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三章 黑甲骑士

    那是一顶破破烂烂的帽子,一双臭的要死的靴子,一件脏兮兮的斗篷。(看啦又看小說)

    麦哲伦站在这一堆破烂前面,看看左右两边两张比他还高的少年的脸,心里满是惊讶和疑问,几乎要呆住了。

    “你一定就是预言中的那个人!”

    “对,就是那个人!”

    “你一定能公平地把这些遗产分成两份!”

    “相等的两份!”

    “求求你,陌生人,我们会给你配得上这份辛苦的报酬!”

    “一定会的!”左边的王子说完恶狠狠地对右边的王子说:“你来出!”

    “你来出!”

    “……”麦哲伦把两只胳膊从两位王子的怀里抽出来,抱在胸前,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我有办法把遗产分成相等的两份,但是你们要先告诉我报酬是什么,让我满意我才会帮你们。”

    “太好了!”

    “但是这三件东西是神奇的魔法物品,你真的知道该怎么分吗?”

    “那顶帽子可以让带着它的人缩小……”

    “我知道。”麦哲伦略显粗鲁地打断了王子的介绍,“那双靴子可以让穿着它的人跑得飞快,斗篷能让披着它的人隐身。”

    “你都知道……”

    两位王子呆住了,老实说,他们的脸非常英俊,那股稚气未脱混杂其中,带着异样的魅力,就算表情是呆呆的,也依然如此。

    麦哲伦强忍着荒诞的感觉,右手偷偷摸进怀里,摸到“太阳”,点亮了灯盏。

    在这个瞬间,两位王子和三件宝物一起消失了。

    麦哲伦狠狠地摇着头,想把刚才一直挥之不去的荒诞感觉摇出脑袋。他环顾四周,林间空地依旧,只不过少了王子和遗产。

    他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直像是一场梦幻,但奇怪的是,“太阳”已经点亮,他却看不到制造幻觉的事物,这实在不可思议,除非刚才的都是现实,而王子和宝物是在他点亮灯盏的瞬间离开或者隐身。

    但麦哲伦想想,宁愿相信那两位魁梧的王子是幻觉。

    他本来准备转身离开,但是意外地看到一道山崖,麦哲伦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道直立的悬崖,从下面朝上望去,能看到崖壁上艳丽的橙黄花朵。

    麦哲伦站在石壁下面,用手指敲敲山石,他想起了流传甚广的妖精故事。

    这些故事版本众多各不相同,其中一个提到过妖精的王国建造在一座山的山腹里,而大门就在一道悬崖上。

    这是麦哲伦第一次在森林中看到露出地面的石头,他想了想,沿着悬崖脚下向前走去。

    周围是森林中司空见惯的景色,争奇斗艳的鲜花,高耸入云的杉树,铺着厚厚一层树叶的草地。

    走了不久,他看到了一片湖泊。

    久违的,麦哲伦看到了天空。

    湖边的高大杉树留下大片的阴影,只有湖中心很小的一片地方能看到天空的倒影,那里繁星点点,像是湖底有几颗闪亮的钻石。

    湖水很浅,岸边的草皮下面是白色的沙子,麦哲伦坐在地上,第一次开始讶异自己有多久没有见到过太阳了。

    湖面上没有一丝风,看上去就像一面镜子。

    麦哲伦摸着灯盏,把它拿出来举高。

    森林中的幽暗并没有散去,“太阳”的光芒只能照亮小小的一点范围。

    他摇摇头,熄灭了油灯。

    什么都没有发生。

    两位王子并没有再次出现,崖壁上也没有显出一道大门。

    麦哲伦站起来准备离开,却发现湖面上多了一个黑色盔甲的骑士。

    就像是湖面变成了光滑的地板一样,骑士站在上面,提着一柄装饰华丽的刺剑。

    麦哲伦把手伸进怀里,想要拿出“太阳”。这个瞬间,骑士动了,他像是离弦之箭,只一步便冲到麦哲伦面前,一剑刺向他胸前。

    这一剑刺了个空,麦哲伦以一个非常狼狈的姿势躲过了这次攻击,他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骑士已经站在他面前。

    奇怪的是,骑士并没有再次攻击。

    在近处看上去,这骑士身上漆黑的盔甲很浮夸,多处镂空,还有浮雕,虽然只有一种颜色,却给人十分绚烂华丽的感觉。骑士站在原地,既没有呼吸也没有肌肉紧绷,就像是一个幽灵,或者一具雕像。

    麦哲伦想了想,没有再去碰怀里的灯盏,就这么面对着骑士,绕了一个半圆,后退着朝来时的地方走去。

    骑士似乎并没有跟上去的意思,虽然他脚下跟着麦哲伦转了个半圆,始终保持着面对他。

    麦哲伦后退,再后退,一直退到一棵大树的树干挡住了骑士。他转过身,然后看到了骑士,就站在他眼前,与他面对面。

    黑甲骑士的面甲是一个华丽的蝴蝶假面,麦哲伦心里一边吐槽着这遇到鬼一样的情形一边为这假面的违和感哭笑不得,一时间五味杂陈实在精彩,简直说不出话来。

    他想了想,把身后的长剑荣耀翡翠拔了出来。

    原本静静站着的骑士动了,他把刺剑举起,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麦哲伦一愣,然后就见骑士一剑刺来。

    这一剑快得不可思议,麦哲伦刚从背上取下长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看见刺剑已经刺到了他胸口。

    并不疼。

    麦哲伦满头冷汗,看着原本要刺进他胸膛的刺剑又收了回去。

    他刚松了一口气,就见骑士又一次把刺剑举在眼前。

    然后又是一剑刺了过来,麦哲伦提剑一格,把刺剑扫到一边,刚想出口气,骑士就又刺了过来。

    一时间攻击如同疾风骤雨,虽然只是刺剑瞄准同一个地方,麦哲伦却有左支右绌捉襟见肘的感觉。

    他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右手忙着格挡,左手伸进怀里要点燃“太阳”。就在这时,骑士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速度,一剑突破了麦哲伦的防御,直刺他怀中的左手。

    麦哲伦手背一凉,他下意识地把手收了回来,眼睛余光瞟了一眼,却发现左手并没有受伤。

    这让他心里的疑惑更大了,这个奇怪的骑士想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