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二章 灾难

    人群陷入了混乱。(wWw.k6uK.cOm)

    很快有人注意到了这些高举武器一脸杀气的男人,他们和其他一头雾水的人挤在一起,当一部分人拼了命想要跑起来的时候,混乱就开始加剧,扩散。

    道路消失了,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人,他们挡在墨一前面,甚至挤到他身边。

    这场狂风般的追逐突然变得缓慢下来,所有人都像是陷入了泥潭。

    张泰和八从原本欣喜若狂地接近了墨一三人,却很快发现这咫尺就是天涯,混乱的人群将他们与三人隔开,仿佛天堑。

    这像是一张渔网,越是挣扎,就缠得越紧,很快追与逃的所有人都发现,他们越是努力地想要挣脱人群,就越是被人群紧紧地包围。

    然后张泰跳了起来,他爬上了街边支撑花灯的架子,这是个奢侈的节日用品,那位富豪在这个庞然大物上花费了不少金钱,让它巍峨壮丽,美轮美奂。

    八从如影随形,他们在竹竿上奔跑,时不时低头躲过挂在竹竿上的花灯,或者干脆一剑将其劈碎,这有点麻烦,不过比起墨一三人在人群中挣扎,实在好过太多。

    墨一看着追逐者接近,却没有学他们跳上架子,他开始放声大喊。

    “别急!走!”

    墨家钜子靠着一个人的声音压下了混乱中无数人的声音,但这个奇迹无法让他的目的达成。

    混乱仍在持续,没有人像他说的一样成功离开。

    然后墨一真正恐惧的事情发生了。

    一盏花灯燃烧起来,火势几乎在瞬间蔓延到了整个架子,将华丽的花灯烧成一个巨大的火炬。

    然后那火炬开始向人群倾倒下去。

    那就像一棵巨树在狂风中不堪重负地倒下,让人分不清太快还是太慢。

    但最终,火炬还是砸在了人群之中。

    追逐戛然而止。

    无论是逃亡者还是追猎者,现在都是在即将死亡的受灾者。

    哀嚎声响彻天际。

    ……

    摘星楼。

    这座不高的小楼位于京城外的西山之上,是钦天监司镜所在的地方,因而得到了这个与它十分不相配的名字。不过这里山清水秀,遗世而独立,确实有几分出尘之气。

    皇帝正坐在楼上,看着眼前的棋盘沉思。

    棋盘上黑白子纠缠不清,局势一片混沌,争斗不休。

    “何解?”

    坐在皇帝对面的兀古都低着头,闭着眼睛,仿佛在梦中说话一样,漫不经心地吐出几个字:“不下了……”

    皇帝皱着眉头算着棋路,他一次次将手指伸进匣子,却又在碰到白玉的棋子之后缩回来。

    “取势还是取地?”

    兀古都似乎真的睡着了,这次他连一个字都没有说。

    皇帝终于拈起了一枚棋子,不过最终,他又把棋子扔进了匣子。

    “不下了。”

    “陛下,既然我已经认负,又为什么非要下下去呢?”

    “我看不出你输在哪里。”

    “正因为我看不出怎样才能赢,所以才认负啊。”

    兀古都一脸无奈地站起来,自顾自地下楼,沿着山间小道,朝林间走去。

    皇帝站在楼上看着兀古都的背影,沉默着摇摇头。

    “我去吃饭了,”背对着皇帝,这个老得像是缩成了侏儒的老人摆摆手,“你回去吧,这里没你能吃的。”

    ……

    万寿节过后的第一次朝会,空气中弥漫着不安的气息。

    沈正第一次有了一种不堪重负的感觉,他心力憔悴,就在万寿节过后,似乎所有的坏消息都一起涌来,让他不由自主地开始怀疑自己。

    但依然,儒家第一依旧如常。

    宦官宣布朝会开始,百官入殿,分列左右,皇帝这才抬起头。

    他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他的心情确实差到了极点。

    “今日无所议者,无事则退朝。”

    听到宦官说出这句话,沈正长长地松了口气。这样再好不过了,什么都不会发生,还有时间,一切都可以挽回。

    然后一个声音让沈正的心沉了下去,一直落进黑暗的深渊。

    “江南有报,废耕为牧至今未有寸进……”

    那是六皇子,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亲自上阵了。

    沈正终于放弃了一切幻想,他抬起头看着皇帝,这个似乎永远都不会显露软弱的男人脸上带着没人能够看清的表情,就像是沈行中眼前纷乱的未来。

    “主事者不力,请惩之。”

    元青说完,所有人的目光转向了皇帝,但在他的脸上,什么都没有。

    宦官转过身,准备开口宣布退朝了,但就在那时,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金陵有报,江南行辕废耕为牧主事者前几日被刺杀了。”

    这次是太子。

    看上去,他并没有被察汗的离开影响太多,不过太子说话的方式有了一点变化。

    “江南废耕为牧之事不力,实非主事者懈怠,而是刁民不识好歹!”

    太子的垂死挣扎令所有人意外地有力,毕竟江南行辕的一个主事,算得上有数的高官了,他被刺杀的消息居然是在这个场合被太子说出来,实在让人不得不多想一想。

    而只要有人想一想,他就会发现,消息是被六皇子的人压下来的。

    不过沈正反而如释重负,无论如何,总算不再是六皇子的独角戏了。

    但现实又一次狠狠地让所有人惊讶了一下。

    “王保保在武昌肆意妄为,他在城中时武昌总督与荆州将军被杀,至今悬而未决,”说话的人是三皇子,他看上去正沉浸在正义的愤怒之中,“请彻查此案。”

    所有人都突然开始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

    尽管弥漫着诡异的气氛,不过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似乎是之前无数次纠缠的重现。

    接下来站出来的是四皇子。

    “万寿节时,有人在街上争斗,花灯倾倒,行人死伤无数,更有甚者,救治不力,武昌城中没有一家药铺开门,敢问此事与刺杀又有何关联?”

    沈正甚至都没有感到讶异与失望,尽管这是长久以来对儒家最危险的攻击,但还远远比不上元青的自以为是危险。

    而现在,六皇子看上去完全没有放弃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