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九章 转舵

    如果一个人将科学视为这世界究极的可知与不可知的集合,一切的源头与归宿,推动着世界本身运转的根本力量,那他总有一天会看到证明科学存在并能看到他的事物。(www.k6uk.com)

    这就是一切迷信的源头,当一个人相信虚无之物时,他总能找到证据,而反对者总是无能为力。

    弗朗西斯毫无疑问看到了科学的笑容,那是一片纯洁而温暖的光芒,让他无所畏惧,只有一片平静的决心。

    黑暗无论因为什么在帆船前面退却了,就像是传说中科学选中的人走入海洋时的场景,永不退却的事物退去了,像所有虔诚的信徒一样,弗朗西斯相信那是因为科学就在他身边。

    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完全正确的想法。

    水手们相信如果有一天海面上的大风对着航行的方向,那是海妈妈在微笑,而如果一片无法穿越的风暴在你眼前后退,那是海妈妈在与恶魔战斗,勇敢向前的水手就能得到那位伟大的母亲的祝福。

    所以帆船几乎没有停留,水手们站在船首像上朝着黑暗扔吃过的空牡蛎壳,一边看着黑暗将其吞噬,一边在汹涌的恐惧中兴奋地大吼大叫。

    虔信者依旧包裹在白色长袍里,除非必要绝不离开船舱,他们不喜欢水手的得过且过,但始终保持着沉默。

    越过三个海岛,他们终于看到了黑暗的巢穴。

    那是一片超出人类想象极限的深沉黑暗,是地狱之门,是无尽深渊。

    每一个曾经站在桅杆顶上看到那片黑暗的水手,都会用同样的语言形容那副景象,他们只是在机械地重复教廷对地狱的描述,根本找不到别的哪怕一个词语。

    他们尚未抵达终点,但帆船停了下来,这一次,他们停留了很久。

    破译符号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他们只是花了很多时间来做准备。

    虔信者与水手们一起一脸严肃地忙碌着,尽管在堪称漫长的时间里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但没有一个人提议出发,而是继续准备着。

    直到有一天,弗朗西斯站在甲板上大吼着召集了所有人。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所有人都沉默着,就好像他们找不到一个词语来回答。

    “我们已经看过这个深渊太多次了,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地狱之门?因为它后面是魔鬼的宝库。”

    弗朗西斯弯下腰低着头,用耳语般的声音说着,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的。

    水手们的眼睛中燃起了火焰。

    “我们的盟友是科学的仆人,他们会保护这艘船,让我们活着见到另一边的景象,听到了吗?”弗朗西斯张开双臂,海潮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海妈妈在叫我们了。”

    海风掠过海面然后突然升起,在千米的高空中,它与来自迷宫的其他气流汇聚,然后加速、扭曲,加入了疯狂致命的湍流。

    在那里,无所不在的科学可以看到这片海域的全貌,一个以高耸的火山岛为中心的圆形迷宫,中间是深浅不一的蓝色海面,水下的暗礁让上面的海域显露出多变到绚烂的清澈蓝色,但那绝不像看上去那么美好,对所有水手而言,都意味着灭顶之灾。就在这蓝色中间,点缀着一连串珍珠般的小岛,而在这串项链正中,是一枚硕大的黑珍珠。

    那是一个深渊,其中的黑暗并不是来自于深度,而是某种更加不祥的事物,收缩在一个标准的圆形之中,以无声的恶意窥伺着所有处于其上的事物。

    然后高空中的一道湍流消失不见了。

    没有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

    “现在的历史学很难确定哪些文明久远到记录了那场大灾难,不过我幸运地找到了一个,孕育了科学的那个。”

    飞艇正在进入阿拉法帝国的领空,得益于天鹅号上的种种魔法器物,麦哲伦享受了一段愉快的旅途,双胞胎也一样,他们已经不再怀疑,而是坚信自己正处于童话之中。

    无论是女伯爵还是麦哲伦都找不到理由说服他们,当他们站在白色的甲板上,看着夜空中璀璨的星辰,风从身边掠过,脚下是无尽的大地,上面零星点缀着灯火。

    没有人能说这样的场景会发生在故事之外。

    但麦哲伦还是会把大部分时间,原本可以用在欣赏船舷边白色云彩,看着地平线上漂亮蓝色的时间,用在和女伯爵的交谈上,他们始终没能得到那个问题的答案,也因此,交谈得以继续下去。

    双胞胎并不喜欢两人的交谈,而且贝蒂小姐和麦哲伦为他们准备的玩具足够消磨时间,所以每次麦哲伦和女伯爵在一起说着遥远古代的大事件,两位小天使都不在一边。

    “那片地方,所谓的应许之地,现在是阿拉法帝国的……公爵领吧?”

    “我有公爵的特赦令,所以你可以把那里当做布列塔尼亚的某个乡下,可以在夏天的时候去度假的那种。”

    “我并不期待这场……旅行。”

    女伯爵笑了:“确实,那太过久远,而且经过了教廷漫长且彻底的破坏,能找到的东西少之又少。”

    她没有再说什么,但麦哲伦知道女伯爵的意思,她已经习惯了去做根本没有人能做到的事情,麦哲伦也一样。

    飞艇开始下降。

    当他们接近地面,麦哲伦和双胞胎才意识到这艘船是多么的优雅与敏捷,它就像一只燕子,无论多么接近障碍,都会在瞬间避开,灵活地像是杂技表演。

    白帆在村落边掠过,必定会引来一群大笑着狂奔的小孩,而当天鹅号掠过碧绿的湖水,掀起的浪花被抛在后面,带着水汽的风环绕着船身前行,就像是一只被惊醒的湖中精灵。

    女伯爵选择的路线在历史中非常有名,那是科学为他的眷族选择的逃亡之路,在这次传奇的远行中,科学留下了教廷建立之前最著名的一次出场。

    “白天时他是云柱……”

    麦哲伦并没有看到科学留下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