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50章 怎么,你现在是需要我负责了吗?

    “顾墨生,我们结婚吧!”

    一句话,让本就严肃的气氛愈加的凝固,连带着周围的声响都静了下来。(看啦又看)

    顾墨生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彼此。

    他维持着双手撑在女孩两侧的姿势,居高临下的睨着身下的余安暖,只觉得大脑在她音落下的那一刻就变得空白了起来,双眼就那么注视着身下的余安暖,整个人却因为她的话僵在原地,整个人宛若被点了穴道一般一动不动。

    余安暖看着顾墨生精致的脸庞,紧咬着唇瓣,目光有些讪讪而期待,她很清楚自己再说些什么,也很清楚的知道为什么这么说。

    “你、你之前不是希望我能嫁给你吗,怎么,到了这会儿你不愿意了吗?”

    说着说着余安暖就别开了头,睨着虚空处有些晃神,在心底打了打腹稿,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话语里夹杂着忐忑,“我知道我这样很突然,也是,你那次说过只是一个玩笑话而已,可顾墨生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你不能总这么和我玩暧昧!”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顾墨生才缓缓的回过神,纤长的睫毛轻颤着睨着身下的女孩儿,看着她精致的侧脸,即便只是侧脸依旧像是会放电般的散发着魅惑,让他心下一紧,可开口的语气却是充满了调侃和玩味。

    “怎么,你现在是需要我负责了吗?”

    顾墨生说出口的话,让余安暖仿佛被点了穴道一般,目瞪口呆的望着虚空处,足足愣怔了一分钟,才慢慢的转头看向上空的男人,眼阔轻缩着,神色有些难堪而晦暗不明。

    对啊,那天早上,她明明确确的对他说过不需要他负责!

    而现在呢,她竟在要求他娶她!

    余安暖的脑袋一点点转动着,将这一切都联系在一起,她才觉得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有多么的愚蠢,就因为一时的忍不住,就因为一时的愤怒,就做出了这样令人贻笑大方的举动!

    “可暖暖负责这种事我不是一直在做吗,你这样说,是不是代表我做得还不够呢?”

    就在余安暖整理思绪的时候,顾墨生的声音倏地就传了进来,轻眨了眨眼,眼前男人精致的面庞越来越清晰,清晰得她看到了那细致的毛孔,感受着他均匀有力的呼吸喷洒在脸上。

    “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双眼注视着身下的女孩儿,顾墨生再次不急不忙的开了口,可话语里的勉为其难与面上宠溺而欣喜的神情显得格外突兀。

    听着他的话,余安暖抿了抿红唇,直视着他精致的容颜,随后噙出一抹浅笑,松开抵住他胸膛的手改为环住他的脖颈,借着力道微微向上,将自己凑得更近了些,额头相抵,低低地笑出声。

    随着她的低笑,顾墨生嘴角的弧度也更深了些许,性感的薄唇微张低了低头堵住了她的红唇,深邃不见底的眼眸深处一抹暗光极速掠过。

    顿时,屋内本就暧昧的氛围愈发地旖旎起来。

    昏暗灯光下不时传出令人遐想的声响,伴随着男人粗重的喘息与沙哑而温润的循循善诱。

    翌日。

    今日的余安暖与顾墨生睡得格外的沉,醒来已经接近下午一点。

    余安暖揉着发疼的腰肢,娇嗔的睨着正蹲在床边为她穿拖鞋的男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迷迷糊糊中只记得这男人不知扯着她来了不少次,就连她自己睡着了也还精力旺盛!

    捏了捏生疼得厉害的腰肢,再扫了一眼一副吃饱喝足样儿的男人,顿时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但更多的却是不加掩饰的喜悦和娇嗔。

    她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此时生活在云端,飘飘然的感觉很不真实也很没有安全感,但她又舍不得这样的感觉。

    即便,这是一场夹杂着其他因素的情感。

    她也不会问顾墨生,他与江语蓉的关系他会怎么办,也不想问他会不会接下来他们会怎么样,而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验证。

    滨江苑,咖啡厅。

    “江小姐,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你来吗?”余安暖看着坐在对面神情倨傲对她抬了抬下巴的江语蓉,红唇微微一扯,目光意味深长的落在她的身上,不疾不徐道。

    然,江语蓉却是紧绷着一张脸,说出口的话充满了讥讽:“怎么,难不成余小姐你现在回过神来,为了那一天的事情责怪我吧,可我告诉你,我没有错!”

    听着江语蓉讥讽的话,余安暖并没有出声,可面上似笑非笑的弧度却是更加的明显。

    她的目光以及神情让江语蓉格外的不舒服,身躯轻颤,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悄无声息地握成拳头,心口微凛,再次的开口言语也愈发的凛冽而可笑起来。

    只是不知,这可笑的人是她,还是余安暖。

    “余安暖,你觉得墨生在派对上为你出头就是对你有意思吗?”

    “你别忘了,即便你怀上他的孩子,他照样也不屑于要,就算他想要也留不下来,你别以为你现在这样就是占尽了上风!”

    “我告诉你,不可能,就算你是死了他也不会和你在一起!”

    江语蓉越想只觉得心下愈发的忐忑不安,说不出的恐慌弥漫着她的全身,一点一点吞噬掉她的不安,而面对她的歇斯底里,余安暖双颊上噙着的似笑非笑让她更加的不安。

    “江小姐,你这笃定的样儿,难道他不和我在一起就会和你在一起吗?”

    每说一句,余安暖就觉得自己的心口沉甸甸的难受极了,特别是看着江语蓉这副笃定的样子,更加的让她确定了她笃定的资本。

    “那当然是因为”江语蓉被余安暖这话狠狠地噎了噎,却又不出意外的激了她,本能的就要吐出那句话,倏地猛然噤了声,话锋一转,“余安暖,你不用激我,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但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这辈子你是注定进不了顾家的门,也注定与顾墨生无缘!”

    她不知道余安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她都必须要一一应对,但正因为她手里的那个筹码,她在余安暖的面前更是理直气壮。

    毕竟,在世仇与救命恩人两者之间,谁轻谁重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