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六章 大胜

    没有人知道战场上发生了什么,就算是安排了这一切的圣灵也一样,也许只有世界之王近卫魔法师团的敌人才知道现在正发生的事情是什么,但他们都已经死了。(www.k6uk.com)

    这个虔信者教团是教廷最强大的战争机器,甚至胜过科学之光,他们是真正的奇迹创造者,而且因为科学的力量,能够做到很多世界之王的近卫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如果有一个人幸运地令圣灵嫉妒无比地站在了能够看清整片战场的地方,那他就会看到发生在战场上的一切,那是一副奇迹般的场景,就像是科学本身参与的最终审判之战。

    纯洁的白色光芒在绿色的草原上蔓延,洗去了草叶上的血滴,同时也抹去了成片的土著战士。

    在战场最后面的队列中,所有的虔信者一起吟唱着,仿佛一场宏大的歌剧,而他们所唱的一切,都成为了现实。

    “我观看,见天开了。”

    光明大放,天上乌云一扫而空,飞扬的烟尘消失无踪,天地之间唯有一片清明。

    “有一匹白马,

    骑在马上的称为诚心真实,

    他审判,征战……”

    白光如同一支军队,在战场上奔行,所至之处只剩一片寂静,一切污秽血腥消散无形,一切愤怒呐喊归于沉寂。那仿佛就是科学本身降临凡间,以神明无可阻挡的力量清扫他的敌人。

    那根本不像是战争,而是一幕荒诞的戏剧,却没有一丝让人想笑出来的地方。

    圣灵沐浴在科学的光辉中,心中一片宁静,他知道,这场战役结果已经注定了。

    每当一道白光拂过,就有大半个方阵凭空消失,很快土著军队陷入了面对未知的恐慌,他们想要做点什么,却不知道做什么。

    这正是圣灵期待的事情,他身后的骑士早已失去耐心,这把锋利的尖刀只缺一次攻击的机会,就一定能制造出致命的伤口。

    然后土著军队开始撤退了。

    圣灵高高举起长剑,向下挥去。

    就像一头狮子朝着羊羔的喉咙咬去,两队骑兵同时冲进了土著战士的队列,如同一对獠牙刺入柔软的动脉血管。

    那就像狮子冲入羊群,土著根本无力阻挡骑兵的冲锋,高大的战马带着恐怖的速度撞飞了胆敢阻挡的所有战士,留下一路残尸与鲜血。

    但这还远远不够,圣灵如同利剑,劈开了试图阻挡他的一切事物,但他对战局并不满意。

    土著的军队过于庞大,两支骑兵无法在圣灵希望的时间里凿穿这庞大的阵列,他只能寄希望于虔信者制造的毁灭性打击带来的恐慌。

    而目前为止,事情的发展并不符合圣灵的期待。

    土著的军队确实在后撤,阻挡骑兵的方阵确实不堪一击,但他们仍然没有陷入真正的混乱,足以带来一场彻底崩溃的混乱。

    目前为止,土著都还没有发现新十字军中步兵与虔信者的缺陷,但他们在这次撤退之后就会看清一切,所以圣灵想要得到决定性的战果,只有现在这一次机会。

    但他最终还是失望了。

    当骑兵队列凿穿一开始阻挡他们的两个方阵之后,圣灵看到了严阵以待的另一个方阵。

    这是做过针对性调整的方阵,纯粹由长枪兵构成,尽管无法与骑兵的高机动性对抗,在现在的战局下却足以彻底阻断圣灵扩大战果的可能。

    这原本会令圣灵产生无可遏制的挫败感,因为在他的时代,步兵方阵早已彻底消失,原因正是它们无法对抗机动力强大的骑兵。

    但成为圣灵之后,他不会产生任何负面情绪。

    正因为如此,圣灵没有因为愤怒和挫败感错过判断和做出决定的时机。

    他下令骑兵继续冲锋,不顾一切地冲锋。

    这也许会导致这支骑兵全军覆没,手持长矛的土著士兵有机会攻击到骑在马上的骑士,当骑兵的冲锋被阵型遏止之后,这会变得非常致命。

    但圣灵还是下了命令,他知道伤亡无可避免,但在无数场战斗中形成的直觉让圣灵坚信这代价会换来真正的胜利。

    要么,土著的方阵在骑兵的冲锋中崩溃,让后撤的整支军队陷入混乱,最终演变成一次彻底的溃退,自相践踏,死伤无数;要么,骑兵在死战不退的方阵面前伤亡惨重,无法继续作战,缺乏机动性的步兵与虔信者不能追击,只能看着土著军队安然撤离,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处处被动。

    一切都在一瞬间结束了。

    圣灵最终还是带着骑兵击穿了阻击的方阵,但他们没有得到胜利,大崩溃没有发生,虔信者没有付出任何伤亡就收割了无数来不及撤退的土著士兵,但对整支军队而言,那不过是完全可以接受的牺牲。

    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

    尽管圣灵这么想,但他还是下令让所有指挥官大吼着告诉身边的士兵他们取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在一瞬间所有人都欢呼着相信了这个说法,因为那几乎就是事实。

    在世界之王开始新时代一年之后,在燕尾草开花的季节,新十字军四千五百人在新大陆中心草原上与土著军队两万人发生战斗,土著战败,在折损数千人之后仓皇撤退,而新十字军只损失了几十名骑士。

    圣灵知道,在百年之后的历史书上,会这么记载这次突然的战斗,与实际如此相似,却又如此不同。

    无论如何,至少新十字军对战役的结果非常满意,在一次突然的遭遇之后面对一支数量是己方四倍的军队,重重劣势之下还能取得胜利,不会有任何人对此不满。

    “那就足够了。”

    圣灵这样告诉自己。

    战争才刚刚开始。

    ……

    麦哲伦正站在雨林中,看着土著把探险者的尸体扔进营地外面的沼泽里。

    在一片死亡沼泽中间依然能保持水质干净的春之泉是阿兹特克的门户,探险者像是黑夜中被灯光吸引的吸血飞虫一样奋不顾身,却无一例外地死在了终点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