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四章 喝醉

    水手们裂开嘴笑了,他们挤眉弄眼地斜瞥一眼身边拼命不笑出声来的水兵,大喊一声:“谢谢老大!”然后一把夺过酒瓶就朝嘴里灌。(www.k6uk.com)

    麦哲伦笑着站在一边,这位很能喝的水手只喝了一大口,就开始左摇右晃,他明显醉了,当麦哲伦从他手里夺过酒瓶时完全无能为力。

    于是下一个水兵兴高采烈地从麦哲伦手中接过了酒瓶。

    麦哲伦微笑着,看着那位醉了的水手摇摇晃晃地朝着山坡走去,然后从喝醉的水兵手里夺过酒瓶:“下一个。”

    当酒瓶见底时,麦哲伦已经制造了一群醉鬼,他们就像被某种力量召唤了,不约而同地朝着山坡上的密林走去。

    “是酒神吗?”

    偶尔经过的伯爵用一种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远处的水手们。

    “是的,那片森林欢迎一切陷入狂乱的生物。我敢说,一只灌醉的兔子也会朝那里跑。”

    “那么,很遗憾,我不能陪你去历险了,麦哲伦教授,我不喝酒。”

    麦哲伦苦笑着摇摇头:“我偶尔喝一点点,但从不喝醉。”

    “这是个好习惯。”伯爵没有再说什么,回去了他的帐篷。

    那些走进森林的队员一直没回来,直到第二天早上。

    麦哲伦让留在营地的队员们爬上山坡,在森林边缘寻找,他们很快就带着昨天喝醉的队员们回来了。

    这一队人一路上吵吵闹闹,很明显,在森林里过夜的水手等不及炫耀他们的遭遇了。

    麦哲伦费了不少力气,从混乱的七嘴八舌中整理出有条理的信息,得到了水手们进入森林时大概的遭遇。

    他们喝醉之后,感受到了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带着他们走进了森林。森林几乎是像拥有生命一般,从中打开,欢迎他们的到来。

    走进森林,他们看到了酒神的祭坛。祭坛上酒神的雕像是个摇摇晃晃的醉鬼,而周围的祭司也全是满口酒气的怪物,在这一片迷醉之中,他们开始了狂欢。

    基本上,狂欢的内容只有两项:喝酒,撒酒疯。

    但不知是不是酒神的神力,这些队员记忆里的狂欢内容堪称丰富,其中甚至包括把所有的亚马逊战士抱回了家。

    奇怪的是,当他们离开森林时,这些人依然喝醉着,还在不停往喉咙里灌酒,但他们还是被森林扔了出来。

    这句话是完全写实的描述,事实就是,他们从森林中起飞,狠狠摔在外面的山坡上,只是奇迹般地,没有人受伤。

    听完了他们的描述,麦哲伦让队员们回去休息。

    “我不明白,你的这个实验有什么用吗?”伯爵站在麦哲伦身边和他一起听完了这段混乱的描述,但和麦哲伦截然相反,他觉得这没什么用。

    “至少,他们帮我确定了一个不好的推测。”

    “什么?”

    “森林里,不欢迎没喝醉的生物。就算有谁喝醉了混进去,当他醒来,还是会被扔出来。”

    “你好像不觉得遗憾。”

    “我们的女巫大人可没提到这一点。”

    在美狄亚的描述里,这片森林完全不是这群水手见到的样子。女巫在森林的欢迎中来到酒神的祭坛前面,与酒神的祭司一起向神明祈祷,然后见到了世界“高处的真理”,流连忘返,最后是祭司告诉她是时候离开,然后才回到森林外的。

    “她没有喝酒,也没有狂欢,酒神给予祭司的奖励是让他们看一些,平时看不到的景色。”

    “这一点她早就说过了,我不明白……”

    “对这片森林的主人,酒神而言,喝醉也许代表的是另一种东西。”

    “所以有个办法,可以不喝醉就进入森林。”伯爵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真是个好消息,不过我希望你可以快一点,我已经闻到了……鬣狗身上的腐臭。”

    “来的可真快……”麦哲伦笑了,“我不喜欢腐食动物,它们本质上都和苍蝇一样。”

    “这么想的话,你会被鬣狗咬的。”

    麦哲伦没再说什么,有一句话,他只在心里说了出来:“我曾经是最大的那条鬣狗。”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麦哲伦大多数时候呆在女巫的帐篷里。

    队员们开始开玩笑说,麦哲伦爱上了美狄亚,但是根本没人相信这一点,因为他们都觉得女巫不是会让人想起爱情的那种人。

    麦哲伦完全没有发现这个玩笑有多流行,他每天都很忙。

    对一个想要从头了解女巫的巫术理论,而且在这之前对此一无所知的人而言,学习的过程堪称灾难。

    好在大部分都是逻辑严密的理论,涉及实践很少,所以麦哲伦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

    当他决定开始第一次实验的时候,时间才刚过去不久。美狄亚毫不掩饰她的赞叹,尽管麦哲伦将学习内容大大削减,这样的速度仍然堪称前无古人。

    正因为这一点,美狄亚对这次实验很有信心,但麦哲伦与她相反,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现实主义者,正好是酒神最不喜欢的那种人。

    女巫按照麦哲伦微调过后的配方,调配好香料,在帐篷里点燃,然后就退出了帐篷,只留下麦哲伦。

    香料燃烧时散发出一种清澈的蓝紫色,麦哲伦半躺在椅子上,很快陷入了梦幻。

    那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基本上在麦哲伦看来,他并没有变,而变的是世界。

    帐篷里充满了色彩艳丽的气流,就像极光一样,不断流动着,如梦似幻,而透过这些色彩,所有的东西都不一样了。帐篷变成了黑色,桌椅变成了半透明的绿色,还以一种奇怪的弧度扭曲着。

    麦哲伦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环顾四周,然后低头看看自己。

    一眼看上去,他现在的身体非常华丽,就像是一个人形水团,里面放满了金色萤火虫。纯粹的光明穿过属于水的淡蓝色,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所有关于水的美好记忆。

    “这是现实?不,这一定是幻觉……”

    麦哲伦这么想着,发现世界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