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四章 责任

    大树底下的所有人,都略带焦虑的看向了眼前的这一个巨大的冰球。(wwW.K6uk.coM)

    她们有一丝丝的害怕,害怕她们的宗主,会做出什么傻事。

    这二十五年来,宗主所承受的痛,她们全都看在眼里。

    要知道,将心爱之人恨了二十五年,这已是一种莫大的伤痛。

    可是在二十五年之后,在她们的宗主终于鼓起了勇气下山去见对方之后,见到的却是一个将死之人。

    从未有过心动时刻的她们,并不了解这样的一种痛。

    但她们却能想象到,正在独处的这两个人,应该不会再有恨。

    终于,在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之后,就见那冰球的顶端突然是被一个尖锐之物给戳破。

    随后,流光溢彩的冰魄流云梭,先是冲上了云霄,然后再从天际,倒插向了人间。

    与此同时,那颗冰球之上,也出现了蛛丝般的裂纹。

    裂纹由浅入深,直至布满了整个冰球。

    最后,在冰魄流云梭斜插如地面之时,林间,便是响了一阵,冰裂之音。

    厚重的冰块,如沉石一般,砸向了地面,也溅起了一地的水花。

    终于,两位相爱之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然而,当这两人重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时,她们却发现,王道长已经合上了眼,而她们的宗主,仿佛已是苍老二十岁。

    脸上的光彩早已不在,反倒是涌上了一抹无尽的悲伤。

    陈梦昔并没有从悲痛中走出,也不愿从其中走出。

    她没有去看身旁之人一眼,而是一甩手,将左手拇指上的那枚水晶扳指,扔向了远处。

    随后,只听叮的一声响起后,那冰魄流云梭的尾端,便是套着这枚水晶扳指。

    陈梦昔的那双眼,依旧没有从爱人的脸上移开。

    但是,她却虚弱地张了张嘴,对着身旁的弟子,命令道。

    “众瑶池弟子听令”。

    此言一出,所有女弟子先是一愣,但马上会了意,并上前一步,一脸凝重地等候着掌门人的命令。

    “以后冬儿便是你们的掌门了”。

    话音刚落,除了陈冬儿之外的所有弟子全都失声道。

    “师傅!!”

    “师傅!!”

    但是,这似乎并没有阻挡陈梦昔那颗坚定的内心。

    她只是继续凝视着怀中之人,开口道“将天池之水,作为神水宫弟子们的练武之地!”。

    这两句话,是她做为瑶池仙宗的宗主,所发下最后两道命令。

    其中一道,是宣布了掌门之位的归属。

    另一道,则是对故人的弟子,所做的安排。

    而在说出这两句话后,她便起了身。

    不做任何犹豫,也没有去看她身旁的弟子。

    她已然化为一道白影,带着心爱之人的尸体,飞向了南方。

    她最终,还是输给了纳兰恨水。

    最终还是自私的抛弃了宗门,与心爱之人,远去。

    她本以为,自己也能像纳兰恨水一样,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身旁的弟子。

    但是,当她看到王征南死在她怀里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心,并不是属于江湖,也从未属于过瑶池。

    因为早在二十五年,在见到王征南的第一眼起,她就像自己心,交给了对方。

    而今日,对方已经死了。

    那这也就意味着,她的心,也死了。

    在宗主离去之后,所有的女弟子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一段时间。

    任何人都没想到,她们的宗主,会为了一个被她恨了半辈子的人,而抛下整个宗门,离去。

    只不过,她们的心中,并没有怨恨,也不见怪罪。

    因为,她们能从宗主的脸上,看到解脱之意。

    所以,她们的沉默,便是对宗门未来的担忧,是对日后的迷茫

    直到许久之后,众人的目光,才落向了那低头不语的陈冬儿的脸上。

    她们想知道,她们的大师姐,能否扛起宗门的大旗,能否担起这份沉重的责任。

    而感受着身旁师妹们的目光,陈冬儿也缓缓地抬起了头。

    其实,她方才眼中的泪水,一直都未曾断过。

    直到她姑姑,将掌门之位传给她时,她才强行止住了流泪的冲动。

    她知道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也知道这些人,都在等她的决定。

    只不过,当她抬头的一瞬间,她还是选择看向了不远处的苏无轼。

    她看到了对方正处于奔溃的边缘。

    她想要上前安慰。

    但她知道,自己却不能这么做。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向从前那般,任性妄为了。

    因为,她的肩上,将要扛起一个宗门。

    因为神水宫的姐妹们,也都还在等待着她的决定。

    她很清楚,姑姑下的第二道命令,是意味着什么。

    她也知道,如果能让神水宫的姐妹们,全心融入瑶池,那她们日后的江湖地位,将仅次于那三大门派。

    她更是知道,天池一地,乃是宗门重地,寻常弟子不得入内。

    所以,她姑姑的命令,便是对身旁的这些迷茫的神水宫的姐妹们,对她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所表达的愧疚。

    于是,她收回了自己的眼神,缓缓地走向了那枚,冰魄流云梭。

    她先是摘下那枚扳指,平静地套在了自己的拇指上。

    之后,才拔出了地上的流云梭。

    然而,此时的她,脸上的那股稚嫩之意,竟然尽数褪去。

    而一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寒意,竟然是无情的席卷了这片山林。

    她脸上的表情,很冷。

    她很来生的就像她的姑姑。

    所以,冷面之下的她,便是让在场所有的瑶池弟子,想起了这二十五年中的老宗主。

    因为这两人的表情,是那样的相似。

    陈冬儿转过了身,冷眼看向了身后方的那辆马车。

    她没有说话,而是缓缓地走向了那辆马车。

    掀开的红帘之后,就见她挺身上了马车,头也不回的将自己的身子,隐藏在了马车之中。

    只不过,就在一席红帘遮住了马车之外的世界之后,就在马车之中,只剩下她一人之时。

    她却是再次红了眼眶。

    心底的酸楚涌入了她的脑海,并在她的眼中,凝出了两滴泪水。

    她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去爱这卷帘之外的男人了。

    她也终于体会到了,二十五年前,她姑姑的心情。

    在最美好的年纪遇上了心爱之人,这本是一件美好的事。

    可在她们最美好的年纪,却也遇上了动荡的战事。

    她们必须要背负起使命,也必须要放下儿女之情。

    只不过,虽然她与姑姑的命运是如此的相似,但却有一点不同。

    王道长拒绝了姑姑的一番好意,但至少两人的心,即便过去了二十五年,却始终都未曾分离。

    可她呢?

    苏无轼不仅不爱她,反而将她视为了仇人。

    在这一刹那间,她发觉自己比姑姑更加的可怜,也更加孤独。

    只不过,或许孤独,才是一位门派之主,所应有的气质吧。

    眼中的两滴泪珠,已是滑过她那冰嫩的脸颊。

    但就在泪珠汇聚在她的下巴,将要滴落之时,竟然缓缓的冰冻成了一个小小的冰球。

    水变成冰,便会更重。

    于是乎,这个由泪水凝成的冰球,便是缓缓地从她的脸上落下。

    她这辈子都无法爱上别人了。

    那她,也就只能选择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自己的宗门。

    当所有人看着新掌门进入了马车之后,一声冰冷刺骨的话语,便是从马车之内,传了出来。

    “众弟子!回瑶池!”。

    此言一出,众弟子坚定地相视一眼之后,便各自回到了原先的位置,带着掌门之车,重新踏上了归程。

    在她们的心中,陈冬儿是掌门的侄女,亦是她们的大师姐。

    所以,她们相信,她们的大师姐会像她的姑姑一样,带领瑶池,走向更高的巅峰。

    于是乎,林间的车轮滚滚之音,再次响起。

    倾盆的大雨,没能阻止众人前行之心。

    渐渐地,她们越过了苏无轼的身旁,向着西北的方向,再次前进着。

    而此时的这位道宗的大弟子,却是痴痴地立在了淤泥之上,立在了大雨之中。

    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之中,到底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