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四章 父与子

    “看紧城门,进出都不阻拦,”王保保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他曾经在大蛇离开的时候以为自己彻底失败了,但现在,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让官差回来,城中一切依旧。(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好。”

    尽管心中充满了疑惑,王三依然什么都没有问,他径直朝着门外走去,城中有很多官差还在等待命令。

    “滚吧。”

    王保保挥挥手,无视了房间中无地自容的儒家弟子,自顾自地离开了。

    回到他的房间,王保保从床边柜子中取出一根细细的碧绿线香,然后叫来五个御前侍卫,一起离开了官衙。

    雨水清洗过的街道上行走着几个悠闲的行人,他们似乎只是在天崩地裂般的一天之后享受久违的温暖阳光,雨后的晴空格外清澈蔚蓝,整座城市都显得格外干净。

    在王保保面前,一条细细的红色丝线从碧绿线香顶上升起,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飘向他的左前方,消失在一个拐角后面。

    这是察汗为王保保准备的,可以寻找龙的踪迹,是钦天监不为人知的秘药之一。

    就在昨天的时候,王保保还觉得自己永远不会需要点燃它,但现在,他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忘记线香被放在哪里。

    这细细的红线,将带着他找到自己的目标,那个比白公子更强的剑客,杀死两个魔族的凶手,那条预言中的龙。

    而在两条街道之外,坐在茶楼上的麦哲伦看着自己眼前的红色丝线,抬起了头。

    这条丝线来自楼下,在麦哲伦能看到的地方,丝线消失在街道拐角,然后又在两个宅院的中间出现,一直延伸到遥远的某个地方。

    他不喜欢那丝线带来的味道。

    不过麦哲伦还是留在了原地,他知道有人将顺着丝线来到自己面前。

    丝线的另一头,王保保加快了脚步,丝线并没有动,那就代表着他的目标没有移动,这是难得的机会。

    绕过三个拐角,走过两条街道,终于,王保保看到了丝线的终点。

    那是一个茶楼的二楼,在街道上看不到里面坐着什么人,王保保只知道,那是他最想见到的人。

    他转身,一只脚踏进了茶楼的大门。

    然后王保保停了下来。

    因为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少爷!老爷出事了!”

    王保保的心突然开始狂跳起来。

    “什么?”

    “老爷……”

    “闭嘴!”

    王保保阻止了因为见到他激动得哭出来的家仆,对身边的一个御前侍卫摆摆手:“去牵马车。”

    在装饰豪华舒适宽敞的六马大车里,家仆终于有机会说出他想说的话。

    “老爷被下狱了,陛下的圣旨,三天前。”

    那是王保保带着六个御前侍卫离开京城的两天后。

    王保保心中充满了茫然,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察汗,皇帝从小长大的朋友,到底为什么会让皇帝如此生气。

    有那么一瞬间,王保保觉得自己身处午夜的草原,黑暗中只有风吹过草叶的声音,和隐隐约约的野兽喘息声。

    他身边隐藏着无数可能,但每一个可能都指向不祥的阴影。

    “桥车。”

    王保保归心似箭,他没心情多说一个字,尽管桥车风驰电掣,但这一天一夜中王保保依然度日如年。

    当王保保在京城南门外走下桥车,一个宦官已经在等他了。

    “我要见我父亲。”

    那是个生面孔,王保保预想中最坏的事情正在一件件变成现实,他像是一头落进陷阱的野兽,开始展露出疯狂的攻击**。

    “跟我来。”

    宦官点点头,转身朝城门走去。

    王保保愣了一下。

    这比他想象中最好的可能都好,一切都变得难以琢磨起来,那就像是沉在水底的生铁突然浮起,清澈的湖水陷入了浑浊不清的泥沙翻涌。

    眼前是熟悉又陌生的街道,路上没有行人,王保保觉得自己正走向另一个世界,一个不知道是好是坏,只是陌生得不真实的世界。

    这一切在天牢中戛然而止。

    察汗还是王保保熟悉的那个父亲。

    但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有说。

    从察汗看到王保保,直到王保保离开,两人只是长久地沉默着,一个字都没有说,就在这寂静中,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要见陛下。”

    阳光中没有一丝温度,王保保没有在宦官的脸上见到任何他预计中的表情。

    “此间事了,告辞。”

    宦官自顾自地离开了。

    王保保看着那个背影,开始重新审视他原本以为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他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皇帝擅长这件事情,他不喜欢让别人猜到自己的想法,因此总是把自己真正的目的隐藏起来。

    九龙夺珠的乱局就是最好的证明。

    王保保最终还是放弃了,猜测皇帝的想法注定只是白费力气。

    他来到了皇城。

    世界在荒诞上的边界又一次朝着某个诡异的方向拓宽了。

    王保保十分顺利地见到了皇帝。

    他把一切疑惑与猜测都抛到脑后,跪在了地上。

    “我愿意代父受过,只求让他安享天年。”

    皇帝狂怒着站了起来。

    他就像一头来回踱步的雄狮,随时会把能看到的一切撕成碎片。就算低着头,王保保也能感受到黄金血脉的强大力量在跳动,他甚至嗅到了燃血的血腥味道。

    王保保无法理解皇帝突然的怒火,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皇帝会做什么,他只知道,一切都完了。

    “滚!”

    一种来自本能的恐惧推着思绪一片空白的王保保走出了大殿。

    当他用机械而缓慢的步伐穿越空旷的广场,察汗已经死去这个念头像是潮水,一次又一次地将王保保的理智洗刷一空。

    然后在皇城的大门口,他见到了察汗。

    因为极度的惊讶,王保保甚至没有感受到一丝喜悦。

    “你救了我,”察汗像是失去了一切,只剩下身为父亲的身份,“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你。”

    王保保在脸上挤出一个干瘪的笑容。

    然后察汗在他耳边说:“太子被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