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二章 疯狂深处

    “祝福我们,麦哲伦。(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女神用属于神明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淡然,却不容置疑。

    麦哲伦深深地吸了口气。

    “我拒绝。”

    那一刻,整个世界都露出了狂怒的表情。

    人群中的每个人都抓起了身边的东西朝着麦哲伦扔过来,那之中包括鲜花和两只鸽子。

    于是麦哲伦夺路而逃。

    冲出广场,他就像一个被海浪冲进峡湾的小船,身不由己地穿过树林间唯一的道路,然后搁浅在了海岸上。

    麦哲伦被堵在一片林间空地上了。

    他环顾四周,到处都是疯狂喊叫着冲过来的人,他们有男有女,但目光中都是同样的疯狂。

    这疯狂的漩涡中心,麦哲伦却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就是酒神的雕像,身上缠绕着葡萄藤,举着酒杯,脸上带着三分笑意,三分醉意,三分神明的自以为是,还有一分没人知道是什么。

    人群已经冲上来了,麦哲伦掏出妖精的绳索,准备战略转移。

    然后静静地,某个事情发生了。

    麦哲伦甚至来不及做出惊讶的表情,就看到了跟随着世界旋转的自己的下半身。

    在某个瞬间,或者刹那,短到麦哲伦根本没有察觉的一段时间里,一次无可抵挡的攻击穿过了麦哲伦的身体,切断了他的腰部,还有正扬手准备把绳子套上酒神脖子的右手。

    世界即将远去,它先是像一张落在水里的白纸一样,随机地在几处地方浮现出淡金色,然后在金色中间晕开黑色,最终,整个世界都陷入了黑暗。

    但黑暗中,一道身影始终没有隐去。

    那是雅典娜。

    “早上好,神明大人。”

    “喜欢吗?疯狂世界里的疯狂。”

    “我本来以为那应该是物极必反的理智,所以看到你的时候,根本没有怀疑……”

    “怀疑?”

    “疯狂的深处只有更加疯狂,在那种地方,就算是酒神和雅典娜,都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人?”

    雅典娜露出了笑容,那和酒神的微笑如出一辙,只不过最后一分是毫不掩饰的疯狂。

    女神把手放在麦哲伦脖子后面,让他的脸对着自己:“你爱我吗?”

    麦哲伦一愣,然后摇摇头。

    “你终于看到了一点点疯狂的样子,但对你而言,酒神和雅典娜依旧是不同的两个人。”

    女神在黑暗中消失了,只有她说话的声音,还在黑暗中回荡。

    “你需要……更深入一点……”

    ……

    麦哲伦在床上坐起来,看着阴暗的房间里不远处挂在铁架子上的一双袜子,心不在焉。

    这是一所大学的宿舍,一楼,住着四个人,但他的室友都上课去了。

    这里光照太差。

    麦哲伦这么想着,觉得自己起床晚了情有可原,但他心里其实很清楚,他逃课了,原因是昨天晚上玩游戏太晚。

    “麦哲伦在那个寝室?”

    楼道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麦哲伦大惊失色,他掀开被子,光着膀子只穿着内裤,一个旱地拔葱,冲到了掉在屋顶的灯罩上面。

    下一个瞬间,寝室的门打开了。

    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

    这是个普通人,每个人第一眼看到她都会这么想,因为她绝不会对一个第一次见到的人露出属于她的眼神。

    那是属于鹰隼和猎人的眼神,照亮了阴暗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当门缓缓打开,轻轻的摩擦声停止之后,猎人飞身而起。

    她左手扳住日光灯的灯罩,弯曲身体抬起右脚,踢向躲在灯罩上的麦哲伦。

    麦哲伦举手一挡,电火花声中,电线断裂灯罩垂下,斜着左摇右晃。

    猎人冷哼一声,人尚在空中,飞起一脚踢向麦哲伦的后腰。

    那个瞬间,麦哲伦人在空中,像是背后张眼,向后一脚,只听见风声过后,一声重重的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和一串轻轻的脚步声。

    猎人留在房间里,麦哲伦的身影却已远去。

    沉默良久,顶着爆炸发型的女人冷哼一声,推开门离开了。

    ……

    麦哲伦冲出沉闷的宿舍楼,只见外面鸟语花香,天蓝如洗,清澈开阔,手边一颗绿树,阳光透过叶子,把它们照成片片翡翠,令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就在他流连忘返心旷神怡的时候,一种奇怪的空气震颤声出现了。

    麦哲伦抬起头,然后一颗陨石穿过了他的胸膛。

    ……

    “麦哲伦同学,来,把刚才这一段的大意翻译一下。”

    麦哲伦看着讲台上一脸微笑的英语女老师,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呃……”

    “这一段是比较简单的……”

    老师带着矜持的微笑,然后点了下手。

    一个男生站了起来,开始说话,麦哲伦默不作声地坐下,心里却没有庆幸。

    这很奇怪,麦哲伦不觉得庆幸,但他却很笃定自己应该庆幸。

    “发爱银好!”

    就在这时,一声大喊打断了麦哲伦同班同学的表演,伴随着这声浑厚的男中音,一队健壮的男人打碎窗子冲进了教室,他们全副武装,手榴弹开路,步枪跟上。

    麦哲伦一个翻滚,抓起引信燃烧到一半的手榴弹,握在手中数了半秒,然后扔进了人群。

    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飞扬的灰尘,教室里所有人惊慌失措地尖叫,除了麦哲伦。

    “狗!狗!狗!”

    另一边,伴随着大喊,教室墙上破开一个大洞,几根枪管从破洞伸出来,也不见有人瞄准,黑洞洞的枪口中就喷出了火舌。

    一时间枪声大作,麦哲伦连着两个翻滚,一脚踢开后门,就冲了出去。

    只听见微不可查的风声中,两道道光袭向身体悬空的麦哲伦。他此时双脚离地,收势不住,前一只脚几乎就要落到地上,却是咫尺天涯,因为两把刀就拦在他前面,麦哲伦脚要落地,就要挨刀。

    那个瞬间,他抬起了双手。

    麦哲伦的双拳后发先至,在刀刃砍到他之前,打飞了持刀的人,然后腰一弯脚一蹬,在一梭子子弹撞在墙上的声音里,忽左忽右,冲过了一段楼道,钻进了另一个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