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九章 白地

    战争中,后勤并不一定能帮助一支军队取得胜利,但如果做的不好,必定能让一支军队彻底失败。(www.k6uk.com)

    魔族安享和平并没有多久,因此这次大军出发时,皇帝已经安排好了后勤运送。这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计划,军粮主要从运河出发,兼以行军经过各地官府的存粮,其他甲兵干草之类由整个北方收集,这一切物资一大部分向虎关集中,还有一部分在大军行军中被消耗,运送的路线取就近简便的方式,综合在一起,便是一张乱麻一般的大网。

    而实际上手握这张网络,确保一切运转,让大军不至于挨饿受冻的人就是项武。

    无论是王保保还是九皇子元赤,都出身高贵,天赋惊人,一生之中所欲无有不成,心高气傲,却对项武心服口服,就是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世间能像天雄一样掌握这样一张网络不出任何差错的人绝无仅有。

    而现在,原本王保保以为根本不会发生的大军断粮,几乎必定要发生了。

    无论是皇帝还是王保保,在战争开始前,他们预计的持续时间都没有超过三个月。

    钦天监的预见十分清晰,堕天门大变与大军抵达虎关相差不会超过半个月,而之后的战争最多不会超过一个半月。

    魔族尚未在和平中失去战斗力,以绝对优势的三万本族骑兵,加上五万其他军队,足以保证一条没有任何漏洞的防线保持一个月,就算堕天门中出现了同样数量的兵力,也能保证战而胜之。

    但如果对手是那样全身重甲,战马雄俊异常的重骑兵,这条战线就有被凿穿的可能,之后摆在大军面前的就是在无边的草原中追逐骑兵的无解难题。

    那就是彻底的失败。

    项武根据现有的条件调整了作战计划,如果以虎关为中枢构建壕堑组成的防线,几乎可以没有任何损失就让恐怖的骑兵无法前进一步,但代价就是漫长的僵持和恐怖的消耗。

    “真的只能这样吗?”

    “这是胜算最大的战法。”

    王保保和皇帝的预想中并非没有这种情况,但那是最坏的选择,大军抵达虎关的时候,北方已经被搜刮一空,几处大仓粒米不剩,军队所经的州县更是如同白地,无数农户倾家荡产,这也就意味着,大军的军粮只能依靠运河的漕粮供应。

    在原本预想中的战争进程中,战争结束的时候,北方的粮食储存将被消耗殆尽,在此之前,大军后勤无忧,可以安心作战,而如果战争的进程被拖延,之后的每一天,都是对漕运的死亡考验。

    运河将必须保持超负荷的运转,坚持一个多月,如果有一丝差错,结果就是大军断粮,军心大乱。

    这是赌博。

    但王保保不得不赌。

    “你确定,我们能把他们全都拦下来?”

    “如果没有其他差错,是的。”

    项武在军中变成了一个无聊得让人发狂的人,永远心事重重,不苟言笑,甚至与人对话时句句都要留有余地。

    但这一切都让人有种特别的安心感觉,正因为他从不轻易做出结论,所以他的话才格外的有说服力。

    “真麻烦……”王保保瘫倒在椅子上,长长地叹了口气,“我要怎么写奏折?”

    “如实相告。”

    “还有九皇子呢?”

    项武沉默以对。

    元赤不会希望这场盛大的战争变成无聊的僵持,他是纯粹的魔族,渴望着鲜血与战斗,对他而言,战争就是庆典,没有人能阻止他享受狂欢。

    但王保保知道,项武的计划是最稳妥,代价最小的,在战争中,这就是唯一选择。

    “你知不知道,江南并没有那么可靠?”

    “你和九皇子有权力选择战法,不过我最后提醒你一次,如果不这么做,那些黑骑兵就有可能逃进草原。”

    王保保笑笑:“只是可能。”

    “江南出事,也只是可能。”

    王保保收起了笑容,叹了口气。

    “我会把这一切告诉皇帝,一切由他决定。”

    ……

    皇帝对发生的一切并非没有预料,但他仍然十分惊讶。

    墨一做到的一切超出了所有人的预计,他平息了一场动乱,一场所有人都以为无法被阻止的灾难。

    皇帝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墨一是他漫长的皇子生涯中唯一愿意支持他的人,而现在,成为皇子的元黄还没有给他或者墨家任何回报。

    不过,比起这个,江南的混乱才是真正的麻烦。

    “那些聚集的流民现在在哪儿?”

    “城外江水边,有墨家弟子照看。”

    皇帝紧皱着眉头站在墨一面前,久久不语。

    “江南不能有事,”墨一开始觉得,也许皇帝也对现在的局面束手无策,“我先回去……”

    “不,”皇帝抬起右手,阻止了墨一,“你在与不在,都无所谓。”

    元黄突然转身,走到桌边提起笔:“儒家恐怕已经要对墨家动手了,要是那些流民被激怒,万事皆休。”

    墨一苦笑一声,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些,只是时间紧迫,将一切希望寄托在皇帝身上。

    现在看来,他似乎选错了。

    “一切的一切,在于江南世家,只要他们还在买地,流民就无穷无尽。”

    “我将废耕为牧暂缓,本意是让江南安宁,却没想到适得其反,现在……”皇帝一脸苦笑,“你觉得我做什么,才不是给江南世家另一个动手的理由?”

    没等墨一说什么,皇帝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说不许世家兼并土地,他们就要最后抢下一块肉来,我说一切照旧,世家贪婪不会有丝毫收敛,只会变本加厉。世间事竟如此!可笑!”

    元黄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难怪我高祖在江南未曾封刀。”

    “如果魔族刀刃锋利,能让世家收敛,”墨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大开杀戒又何妨。”

    皇帝苦笑一声:“而今局势危若累卵,一触即发,我怎么敢。”

    “白公子说,而今局势如薪柴堆积,但扑灭火星,希望犹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