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章 火中取栗

    麦哲伦只用了一瞬间就来到了白公子原本所在的位置,然后他发现白公子将这段距离视为安全不是毫无理由他们之间的距离并没有缩短。(www.k6uk.com)

    那让麦哲伦想起了白公子最开始显现的惊人速度,如果她想离开,没人能留下她。

    最后深深地看了麦哲伦一眼,仿佛要把他的脸刻进心里,白公子转身离开了。

    麦哲伦在小城的屋顶上久久地狂奔,却最终还是没能找到那个穿白衣的女人。

    ……

    墨一在济水之南的一座小城中休息。

    他刚刚从船上下来,昨天日夜兼程,换四匹马,走过八百里路,尽管墨一自己并不那么需要休息,不过下一匹马还没到,而且他还有些事情要问。

    这是路边一座小店,茅草房里面一个老人卖些粗茶,虽然不好喝,却胜在解渴。

    很快一个樵夫走了进了。

    “钜子。”

    那樵夫恭敬地向墨一行了一礼,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起粗瓷的茶碗牛饮一气。

    “门下弟子都撒出去了,我还拜托了长春教,纵横,江湖豪客,到现在还没音讯。”

    “江南有龙气。”墨一敞开胸襟,用衣服扇着风,汗水从他胸前留下,“但飘渺不定,没有人气,倒像是有大蛇化龙。”

    “可是……”樵夫有些迷茫,龙极为罕有,甚至数百年方能一见,但钦天监所言的龙又不像是非人,“龙归沧海,它会北上?”

    “云从龙,如果非人,便是天灾,”墨一粗声粗气地说着,叹了口气,“不能置之不理,我得走一趟。”

    “钜子……”樵夫犹豫了一下,“是要屠龙吗?”

    “逐之可也。”

    墨一站了起来,他的休息结束了。

    一个瘦小的男人牵着一匹高大的黑马来到了小小茶铺门前,那马极为高大雄俊,让男人看上去就像是个瘦猴子。

    “将消息放出去。”

    “可儒家……”

    “百姓无辜,此事越快越好。”

    墨一没有再说什么,扬鞭上路了。

    ……

    “墨一说江南有龙气?”

    六皇子府中,元青正在书房议事。

    这是个非常大的房间,中间摆着沙盘,墙壁上挂着地图,看上去像是中军大帐,不过隔着一道书架,另一边是文房四宝梅兰竹菊,倒也不怕儒家弟子抱怨。

    当然,谁都知道,六皇子元青总是喜欢呆在沙盘旁边,俯瞰锦绣山河。

    离墨一在济水之南与墨家子弟交谈只不过过去一天而已,他的话就已经传回了六皇子府,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元青因此又高看了兵家一眼。

    这都是出自他元青身边的一位兵家弟子,项武的手笔。

    “自京城到江南,不过两条道路而已,一者至金陵渡江,至沧海荒岸,一路至武昌,入云梦泽。”项武在沙盘边走动着,手指一路自北向南,“墨一在张城过济水,那就是走的去武昌一路,大泽舞龙蛇,想来化龙之事不是虚言,而且必定是在云梦泽。”

    “好好好!”元青连说了三个好字,他的心情确实非常不错,“此次若能抢在别人之前找到那龙,我便保你到兵部,只要有战事,便可领兵。”

    项武冷淡地点点头,抱拳行礼。

    元青没有在意项武的态度,有能力的人多半骄傲,但无论多骄傲的人,都无法抵挡诱惑。总有一天,这个兵家弟子会收起他的冷淡,在元青面前露出谄媚的笑容。

    六皇子对房间里的人点点头,然后转身走进了书房的另一边。

    郑业已经等他很久了。

    “刘坚已经出城南下。”

    “哼!”元青冷哼了一声,“太子从来当他们是狗……”

    “恐怕他们是想屠龙。”

    六皇子用诧异的眼神看着郑业。

    这个人不会骗他。身为吏部侍郎,实际上的吏部掌控者礼部尚书按旧制只能是魔族,现在是元青兼任,六皇子最倚重的大将,郑业常常被人讥笑趋炎附势,却很少有人说他轻浮妄言。

    这不是个好消息。

    “屠龙?”

    “昨天我夜读有感,圣道剑出世了。”

    “什么?”

    元青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郑业淡然地低头,看着极品官窑茶杯中碧绿的茶水,仿佛完全沉浸其中了。

    过了很久,六皇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圣道剑真如传言所说?”

    “儒家弟子无力对抗,百家弟子之中,恐怕也只有墨一能抵挡。”

    “墨一莽夫,难为我所用。”

    元青紧皱着眉头,他又一次感受到了令他最难忍受的愤怒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为他效力,当他用人之时却还是找不到可用之人?

    “唯有魔族高手,才能与之相抗。”

    元青笑了起来。

    这就是郑业啊,六皇子心中想着,永远忠于他,永远能找到办法。

    “父皇赐我随身的大内高手,有一个足够吗?”

    “魔族不受圣道剑压制,那所虑者不过刘坚,最多加上几个八从,足够了。”

    “我让丙一南下,”元青犹豫了一下,“项武一起去。”

    郑业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要元青下了决心,他几乎不会再提任何建议。

    “三哥认识孔家的人?”

    终于来了。

    从一开始郑业就在等待元青说出这句话。

    儒家已经在这场夺珠局中占据了绝对优势,如果局势有变,儒家是不是会失去这优势?

    所有的儒家弟子都如芒刺在背,包括郑业所以他连夜拜访了沈正,甚至不惜被元青怀疑。

    沈正给了他一个危险的提议。

    当那句话从郑业心中流过,他再一次不寒而栗。

    “全力支持太子,逼迫诸皇子联合,儒家在后,占据其位。”

    这是火中取栗。

    但如果沈正的谋划成功,儒家将立于不败之地。

    就算现在,郑业仍然惊讶于自己会被沈正说服。

    “三皇子与太学生友善,”郑业收起了纷乱的思绪,老老实实地回答元青的问题,“曾经收集孔林碑文行刊,因而得三贤之一的衍圣公赞许。”

    “衍圣公,足够了,”元青来回走着,点了点头,“走,我去看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