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五章 重大突破

    “所以,这是个陷阱?”

    麦哲伦冷笑着站在原地,看着海浪一般的云雾将他包围,却没有任何动作。(wWw.k6uK.cOm)

    “你看,古神科学因为你的叛逆,陷入了致命的疯狂,他不但在找你麻烦这件事上一次又一次地失败,而且彻底失去了理智,亲自降下科学之光,却只是杀死了一个埃芒凯神明,还连累自己陷入了沉睡。”

    “你觉得自己能做到古神做不到的事情?”

    云柱已经近在眼前,那纯白的层峦叠嶂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天顶。

    “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永远想清楚这件事是否有必要,而能否成功大可以放在一边。如果你在我现在的处境上,你会因为成功的希望渺茫就什么都不做吗?”

    “当然,”麦哲伦眼前的一切开始了变化,就像他靠着理智从妖精的幻境中逃脱时那样,“因为希望并非渺茫,而是根本就不存在。”

    “你!”

    科学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荡,麦哲伦眼前的云柱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回到了现实,就站在祭坛上。

    麦哲伦长长地出了口气。

    “你在那里站了很久。”

    女伯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麦哲伦抬起头,却看见了夜空中的漫天繁星。

    “嗯……确实很久。”

    “我想有个消息你也许会想知道。”

    麦哲伦转过身看着女伯爵,然后笑了:“不,先让我告诉你一个消息。”

    “什么?”

    “我知道古神是什么了。”

    “嗯,科学对你真是慷慨,”女伯爵摇摇头,脸上依然没有笑容,“就在刚才你与科学交谈的时候,在西边遥远的海面上,拜科学教消失已久的教团级奇迹再次出现了。”

    “那是什么?”

    “这些奇迹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传送术。”

    ……

    海图消失在了白光中,弗朗西斯注视着这一幕,心中没有一丝兴奋。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在水手面前大笑起来:“朗姆!”

    所有人都心满意足,教廷已经看到了新世界的所在,水手们找到了宝藏,得到了教廷的金币除了弗朗西斯。

    在这座岛上,他们经历了足够多的麻烦,多到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理所当然应该得到想要的东西。

    但结果却并没有如他所愿,就像是科学的一个玩笑。

    当密林中的植物在教廷的奇迹中后退,弗朗西斯无比确信自己就是新的摩西,而那之后,他经历了摩西经历的一切让人看不到一丝希望的艰难险阻。

    在虔信者奇迹的帮助下,抵达山峰的路途一路顺畅,就连树丛下面的岩石都被融化成了平坦的地面,但抵达目的地之后他们才看清楚麦哲伦留下了一道怎么样的难题。

    岛屿中央的山峰那奇异的形状意味着什么,真正登上岩山之后,弗朗西斯才看清楚。

    这座黑色的岩山是中空的,那形状奇特的缺口里面是一片海水,海面下是一座石制建筑,站在缺口边上的水手们能透过清澈的海水看到那熟悉的建筑风格与前几个藏着符号的建筑如出一辙。

    “火山……”

    只有大规模的海底火山喷发才有可能制造出这片海域鬼神莫测的无数浅滩和形状怪异的黑色岩山,以及他们眼前的这片藏在山腹之下的海水。

    这确实是个让人激动的发现,但对解决眼前的难题没有任何帮助,尤其是,教团的奇迹无法让海面下的建筑和其中的海图自己来到弗朗西斯的手中。

    不知是最开始建造这些建筑的人还是麦哲伦,总之有人用一种极端的方法保证了任何想要拿到海图的人无法得到超凡力量的帮助那里被精华乱流笼罩着。

    精华对教廷的奇迹影响很小,但乱流只要制造一点偏差,就能导致无法预知的结果,足以将所有虔信者毁掉。

    本来弗朗西斯已经习惯了在没有奇迹的帮助下越过麦哲伦的陷阱,但这一次,他开始希望能有奇迹帮助自己。

    大副朝着留在船上的水手发信号,让他们搬来绳子,而虔信者们开始准备将海图送走的奇迹。

    “有必要吗?”

    教授站在弗朗西斯身边,看着山峰投下的阴影中水面上的波纹,皱着眉摇头。

    “我们必须成功,”唯一没有加入这个奇迹的虔信者是那位一直在帮助教授破译符号的,“而且这个奇迹的准备需要很长时间,毕竟那是只有缄默者教团才能使用的奇迹。”

    弗朗西斯笑着拍拍教授的肩膀:“我先下去看看,麦哲伦一个人能把航线图放进去,我们有教廷的帮助,就一定可以把它拿出来。”

    说完他就跳了下去,一头扎进了海水。

    海水很凉,弗朗西斯让自己浮在水面上,一边让身体适应这种寒冷,一边透过清澈的海水看着下面的那个建筑。

    那几乎就是前几个海岛上的建筑的放大版复制品,但某种若有若无的气息让弗朗西斯有点在意。之前的所有建筑中都因为精华乱流而没有魔法陷阱,但这一次似乎有所不同。

    站在崖边的虔信者朝弗朗西斯挥手,让一个奇迹保护他的双眼在水下也能视物,并且大大延长憋气的时间,但这在弗朗西斯进入精华乱流的范围之后就会失效。

    不过暂时他不用那么深入。

    弗朗西斯深吸一口气,扎进了水里。

    他像一条鱼一样朝着深处潜去,尽管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但弗朗西斯的身体记得一切,享受着一条鱼回到水里的快乐。

    从水下看去,那个建筑不再摇曳,它的外表是和岩山一样的黑色,结构十分简单,并没有多余的装饰,巨石垒在一起,撑起了中间一根横梁,大门就在方形短的一边中央,中间是一片漆黑,没人知道里面会有什么除了那张海图。

    弗朗西斯小心地掌握着距离,不让自己接近精华乱流,同时试图找到开始的地方。

    “看上去一切都与之前没什么区别……”

    就在弗朗西斯这么想的时候,从未发生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