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三章 金鬃狮人

    潮水退去了。(wwW.K6uk.coM)

    麦哲伦睁开眼睛,等待着世界慢慢变得清晰。

    “你终于醒了。”

    还是熟悉的帐篷,坐在一边的是伯爵,他正站起来把手里的一杯水递给麦哲伦。

    “碰到麻烦了吗?”麦哲伦把杯子放到嘴边,见缝插针地问了这么一句。

    “你好像不一样了。”

    伯爵用忧郁如同秋日湖水的眼睛看着麦哲伦,这一刻,他身上属于中年男人的沧桑和优雅散发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

    “我碰到了麻烦,不过已经有了计划,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碰到了一群探险者。”

    麦哲伦安静地喝光了杯子里的水,然后下了床站在地上。他皱着眉嗅了嗅自己身上的汗味,然后朝着门外走去。

    “他们在干什么?”

    当他走出帐篷,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出现在了麦哲伦眼前。

    多头龙的石像在自重的压力下崩塌,留下了一座石山,旁边的神殿也因为雅典娜的离去崩溃了,只留下女神的的雕像还耸立着。

    这就像是一块摆在地上的腐肉,吸引来了一大群食腐者。

    营地被探险者包围了。

    爱德华和水手们带着武器躲在石头后面,与外面的探险者对峙着。那是数量惊人的亡命徒,他们的帐篷漫山遍野,到处都是人影。

    让这个汪洋中的小船般的营地支撑下来的,不是水手们的武器和美狄亚的巫术,而是它的位置离女神的雕像还很远。

    这就是探险者,尽管他们一开始是跟着麦哲伦一行人来的,但很快,还记得他们的只剩下一小部分人。探险者眼里有了“宝藏”,就不愿意再关注与之无关的东西。

    麦哲伦走到营地边缘,站在爱德华身边。

    “走得掉吗?”

    “不行。”

    注意到麦哲伦出现的探险者不少,但大多数只是看一眼然后继续自己的事情。

    “这里每天都会多出很多尸体,几个探险者的消失根本不算什么,但我们毕竟是最早来到这里的人。”

    “真没想到……”麦哲伦皱着眉叹了口气,“有一天我因为探险者太多觉得麻烦。”

    “总之,慢慢想办法,他们还不着急。”

    “不,这是个死局。”麦哲伦能清晰地感受到四面八方多如牛毛的敌意目光,“探险者确实不会围攻我们,但很快他们就会开始混战,我们所在的地方根本无路可逃。”

    爱德华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斗:“坏消息……你有什么想法吗?”

    麦哲伦沉默着摇头。

    “所以说,只好老一套了……”

    船长笑了起来。

    “让伯爵带着美狄亚先离开。”

    “你去说吧,我不敢说他们会不会听你的。”

    麦哲伦点点头,转身走进了帐篷。

    ……

    “陛下的命令里,我必须跟着你,直到你结束这次探险。”

    伯爵说话时目光中带着某种没来由的忧郁,他并没有说,但麦哲伦知道有什么发生了。

    “那正好,这次探险结束了。”

    麦哲伦说话时显得很疲惫。

    “可你还没拿到胜利女神像。”

    “我已经拿到了比女神像还珍贵的东西。”麦哲伦说着从床底下拉出一个木板箱,从里面取出了海军元帅的日记和他的笔记。“帮我把这些交给库克教授……要是你有机会见到他的话。”

    伯爵看着眼前麦哲伦的手,没有接过手里的笔记:“要是没有机会呢?”

    “那就送给你了。”

    伯爵还是没有动,帐篷里一片寂静。

    “探险已经结束了。”麦哲伦露出一个笑容,里面带着一丝疲惫,“我和船长只是找了个新差事,结束之后就回去。”

    “我会带走美狄亚。”伯爵站起来点点头,“但我会告诉皇帝,你失败了。”

    麦哲伦放下手,把笔记仍在床上。

    伯爵转身朝着帐篷外面走去。

    “去雅典等我。”

    ……

    探险者越来越多,他们在山坡上为了营地的位置打架,在河边为了打水的位置打架,在做饭时为了风吹过来的烟味打架。

    这片原本人迹罕至的山林中满是喧闹,但那之下暗藏的不是繁荣,是破坏的**。

    水手们越来越焦躁,不仅是因为爱德华禁止他们和探险者争执。

    探险者带来了属于他们的血腥味,弥漫在这片面目全非的山地上空。

    没有人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尽管他们对这一天的到来确信无疑。

    然后那一天到来了,在所有人都没准备好的时候。

    最先点燃火铳引线的是河边的两队探险者,他们在取水时发生了冲突,就和以前的几十次一样,探险者掏出了火铳与刀剑,但不一样的是,这次火铳响了。

    那就像是一个信号。

    干巴巴的枪声在山丘间回荡,听到这声音的所有探险者都掏出了武器,毫不犹豫地对准了身边的陌生人。

    整片山林在瞬间成为了战场,火药燃烧产生的刺鼻黑烟混着血腥味到处弥漫,刺激得人想要做点什么疯狂的事情。

    那时,麦哲伦的营地里,一片寂静。

    水手们像雕塑一样站在船长和麦哲伦身后,手里拿着武器,却没有举起来。

    也许下一秒就会有无数探险者把枪口对准这里,然后就是死亡,鲜血。

    但这一幕最终没有发生。

    一声号角长鸣,一队高大的骑兵冲进了人群。

    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冲进群山的,唯一能知道的是,骑兵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终结了探险者的乱战。

    他们分散开来,排成纵列冲进了战场,一路向前,留下一条条血染的空白地带,就像是在地上犁出了道道沟渠,分割了正在相互战斗的探险者们。

    喧闹归于平静,炽热归于冰冷,探险者们惶恐不安地看着四周,却只能看到钢铁塑像一样的骑兵冰冷的盔甲。

    然后是第二声号角。

    一个骑士走过骑兵犁出来的通道,来到了探险者中间。

    这是一个高大的狮人,有着金色的鬃毛。

    “我是阿拉法帝国的亲王,塞洛斯的新总督,金鬃的阿拉丁。”

    狮人声音和他的脸一样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