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五章 畏惧

    沈正领命而去。(www.k6uk.com)

    在他身后,六皇子转身看着身边的魔族心腹们,嗓音低沉。

    “告诉我的兄弟们,元黄不死,我们谁也活不了,还有……”

    元青深深地吸了口气。

    这是他最后的办法,只是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

    “让帖木儿领大军回京,记住,八十万边军,一万八千魔族中军,一个都不能少!”

    元青身边的人愣了一下。

    这是可能让帝国崩溃的举动,魔族本身就是来自堕天门,对那个无尽深渊中会出现怎样的灾祸格外清楚,因此陈兵在北,日夜戒备,如果这支大军南下时堕天门有变,那就是五十年前的变故重演,只不过这次魔族就成了当年被追杀驱赶的一方。

    “去!”

    “是!”

    众人狂奔而去,只剩下几个侍卫留在元青身边保护他。

    六皇子深深地吸了口气。

    他没能把那口气吐出来。

    他死了。

    六皇子的侍卫们惊讶地看着四周,然后也悄无声息地死在了原地。

    一片寂静。

    脚步声响起,然后消失了。

    夜色缓缓降临,以深沉的黑色掩盖了黄金血脉的尸体,血液看上去是纯粹的黑,在地上无声蔓延。

    ……

    “老六死了。”

    废太子元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快知道元青死去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找三皇子。

    也许那是纯粹的偶然。

    元白的府邸和元青的六皇子府在同一条街上,晚上朝会结束后,他们一起回府,原本元白在前,两人并没有遇见。

    晚上的时候,元白心神不宁,虽然元黄一直敬重他,不会把他怎样,但原本囊中之物落于他人之手,终究令人不甘,所以废太子准备找同病相怜的六皇子发发牢骚。

    只是他没想到,见到元青时,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三皇子被吓坏了。

    那个消息本就足够恐怖,而三皇子几近崩溃的表现更是雪上加霜。

    元白也要被吓坏了。

    不过,深藏魔族血脉之中的蛮勇正缓缓浮起,废太子终究还是相信元黄不会把他怎么样。

    毕竟在太子被废的时候,元黄始终没有像其他兄弟一样表现出丝毫不敬,更当面顶撞皇帝,求他收回成命。

    “我要去问问元黄。”

    在三皇子府邸门口,元白碰到了刚刚赶到的大皇子和五皇子。

    “元青死了。”

    “嗯。”

    “我要去问问元黄,他到底想干什么!”

    “嗯。”

    “我们一起去。”

    三皇子最终还是没有跟着其他三位皇子一起去找元黄,因此他也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皇城大门紧闭,三位皇子没能见到元黄。

    ……

    元黄知道他的兄弟们就在门外等待,而他无动于衷。

    那并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我答应过你,儒家现在在你手中。”

    已经成为皇帝的元黄坐在书桌后面,看着站在面前的墨一。

    “他们已经无关紧要。”

    “就在刚刚,儒家所有弟子都开始行动了,他们可以毁掉墨家在内的百家,什么都不会留下。”

    “儒家愿意为六皇子做到这个程度,墨家也可以。”

    “为我?”元黄笑笑,他没有嘲笑墨一的意思,只是感觉成为皇帝之后,墨一的态度变化未免太过明显刻意,“不需要。”

    “六皇子手中握有太强的力量,儒家不过是攀附其上的藤蔓,而真正恐怖的,是那棵参天巨木。”

    “你在说什么?”

    “边军。”

    元黄笑了。

    这么看来,墨家确实有过人之处,就算现在,墨一也还是有用的。

    “元青已经死了。”

    墨一真的愣了一下。

    他的表情一度凝固在充满讶异的瞬间,没有掩饰。

    “我没想到。”

    “不然我要等着边军入京吗?”元黄笑了,但那个表情里没有一丝温度,冰冷如铁,“我敢说,他们离开边界的那天起,心里想的就只剩下烧杀抢掠了。”

    “是。”

    元黄是对的,但那不足以让他杀死自己兄弟这件事变成正义。

    墨一没有将心中的叹息显露在脸上,终究这一切难免,元黄不杀元青,元青就要杀元黄,免不了还要带着数不清的百姓一起下地狱。

    “我怕百官……”

    “百官为元青做事,元青死了,他们还会做什么?”

    墨一没有回答。

    他心里想的是元黄的兄弟们还在。

    “江南不能有事。”元黄突然转移了话题,“我在那里见到了不少东西……”

    “只要不碰儒家,江南不会有事。”

    “你大约并不知道漕帮和江水船帮的事情。”

    元黄笑了。

    墨一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那两家背后是同一个人。”

    “白公子?”

    白公子并未向墨一隐瞒过她是江水船帮实际掌控者的事,不过漕帮则从未提起,墨一觉得十分不可思议,漕帮不仅成分复杂,更与官府纠缠不清,很难想象墨一居然能掌控漕帮。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如果漕帮真的和江水船帮联合,那就是足以令天下动荡,南北隔绝的恐怖力量。

    “白公子?”

    “是,那个从我的兄弟们手中救走刺客的那个人。”元黄的脸上并没有愤怒,语气中也没有仇恨,就好像被刺客杀死的人不是他的父亲,“我没猜错的话,现在应该在钦天监吧。”

    “什么?”

    墨一对兀古都了解不多,他只是单纯地觉得意外。

    “她救了那个刺客,无所谓。”元黄曼斯条理地说着,“我只要江南无事,不然的话,她就去陪李原吧。”

    “我不知道她想做什么,所以没有说服她的把握。”

    墨一并没有露出一丝异样,但他心中,就和以前每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一样,多出了一道伤口。

    “无所谓,我想你知道,我可以杀死她,那足够了。”

    “有些人并不畏惧死亡。”

    “所有想做成什么的人都害怕死亡,害怕得要死,”元黄的笑容平淡而普通,却令人不寒而栗,“你也是一样,对吧?”

    “我会对她说的,”墨一转身,然后突然停了下来,“那儒家?”

    “我会给他们一点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