙,可能你们没见过。

    对于它的起源,早期的说法是:黄帝打败炎帝和蚩尤后,巡阅四方,合符釜山。就从各部落的图腾上各取一部分,组合起来,于是形成了龙。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史前文化遗址中龙的发现,这说辞基本无人提及。

    而之后,又开始从生物学的角度探讨,说龙是有原型的,只是古人将其夸张化了。

    其中最有影响的是蛇说,比如闻一多就考证过,龙图腾的原型是蛇图腾。还有的认为原型是鳄鱼,是蜥蜴,是马,甚至是雷电所化。

    理由便是这个异体字:竜。

    这本《化龙说》的角度就比较新颖,它是从古籍和道家的理论去解释,略显随意,小堇却看的津津有味。

    袁松子首先提到了龙书,相传伏羲氏时,有龙负图出河。伏羲便以龙纪事,创立文字,称龙书。

    之后在帝舜时期,便有饲养龙的行为,“当舜之时,人来效献龙,求能食之。”

    然后历朝历代皆有见龙的记载,到了唐朝时更为详细:“舒州桐城县百姓胡举,有青龙斗死于庭中。凡长十余丈,鳞鬣皆鱼,须长二丈,双角各长二丈。”

    再有清朝,准确到了某年某月,“五十六年六月,莒州赤龙见于龙王峪,先大后小,长数丈,所过草木如焚。”

    最近的一次则在民国,便是非常著名的“没沟营坠龙事件”。

    这些内容,有的近乎神话传说,有的确在典籍中记载,袁松子以一种放飞自我的状态,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他说在先秦阶段,人道大兴,那些真人、至人、神人等等,常乘龙周游四海,傲游太虚。那时的龙,是作为三轿的:一曰龙轿,二曰虎轿,三曰鹿轿,属于大能的乘骑工具。

    后来人道衰,仙道起,龙的作用也开始变化,尤其在民间,龙开始慢慢神化,逐渐出现了五龙信仰——金木水火土。

    而后更被皇帝拿来做营销,什么人龙合一,自诩真龙天子巴拉巴拉。

    其实在夏国本土,最初都叫龙神,没有龙王的说法。这是佛教传入之后,与本土结合,才变成了龙王。

    袁松子就认为,从上古至今,随着修士的能耐越来越小,龙的品级和德行也越来越差。因为以前没人把它当神,都是坐骑和食物……

    最后他还将龙细分,包括虺、虬、角、螭、蛟等十几种,似模似样。

    总之呢,袁松子经过一番掰扯,自己得出结论:龙,即天地之精,应感而生,是肯定有的。

    “……”

    当小堇放下书本,不知不觉天光大亮,已是次日清晨。

    她啪的往后一靠,两条大长腿摆在桌子上,凳子腿翘起,一晃一晃的闭目思考。倘若五年前,自己看到这本书,必是无稽之谈。

    但现在么,如果用灵气的理论解释,诶,貌似还说的通了。

    (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