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三章 场外干扰

    很难说,是女神的话激怒了怪物,还是说,它本来就已经失去了耐心,这个金属造物彻底放开了所有顾忌。(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它比所有人以为的都更加强大。

    伊西塔尔早有准备,但她还是陷入了彻底的无力之中。

    当女神孤注一掷地放弃长矛,把它像标枪一样射向怪物,结果却只是被轻松躲过。当女神高举右手,以足以令圆塔崩塌的恐怖魔法攻击,结果却是那道精华的闪电在怪物的手中变成了一道无害的闪光,悄然湮灭,甚至连一丝声响都没有。

    伊西塔尔像是真正的魔法之神一样,随意地向怪物倾泄着魔法,伴随着令人目眩的闪光和恐怖的巨响,到处都是被强大的力量击飞的碎石,抬手、踢脚,甚至一个眼神,都会让一道恐怖的魔法产生。

    但这一切都无功而返。

    怪物像是一条支起上半身跳舞的眼镜蛇,柔软,灵活,它几乎躲开了所有攻击,而没有躲过的那几次,怪物轻描淡写地把魔法捏成了夺目但无用的背景。

    然后怪物用一次违反常理的攻击终结了伊西塔尔的攻击,它的银色长发像是群蛇一半抬起,刺向女神正朝着怪物攻击的右手。

    伴随着一声怒吼,金色的血液滴在了石板上。

    伊西塔尔没有浪费珍贵的神血,她握紧右手,伴随着无声的献祭,一道血红的闪光从指间窜出。

    怪物第一次受伤了。

    伤口从它正准备攻击女神的右手开始,沿着胳膊向上,所经之处留下一道绽裂的沟渠,银色的液体从中喷涌而出。

    怪物发出了一声咆哮。

    这一次恐怖的力量将塔顶的大坑再次扩大,但伊西塔尔早有准备,她放弃了所有防御,闪电般抬起右手,把血红的魔法按进了怪物嘴里。

    世界仿佛终于平静了下来。

    女神后退两步,她太过专注,甚至没有发现自己脚下的一块碎石,差点狼狈地摔倒。

    怪物站在原地无声地挣扎着,一道光芒从它的皮肤下面透出,照亮了银色无暇的脸和那对宝石,幽蓝深处浮现出一丝鲜红。

    这一切终结于寂静无声的爆发,光芒终于散去,怪物似乎安然无恙。

    至少看上去确实如此。

    然后怪物张开双臂。

    它的银发开始动了,不过这次不像是蛇,而是刀刃。

    女神被刺穿了。

    她受了非常严重的伤,不过伊西塔尔还是松了口气,因为原本可能被利刃彻底杀死的麦哲伦活了下来。

    这个失去意识,躺在战场边缘的伤员无力躲开这次无差别攻击,当怪物的银发伸长,组成一个螺旋桨一般的利刃,转动着削去一块地面时,麦哲伦原本应该死在这次攻击之下。

    他的运气不错。

    “赶上了……”

    女神似乎就这么简单地被彻底击溃了,她瘫倒在地,金色的血液如同流水般在石板上蔓延。

    只有在这时候,伊西塔尔看上去才像是故事中美丽任性,会抱着父亲的膝盖哭泣的晨星。

    “还给你,”女神痛苦地喘息着,每说一个音节,她的伤口都会传来一阵痉挛,“你想要什么都行,我给你。”

    怪物原本正准备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不过女神的话打断了它,最终,这有着完美外表的野兽安静地收起了利刃,走到了伊西塔尔面前。

    那副场景看上去有点可笑,就算是无力地倒在地上,伊西塔尔也比站着的怪物高,女神无力的样子更助长了这种怪异的气氛。

    不过女神并没有笑。

    “拿走吧,”伊西塔尔朝着怪物伸出手,“无论你想要什么。”

    怪物最终停在了女神面前,然后一道光芒从伊西塔尔指尖飞出,流进了它的双眼。

    “但我不保证你能得到想要的。”

    伊西塔尔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苦笑。

    怪物摇晃着后退,它像是被某种无形的东西夺去了全部力量,最后无力地倒在地上。

    金属退去了。

    女伯爵站了起来。

    她走向女神,一边从怀中掏出药瓶。

    “你想干什么?”

    伊西塔尔无力地躺在地上,看着女伯爵来到麦哲伦身边,开始包扎他身上的恐怖伤口。

    “我想你已经注意到了……”

    “是的,魔法对这个人没有任何作用,”女伯爵打断了女神,“你的伤口很严重,最好不要说话。”

    塔顶重归寂静,很快,女伯爵站了起来。

    她来到伊西塔尔身边,看着她侧腹严重的伤口。

    “没有那个凡人能够治愈神明的伤势,”女神吃力地说着,“不过我的伤口很快就会好。”

    “我看到匹各往花园那边去了。”

    女伯爵看着女神的眼睛,揣度着智慧女神的力量,然后几乎只用了一个瞬间,伊西塔尔就明白了海伦的意思。

    “那样看来,我的时间不多了。”

    匹各将会破坏魔法阵,那时,伊西塔尔将会消失在虚空之中。

    “尽管我对麦哲伦是谁有了新的疑问,”女伯爵没有浪费时间,“不过从一开始我的问题就只有一个。”

    “那个改变了世界存在本身的大事件,就是精华的出现,就是我的诞生,是那个怪物的降临。”

    伊西塔尔笑着说出了答案。

    “以前一定有不少神明想告诉你答案,却无法解释清楚对吧?”

    “是的。”

    得到了追寻已久的答案,女伯爵心中却没有那么兴奋,她对这个结论早有猜测,现在也只不过是最终确定了而已。

    “那么接下来就是你无法理解的部分了,”伊西塔尔痛苦地停了一下,粗重地喘息几声,“精华不是最重要的,它的存在只是世界存在方式改变带来的外在表现。而那个怪物,它才是一切的本源,我也是在它降临之后诞生的。”

    “它是什么?”

    “当你明白世界的本质之后就会明白它是什么。那是偶然与必然的天平上一块过重的砝码,我们这些神明希望这个天平维持平衡,但它的出现让所有神明都失败了。”

    女伯爵皱着眉摇摇头,她听不懂伊西塔尔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