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九章 抽象

    麦哲伦俯视着远处敬畏地跪在地上的凡人,最后看了一眼谋杀留下的血迹,然后踏上了旅途。(wwW.K6uk.coM)

    世界开始消失。

    天与地在一片混沌的阴暗中化开,最终消失不见,在遥远的地方,神明如同火炬,散发着光芒。

    麦哲伦开始下沉。

    无尽的混沌开始澄清。

    那灯塔般的神明力量也消失了,最终,一艘金色的小船发出的光芒照亮了整个世界。

    麦哲伦落在了小船上,看着这光明的世界中唯一的一处阴影。

    “阿波菲斯……”

    “众神喜欢那些地面上的东西……比如战争、财富、凡人的敬畏,还有……智慧。”

    麦哲伦像是对空气抱怨一样自言自语。

    “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是多么脆弱,如果有一天,太阳没有照常升起,那一切都将失去意义。”

    “我们的世界真的那么安全吗?”

    没有人回答,麦哲伦继续自顾自地说着。

    “我曾经见过别的世界,死寂,冰冷,没有生者,没有死者,无数个,无一例外,全部如此。”

    “我们的世界,埃芒凯所在的地方,是幸运眷顾之地,亿万分之一的幸运。”

    “阿蒙,你的愚蠢足以让你力量强大的程度都黯然失色,你以为伊西斯会献出自己守护这个世界吗?她不是智慧之神,透特才是。”

    麦哲伦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右手撑在扶手上坐了下去,靠着高高的椅背,遥望着那深沉的黑暗。

    “乐观的人以为赛特与荷鲁斯都曾经与那条巨蛇战斗,并取得了胜利,然后呢?”

    “当你死去,现在呢?荷鲁斯享受着自己法老守护者的地位,而赛特甚至找不到来到这里的道路。”

    “我并不介意黑暗席卷塞洛斯或者埃西雅德,那是另一群神明的责任,但我绝不会允许阿波菲斯吞噬尼罗河,如果没有用力量做过配得上它的事情,那就无法证明你拥有力量。”

    “阿蒙,享受吧,这世界上将永远有个存在铭记你的愚蠢,直到世界终结。”

    麦哲伦高举右臂,一股强大到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战栗的恐怖力量喷薄而出,席卷了混沌,金色的航船开始动了。

    ……

    麦哲伦是被贝蒂小姐的叫声唤醒的。

    当意识回到他身上,麦哲伦看见了女伯爵。

    “你好像在做噩梦。”

    “啊……”

    麦哲伦含混不清地叹着气,用了很长时间才开口说话。

    “我只是在努力接受超出人类理解极限的记忆。”

    “什么?”

    女伯爵没等麦哲伦回答,就把手放在他肩膀上阻止了他。

    “刚好这儿有一点热汤,你可以喝一点。”

    “谢谢。”

    麦哲伦小心地吸着滚烫的肉汤,皱着眉沉默着。

    “我已经学会了那个魔法。”

    “但是……”麦哲伦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皱着眉咽下了一口肉汤,“我还没找到奥西里斯把那块尸体放到了哪里。”

    “不用了。”

    女伯爵笑了,但很快停了下来。

    “你想得到奥西里斯所有的记忆?”

    “那会很有用。”

    “是的,”女伯爵叹了口气,“但是我们没时间了,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次从奥西里斯的记忆中醒来时时间会过去多久。”

    麦哲伦点点头:“但是我们需要找到那块尸体。”

    “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女伯爵站在麦哲伦面前,随手制造出一个小太阳。

    “那个祭礼包含了太多秘密,我从中得到了无数个新的魔法,其中就包括……”海伦让那团金色的光芒升上半空,然后化为一团光雾渐渐消散了,“一个确定透特的尸体在哪儿的小把戏。”

    “那尸体是在?”

    “吉萨的沙漠。”

    “什么?”

    麦哲伦有点意外。

    “和另一块没有被神力遮掩的尸体一起。”

    “骆驼……”

    麦哲伦点点头:“那就意味着……”

    “至少他们知道金字塔是必经之路。”

    “最后一块尸体在那里,复活神明需要的太阳祭坛也在那里。”

    麦哲伦喝完了最后一点肉汤,叹了口气。

    “我已经得到了奥西里斯最秘密的记忆,可那里还是没有你想要的远古时代的真相……”

    “因为神明的记忆太多了。”女伯爵摇摇头,脸上露出了叹息的神色,“他们的寿命漫长到让神明自己都以为自己是不朽的,那漫长的时间中我想要的记忆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灰尘,我还没有愚蠢到相信自己的运气有那么好。”

    “那看上去……我的运气还不错。”

    麦哲伦想起了那团不祥的阴影,那绝不是存在于世上的某种东西,但在记忆中却是真实存在的,就和那个让人发狂的世界一样,超出了人类的认知,却并非虚假。

    “忘记你通过神明的眼睛看到的奇妙景象吧,你需要休息,而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晚安。”

    ……

    “你并没有告诉我,怎样才能完成献祭。”

    骆驼跟着伯爵离开了沙漠,朝着最近的绿洲赶去,他们身后跟着沙盗,天上的太阳让人昏昏欲睡。

    “那要靠我们的盟友,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强大力量,不过他总是变幻莫测,我并不敢说他会完全按照计划行事。”

    “但结果不会超出你的意料,对吗?”

    “他的最终目的与我们有一部分微妙的重合。”

    “但那就意味着献祭会成功吗?”

    “不,”伯爵一脸平淡地说出了这个骆驼非常不想听到的消息,“献祭需要的条件非常苛刻。”

    “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那苛刻的条件到底是什么。”

    “祭品的言灵,高贵的主持者,证明祭品高贵与坚定的某件事。”

    “听上去这并不难,麦哲伦太骄傲,他是最容易掉进言语陷阱的那种人,而不管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他是否高贵,但麦哲伦总是坚定的,比任何人都坚定。”

    骆驼的语气中暗藏着某种黑暗冰冷的东西,就像是从阴暗的洞穴里探出头的毒蛇。

    “我会让麦哲伦看起来高贵又坚定的,那并不算太难。”

    “那我们就离成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