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五章 海上奇景

    一个星期之后,麦哲伦已经能站起来了,至少看上去他已经完全康复了。(看啦又看小說)

    不过他并没有感受到精华,也不知道是转化还未完成,还是说,转化失败了。

    爱德华总算放下了心,他开始每天都来问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就可以,你已经知道了航线,把那里的东西带回来就可以了,这本来就是爱德华船长历险记。”麦哲伦笑着,很简单就说服了船长。

    “安心休息,我保证,一定会把东西带回来的。”爱德华大笑着离开了。

    和船长不对付的弗兰西军舰留了下来,照顾麦哲伦直到他痊愈,或者爱德华回来为止。

    基督山伯爵则有另外的事情要做。麦哲伦终于想起了自己的重大失误他没有带一个魔法专家一起来。

    古代塞洛斯巫术盛行,有几位神明,他们自己就是巫术的倡导者。如果在进入古代塞洛斯遗迹时带上一位对巫术有了解的人,他一定能派上大用场。

    不过这样的人非常少见,至少布列塔尼亚没有,所以只好让伯爵出面去找晨星了。

    唯一闲着的麦哲伦也没有浪费时间,他在雅典海边湿冷的海风里每天都把那张羊皮纸翻来覆去地看。

    在神殿附近挖掘出来的羊皮纸碎片每一块都在他心里,与之相比,麦哲伦觉得这张羊皮纸上可能有什么他还没发现的信息。

    不久之后,船长回来了。

    “麦哲伦,你一定要看看这个!”他还没走进院子,声音就已经在院子里回荡,“那里面可真是吓人,幸好我胆子大!”

    麦哲伦走出屋子,最先看到的就是船长手上一只白鸽。

    “你什么时候开始养宠物了?”

    “哈哈!”爱德华得意地大笑,他把鸽子扔给麦哲伦。

    “是大理石雕的?”鸽子还在空中时麦哲伦就已经看出来了,这是个“死鸽子”。“不像,难道是象牙?”

    “我跟你说,就这段,我就够吹一辈子,你认不认识书商?爱德华船长历险记一定能卖很多钱我跟你说!”

    爱德华一坐下就开始不停地说话,看他的样子,麦哲伦知道,没人能让他停下,连他自己都不行,于是干脆让他把这次航行的经历整个说一遍。

    “我们从雅典出发,到卡洛斯那里路上都没啥事。我跟你说,卡洛斯真他娘不是个地方,比娘们儿还事多,从海上进港口,一条窄道,弯弯绕绕,你不耐烦,哎嘿,搁浅啦!”爱德华掏出烟斗塞进嘴里,“你还别说,那条线是对的。我是真知道有人从雅典出发朝海妈妈的嘴里去了,没回来,都知道的。我们从那个烦人的小城里出发,唉,你猜怎么着,船边就是山那么高的浪头,就中间一条道啥事没有。”

    “我跟你说,老弟,你求我,我就带你再进一次那里。”爱德华一脸坏笑,让他那张粗豪的脸更难看了。

    “那里有什么?”

    “你见过水往高处流吗?”爱德华弯下腰,脸上露出了藏不住的笑,“我跟你说,就跟火山一样,圆的,那么陡,我们在下面,我就愁啊,上不去啊,哎,也没风吹帆,船就自己往上走,你猜怎么了?”

    “怎么了?”麦哲伦摇摇头,他知道自己接这一句让爱德华有多舒服。

    “老水手是懂海妈妈的,船上那群小子大惊小怪,就我往水里扔了块木板,哎嘿,水流是往上走的!这你见过没有?没见过吧!我们就不靠帆,不靠浆,那么上了那个,啊,水山。羡慕吧,老弟!”

    “山上就这?”麦哲伦举起白鸽雕像,一脸促狭。

    “对啊,我也奇怪啊,都找遍了,就这。”爱德华皱着眉头,一脸困惑,“你就说,那地方不应该只有这啊,那地方可不得了。我跟你说,浪头就真跟火山口一样,四面高,中间低,那个圆啊,平得跟镜子一样,就像海妈妈的眼睛,真蓝,真漂亮。”

    “我们一翻过浪头,就看见这小东西,你一定猜不到,那时候,这东西就在天上飞。我觉得吧,一定是海妈妈养的,我就想,说不定这东西能领着我们找到什么,结果绕着转了一圈,能看到的地方啥都没有,就它。”

    “然后也没办法,我们舍不得走,那也得走,船上快没水了。”说完,爱德华长长的叹了口气,“你说,这是不是个好东西?不然我也太亏了。”

    麦哲伦拿着鸽子的雕像,翻来覆去地看着。

    这是个完全写实的雕像,所有细节都能以假乱真,麦哲伦甚至能清晰地看到鸽子羽毛上细细的脉络。

    “这也许是个魔法物品……”

    “嗯……”爱德华拉长着声音点点头,“我就说嘛,一般的东西怎么会动呢?当时我们不是啥也没找见吗,就有不懂事的,想把这鸽子射下来,被我好一顿骂。水手怎么能射鸽子呢?对吧,水手的祖宗,那个造方舟的那个谁,老头,没鸽子他活得下来吗?水手活在海里,救命的是陆地啊,鸽子能找着陆地,怎么能打鸽子呢。结果啊,没想到,这东西自己飞下来了,落在我肩膀上。”

    爱德华把烟斗取下来,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就说嘛,这一定是海妈妈养的,有灵性,知道我是船长。结果一伸手,哎,不动了。”

    “我那个怕啊,这要是海妈妈生气了,我不得死在水里,死了还得给海妈妈做苦工。可怕也没用,我们没办法,就回来了。不过我看啊,海妈妈没生气,不然我早死了。”

    “这应该是一件魔法物品,不过我不知道它能做什么。”

    “嗯,魔法那东西懂的人不多,要我说,咱们确实得要个懂这些的人帮忙,不然抬头一片白啊。”爱德华眼睛深处是对魔法浓浓的戒备。

    “真要有这个人,你敢让他上维多利亚女王复仇号?”

    “不是不敢,是不能,得罪海妈妈的水手活不长。不过这不是还有艘大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