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章 显眼

    “很显眼是吧?”

    麦哲伦并没有明说显眼指的是什么,但血蹄明白他的意思。(www.k6uk.com)

    “现在这种时候,黑头发几乎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毕竟能够来到这里的龙之民终归是少数。”

    “那位魔族王子想找女伯爵的麻烦?”

    血蹄不安地环顾四周,他的担心纯属多余,这里四处开阔,周围如果有人,他们一眼就能看到。

    “他说他喜欢真正勇敢又智慧的高贵淑女,准备向女伯爵求婚。”

    麦哲伦看着血蹄一脸的一本正经和眼底的真诚,心里升起一种微妙的荒谬感。

    女伯爵确实符合这个标准,但是这位龙之国的贵族也太过热情,完全不符合人们对龙之国的感官。

    在已知世界中,关于龙之国的记载流传最广是一位威尼斯商人的笔记,他笔下的魔族与西方的理想式国王没什么不同,龙之国与弗兰西布列塔尼亚之类最大的不同则是某种模糊的矜持与文艺式的含蓄。

    这位魔族贵族倒是完全符合魔族的形象,但却完全违背了龙之国的形象。

    不过既然血蹄说的是真的,那让两者不要想见就是非常有必要的了。麦哲伦不由自主地开始感谢起血蹄,至于那位真正知道这件事情并让血蹄这么做的大人物,麦哲伦完全不觉得他安了什么好心,所以并没有感激之情。

    “放心,我们来到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考古挖掘,”麦哲伦有点担心血蹄知不知道考古挖掘是什么意思,不过后者的表现证明这担心是多余的,“早一天挖掘结束,我们就早一天离开。”

    麦哲伦很高兴看到血蹄露出了看到希望的表情,于是他加了一把火:“我们结束这儿的事情之后,就会马上离开,坐女伯爵的大沙船,在沙漠上一天可以走出骆驼走十天的路程,魔族永远别想追上我们。”

    “这儿的挖掘很快就能结束,”血蹄郑重地点头,他并不是单纯地出于冲动这么说,而是有着自己的计划,“只要那几件秘宝像你说的一样可以重复使用。”

    “当然,那是女伯爵的赏赐。”

    ……

    女伯爵在街道上走着。

    她穿着一身宽大的男式长袍,用缠头包着头发,以简单的化妆改变脸部轮廓,用魔法伪造了喉结。

    之所以让麦哲伦留在工地,是为了让他缠住血蹄,那个公牛人明显更担心麦哲伦显眼的龙之民长相。

    从一开始女伯爵和麦哲伦就没有相信血蹄,那并不是因为什么其他的理由,单纯地只是因为他们不会相信这里的任何人。

    所以尽管血蹄并没有说谎,他们还是决定自己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伯爵绕过一个街角,目光掠过在一个商铺门口站着的守卫,然后走进了一个卖丝绸的铺子。

    在她经过的所有路口,都有守卫看守,整座城市就像开始转动的机器,一张庞大的网络展开,而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某位大人物的安全。

    女伯爵自嘲地笑了:“那个人可不是你。”

    丝绸店的老板是个中年男人,看上去很精神,他看到女伯爵进来,就笑着迎了上来,嘴里急忙开始夸赞自己的货物。

    “我要那个刚到城里的魔族大人物穿的衣服,要一模一样。”

    女伯爵天生高贵,尽管她并不擅长做男人,但说一不二,威严自然流露。

    商人连忙露出标准的微笑,久经考验,热情但不令人生厌,矜持但不显疏远,真诚,闪亮。

    “这里,纯丝,价格是它十倍重量的黄金,来自遥远东方,令人迷醉的光彩,在龙之国剪裁之后越过漫长的时间与无数风雨……”

    男人举着丝绸长袍给女伯爵看,这是一件白色丝绸长袍,样式新鲜却不让人觉得怪异,有着华丽繁复却又清新自然的暗纹,上面的图案极尽华丽,绣工堪称巧夺天工。

    “确实很漂亮,”女伯爵只用一句话就让老板开始浑身冒冷汗,“但我说过,我要那个魔族大人物穿的样式,龙之国的王子,真正的东方来客。”

    “整座城市里没有哪家店里有那位大人的衣服样式……”老板无奈地放弃了,世界上总是会有些人比所有人都聪明,“但这件,是巴格达最漂亮的丝绸衣服,是阿拉法最漂亮的!”

    “世上人人各有各自觉得漂亮的东西,”女伯爵没有掩饰她的失望,“但我要的不是漂亮。”

    她转身走出了丝绸店。

    “你可以去城东的大铺!”当女伯爵走出门时,老板突然在她身后喊道,“那个魔族的王子喜欢去那里!”

    ……

    守卫开始变得密集起来。

    女伯爵平静地绕过拥挤的行人,站在一个街道路边。

    这是所谓的“大铺”所在的街道,这个豪华的商铺占据了整条街道,门前彩色的布匹挂在街道上空,阳光透下来,色彩斑斓。

    这里就是守卫最密集的地方了,不仅有站在街角的,还有扮作路人巡逻的。

    女伯爵像是普通的行人一样驻足,抬头看着彩色的布匹。

    然后她走过了商铺的大门。

    那里面有一群人正在闲逛。

    仿佛是某种微妙的直觉,或者单纯出于偶然,女伯爵转脸看了门中一眼。

    她看到了一个魔族。

    那是个高大的青年男人,五官怪异,赤眉,光头,一根细细的黑色鞭子从脑后垂下,缠在脖子上,尾端挂着一块白色玉坠,身穿火红丝绸长袍,上面以黑色绣着一只怪异的四足野兽。

    与此同时,那魔族也抬起头,看到了女伯爵。

    那个瞬间,他的目光仿佛一口灌满火油的深井被扔进了一只火把,亮得令人无法直视。

    “好!”

    尽管口音怪异,但这个魔族的话带着某种令人振奋的力量,他只说了一个字就让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他身上。

    “等等!”

    女伯爵知道自己太不谨慎了,但这确实只是个意外,没人能想到,只是一道目光就能引起这个魔族的注意。

    这是个不小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