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0章 160

    大厅里很静,静得只能听到不同的人呼吸的声音, 静得连那呼吸声都是一种吵闹的声音的地步。(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众人都还尚未回过神来, 只是怔怔地盯着缪特。而缪特已经停止了说话,他垂下眼, 细细的睫毛的影子落在他的颊上,也将他半掩着的眼给隐藏在阴影之中。

    如果说不久之前他在依修塔尔号的指挥台上对待特洛尔元帅的态度可以用疯狂来形容的话, 那么他此刻的情绪就是与之完全相反的平静,怎么看都极为不正常的平静。

    “地球……已经不在了?”

    众人都还未说话, 红发的男子终究是忍不住先一步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寂。

    他脸上的神色看起来很茫然, 说话的声音很轻, 像是稍微大声一点就会击碎自己最后一点希望一般,最后一个字竟是罕见的抖了一下。

    缪特微微抬眼, 瞥了洛宾一眼,没有回答。

    该说的, 他都已经说了,多说无益。

    那一眼看得洛宾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点什么, 可是嘴张合了半晌硬是一个音都没发出来,最终竟是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看起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在那一瞬间,他几乎是本能地想要张口骂人,破口大骂,可是张了半天嘴他却是骂不出一句话来, 只觉得脑子乱糟糟地一片嗡鸣声,闹哄哄的让他头疼欲裂,最终只能颓然跌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像是废了一般。

    维亚的神色很是凝重。

    缪特虽然说要将所有的事情告知他们,但是刚才也只是大略说了一下伽与人类在地球上就存在战争的事情,以及人类在离开地球之前毁灭了地球的事情。至于他本人在这些事中起到的作用,一些尚且需要细细推敲的细节,甚至于他和帝国初代皇帝之间的那些事情,缪特都只是轻描淡写几句带过。

    维亚觉得少年应该还有许多关键的事情没有告诉他们,但是他也不好在这种时刻追问下去。而且,就算继续追究下去得知那些细节也毫无用处,无论过程是怎样,最终的结果依然是人类违背了和伽的和平协议,并且亲手毁掉了他们的故土星球。

    几位伽的脸色都很难看,尤其是在听说地球已经被毁且除了他们先祖之外的伽全部都随同地球一起死去之后——维亚甚至都看到了其中两人的瞳孔在那一刻燃起了湛蓝的火焰,像是下一秒就会爆发一般。

    只是那个时候,缪特抬起手,制止了那两个差点就没忍住的伽。

    他一抬手,就轻易地拦住了那两个伽,他们恭敬地低下头。

    此时的伽们,对于缪特,除了对他身为诺亚继任者的尊重之外,还多了极大的敬意……他们大概也已经猜测到,他们这些伽,恐怕就是当初从地球逃离出来然后被迫跟着人类来到宇宙之中的那十来个伽的后裔,那些伽为了生存不得不隐藏身份在人类中生活,然后血脉一代代传承下来,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分散到宇宙各处而且变得稀薄,但是在传承了他们血脉的后裔之中总是会有伽的血脉压倒人类的血脉而成为伽的人。

    也就是说,缪特就是他们先祖那一辈的存在。就算是再桀骜不驯的人,面对着自己先祖,都不敢有丝毫造次,只能恭恭敬敬地听从。

    “你们想知道的,就是这些。”

    少年说,他说话的语气很淡,偏生不知为何就是那种平淡的口吻压得人心口生疼。

    他站在那巨大的玻璃窗之前,闭着眼,黑发的影子落在他的眼窝上。

    他的身后,那头顶之上,那颗曾经是美丽的蔚蓝色的星球此刻已经化为裂纹般的黑红色,以一种无比丑陋的姿态在星空中苟延残喘。

    维亚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在看到帝星被炸毁的那一瞬间,少年会突然崩溃。

    为什么在那一刻他会状若疯狂地用枪抵住元帅大人的额头。

    为什么他看着元帅的眼中有着难以磨灭的仇恨,以及,深入骨髓的痛苦。

    这个少年想必是在那一刻回到了眼睁睁地看着地球被毁的一瞬间。

    那个他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当时人类的领导者将核弹启动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的一瞬间。

    那是何等撕心裂肺之痛。

    维亚想。

    这个少年想必抱着极大的悔恨吧——如果当初和初代皇帝对阵的那一次,他没有因为一时的心软而将子弹偏离了初代皇帝的心脏的话,想必不会导致如今这无法挽回的下场。

    所以那个时候,缪特第一时间将枪口对准了被他当做初代皇帝的元帅大人的额头。

    想到这里维亚突然心惊得厉害。

    如果不是当时缪特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激光很可能已经贯穿了特洛尔元帅的头部。

    不行。

    他那因为过量的信息涌进来而短暂地停摆了的脑子终于再一次飞速地运转了起来。

    这样说来,元帅阁下不仅仅只是和那位毁了地球杀害了所有伽的初代皇帝相似而已,正确的说,元帅就是那位皇帝的后裔,从基因上来说,甚至就是那位皇帝的孩子。

    如果缪特对那位初代皇帝恨之入骨,那么,对元帅大人……

    青发上校在想到这个的一瞬间浑身的寒毛都竖立了起来,他的肌肉瞬间绷紧,猛地抬头,目光死死地盯住了那个闭着眼静静地站在玻璃窗边的少年。

    缪特的神色看起来很平静,但是维亚却不敢有丝毫大意,谁都说不清那是不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他看到缪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站着,闭着眼,眼角渗出一点仿佛是疲惫的气息。

    房间又一次变得安静下来,安静了许久的时间。

    终于,有人动了。

    漆黑长靴重重踩踏着地面发出的沉闷的脚步声打破了这种令人窒息的寂静,洛宾抬起头,维亚的瞳孔缩了一下,他们没有想到,打破沉寂的人居然是元帅阁下。

    在他们略带诧异的目光的注视下,特洛尔元帅什么都没说,那张面无表情的俊美的脸让人什么都看不出来。他就这样转身,在众人的注视下一声不吭地离开了此地。

    至始至终,他都不曾留下一句话,一个表情。

    他的两位下属在一开始因为错愕而停顿了一秒之后,立刻跟了上去。

    大厅的自动门随着那几个人的离开而关上,偌大的景厅之中,只剩下伽们的存在。这些年轻的伽互相看了一眼,有人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终于,还是有人打破了沉默。

    “我们……要离开吗?”

    在窗边安静地站着的缪特睁眼,侧头看着说话的迦南。

    “不。”

    他轻轻地笑了一下,“仇恨也好,其他的也好,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过去的事情已经不可能再改变,而我们没有必要因为万年之前的事情,放弃自己已经做到一半的事情。”

    过去已经无法改变,而重要的是现在。

    “可是……”

    “过去终究只是过去,无论过去伽和人类有着怎样的过往,都不该延伸到现在。我们的未来,不应该被过去摆布。”

    “可是,你与元帅他……”

    “…………”

    莎拉的问话让少年的声音停了下来,脸上浮现出刹那间的茫然,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太空中那颗被炸毁的星球。

    “……我不知道。”

    他说,神色有些恍惚。

    刚才,从开始到结束,他从未往少将那边看过一眼,想必少将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一声不吭地离开了这里。

    他不敢去看。

    他不知道,如果再一次看到那张相似的脸,他会不会再一次想起那个人,他会不会再一次失控。

    ****

    帝星被原本该守护它的【天国的权杖】炸毁一事几乎是转眼间就传遍了整个宇宙,整个宇宙都为之骇然。

    那颗在人类心目之中高高在上如同圣域一般的星球,还有其上近百亿的人们,就这样在顷刻间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据说,那是因为帝国皇帝因为怨恨那三大贵族家族的族长蔑视自己,偏执中启动了【天国的权杖】的自毁系统,最终和三大家族的族长同归于尽——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恨意,就不管不顾地拉着帝星上近百亿的性命一起陪葬。

    丧心病狂!凶戾残暴!

    在听到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只觉得寒气直冒。仅仅只为了个人的仇怨,就拉着无数条性命为自己陪葬,多么可怕的暴君,简直就跟疯子一样。

    一时间,皇室的声誉在整个宇宙下降到了最低点,哪怕是在这之前最忠诚于皇室的人,也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的忠诚到底是否正确。

    这样的暴君、这样的皇室,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值得他们效忠?

    而与此同时,随着三大家族族长的死亡,三大家族群龙无首,虽有指定的继承人,但是势力也因为精英舰队随着前任族长一并溃败遭受到了极大的损失,开始有不同的声音在蠢蠢欲动,更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在暗地里做一些小动作,使得那些刚刚上位还没能坐稳族长位置的人开始疲于奔命地收拾家族内部矛盾。

    以上这一切,都是以后将会发生的事情。

    而现在,离帝星最近的特洛尔舰队还在收拾善后,虽然帝星被毁,但是帝星星系中其他的星球还在。于是,在其他星球上的人们还在惶恐不安着的时候,元帅的舰队趁机接管了此刻像是无头苍蝇般的帝星势力,并很快将一度陷入混乱的帝星重整起来,恢复了以往的秩序。

    虽然帝星已经被毁,但是在数万年的经营之下帝星星系其他星球的资源仍然庞大得超乎想象。为了整顿帝星星系秩序、安抚其他星球,将帝星星系的势力彻底纳入麾下,元帅手下的所有下属都忙得昏头转向。

    作为统帅,特洛尔更是首当其冲,一连数日,别说回房休息,他甚至都不曾合过眼,一直稳稳地待在指挥台上处理当前千变万化的局势。

    哪怕是现在,元帅也是坐在指挥座上,神情冷漠,他四周有数十个小型光幕闪动着,不断地即时将来自各地的报告传过来,而每一个紧急汇报,他都在稍微思索数秒之后就做出了相关的指示。

    他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冰冷容颜看不出任何疲惫的神色,就像是不知疲倦的机器人一般。

    站在下方的维亚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是刚刚休息了数个小时之后赶来继续处理事务的,元帅大人那可怕的体能让其可以不眠不休好几天,还能保持思维清晰继续处理事务,他可做不到。像现在这种高强度的脑部运转,如果不保证休息,很容易因为疲惫而导致某些判断失误的状况发生。

    虽然目前为止特洛尔元帅做出的指示都还没有发生过任何失误……

    维亚抬头看了一眼,元帅脸上毫无倦色,但是他还是开始担心了起来,因为他分明看到元帅大人眼下一圈整个儿都是黑青的。就算是元帅大人的体能再怎么非人的强悍,这样做也是在损耗自己的身体。

    以前,就算是事态再怎么紧急,元帅大人也不会强迫自己做到这种地步。而现在……

    维亚忍不住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因为那个吧……

    这么想着,他又忍不住忧心了起来。

    但是不管怎么说,已经好几天了,再这么继续下去,元帅阁下的身体恐怕真的会垮掉。

    有人走了过来,维亚一看,是洛宾。洛宾冲着他挤眉弄眼的,维亚心里正烦着,一看洛宾在这种时候还作妖,顿时火大得厉害,开口就想要斥责他一顿。

    可是他刚张口还没来得及说话,洛宾朝他一使眼色,他下意识顺着洛宾的目光看过去,马上就要说出来的话就是一哽。

    整个指挥大厅本来就很静了,只有急促的键盘敲击声以及和传讯兵们来回奔跑时匆匆的脚步声。特洛尔元帅坐在那里,散落下来的额发的阴影笼罩在眼窝上,像是让他的眼眶深深地陷下去,一点亮光从阴影里渗出来,让人看一眼就后背发麻本能地哆嗦一下。

    他坐着,双手放在浮在座椅两侧的扶手上,戴着雪白手套的手在端头垂下去。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可是他的眼或许是因为被黑青缠绕上的缘故,阴沉得可怕。

    因为这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整个大厅的士兵在这段时间里都是噤若寒蝉,只是埋头拼命做事,大气不敢出一口,这才让大厅静得可怕。

    然而,此时此刻,大厅更静了。

    静得连脚步声都听不到了,因为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静得连呼吸声都不存在了,因为许多人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静到诡异地步的指挥大厅中,此时此刻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在急促地回响。

    那个人一出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就集中到了他的身上,而那个少年像是根本没看到其他人的目光一般,径直快步走上指挥台。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接近,眉目被阴影笼罩的元帅皱了皱眉,目光带着冷意往旁边瞥了一眼。

    就在他一瞥的瞬间 ,一只手从他身后侧伸过来,抓住他的手腕。

    男人渗着冷意的蓝眸在看到那只手的瞬间顿了一下,这一顿,就让那只伸来的手抓住了他放在扶手上的手腕。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众人屏住呼吸的注视下,缪特伸手一把抓住了坐在指挥座上的元帅大人的左手手腕。

    “跟我来一下。”

    少年快速而又强硬地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等对方回答,用力抓着对方的手而自己转身就走,那姿势看起来像是想要强硬地将对方从座椅上拽起来带走一般。

    然而——

    缪特刚走了一步。

    他根本没拽动。

    因为他拽得很用力,转身速度很快,猛地转身就走的力量也很强——由此导致的反作用力就更是强。

    所以,他这么一拽,不仅没有将坐着的元帅拽起来带走,反而因为反作用力向后一个踉跄,向后栽倒了下去——

    一只手伸出来,将眼看就要向后跌倒的少年搂住。

    缪特落入了一个他非常熟悉的怀抱中,起身接住冒失的他的元帅一只手搂着他,另一只被他抓着手腕的手没有动,任由他拽着。

    少年刚刚在男人怀中站稳,就听到旁边围观的人憋不住的一声噗嗤的笑声,顿时脸有些躁得慌。他也不长记性,不记得以自己的力气根本拽不动特洛尔,堵着一口气又继续拽着特洛尔往外走。

    只是这一次一拽,就给拽动了,元帅的眉目依然还是阴沉沉的,没有说一句话,却是就这样让缪特给拽走了。

    于是,在指挥大厅里的所有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元帅大人被这么拽走了。

    一时间,整个大厅鸦雀无声,众人面面相觑,说不出一句话来。

    维亚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将目光移回身前闪动的光幕上。

    “集中精神做事!”

    他厉声喝道,将那一群还在面面相觑的士兵们吓了一跳,赶紧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眼观鼻鼻观心地低头老实忙碌起来。

    洛宾耸了耸肩,在维亚开口教训人之前赶紧脚底抹油先一步溜了。

    ………………

    在走廊上随便找了一个空房间,缪特一把将人拽了进去。

    自动门关上,特洛尔刚刚进门,靠在墙壁上站着,那猛地转身的少年已经凑上来。

    在特洛尔都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缪特伸出手,双手用力地抓紧了特洛尔的头。

    少年垫着脚,双手紧紧地捧着特洛尔的脸,他的眉皱得很厉害,眼更是死死地盯着特洛尔的脸看。他的目光在那张被他紧紧捧住的好看的脸上扫动着,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他就这么盯着特洛尔的脸一动不动地看了足足十分钟,看到特洛尔都忍不住微微蹙眉的地步。

    就在元帅大人忍不住要开口的时候,缪特突然又松开了双手,凑过来的脸也退了回去。

    “可以了。”

    少年的目光还是盯在元帅大人的脸上,但是此刻他像是确定了什么一般,神色笃定地说。

    “我试过了,没问题。”

    “……”

    就算是在战争中一贯测算无疑的元帅大人,此刻也完全搞不懂缪特想做什么,以及缪特说出来的这句话的意思。

    剑眉微蹙,狭长凤眸眯起成一个危险的弧度,特洛尔盯着缪特,发梢的影子落进他的眼中,他眼下的黑青色和阴影衬托在一起,让他的眼眶看起来像是深深地陷了下去,使得他的目光越发显得可怕。

    他用力地抓住了后退了两步像是要离他远去的少年的手,将其重新拖回自己身前。他的唇抿得很紧,让他本就很薄的唇此刻看起来像是刀锋一般。

    男人低着头,狭长的眼盯着身前缪特,眼底隐约有寒光闪动,他看着少年的神色像是已经压抑忍耐到了极点,下一秒就会撕裂开来。

    柔软的指尖伸过来,轻轻地从特洛尔眼底下划过。

    被攥紧了手腕拽回特洛尔身前的缪特并没有做出挣扎的动作,而是就这么仰着头看着特洛尔,抬手,指尖轻轻在特洛尔眼下黑青处擦了擦。

    “你几天没睡了?”

    缪特突然开口问。

    特洛尔怔了一下,他似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连开始迸出寒意的目光都凝固了一下。他和缪特的目光对视,少年看着他的眼中有着明显担心的神色,他的眼底不由得露出一点茫然。

    攥着身前人的手腕,元帅大人抿着唇,看起来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是你的错。”

    缪特仰头看着他,突然这样说。

    “都是因为你……我才不敢来见你。”

    少年盯着他,表情看起来似乎很生气。

    “都是因为你一点都不防备,也不反抗,我才很担心,如果我再一次因为以前的记忆失控做出什么事情来的话,而你根本不抵抗的话,我会不会伤到你之类的。”

    他仰着头,被特洛尔攥住手腕的那只手和另一只手一起,揪住了特洛尔胸口的衣领。

    他漆黑的眸微微发着亮,一眨不眨地注视着特洛尔的眼。

    “少将。”他说,“下次我再被以前的记忆支配而失控的时候,制止我。”

    缪特的声音很低,却很坚定。

    “……我并不想在我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自己伤害到重要的人。”

    特洛尔没有回答,他只是微微低下头,凝视着身前的人的眼。

    他想起在那个时候,缪特的瞳孔映着自己脸的那一刻渗出的深入骨髓的恨意。

    他再也不想看到第二次。

    接连数日,他以忙碌为由不肯回去休息,只是不想见到缪特,他不想再次从缪特看着他的眼中看到那样的眼神——就算只是透过他看着别人也不行。

    他忍受不了。

    他想,要是真的再一次从缪特眼中看到那种憎恶他的眼神,他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怎样可怕的事情。

    所以他逼着自己强忍到了现在——

    【我很担心,如果看到你的脸,我再一次因为以前的记忆失控做出什么事,会不会伤到你。】

    原来他们所担心的都是一样的事情,他们都只是担心伤害彼此。

    特洛尔松开被自己攥紧的那只手,他的手抬起来,捂在少年柔软的颊上。

    他的手指很凉,可是少年的脸颊很温暖。

    “蠢货。”

    他说,用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音。

    那说不清到底是在说对方,还是在说他自己。

    “……你说是就是吧。”

    认为蠢货那两个字是在说他的缪特小声嘀咕着。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必须得休息。”

    “…………”

    元帅没吭声,他正在回忆自己在被缪特拽走之前有没有特别紧急或者麻烦的事情需要处理,毕竟要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他还是得解决了才行。

    可是他在这里沉思着没有回答,顿时让缪特急了。

    生怕从特洛尔这里得到否定答案的少年抿了抿唇,似有点犹豫,但是很快又下定了决心。

    他重新仰起头,眉眼微微上挑,黑亮的眸从下往上看着特洛尔,伸手搂着特洛尔的颈,他脑中很努力地回忆着不久前洛宾教他的哄人重点,对着特洛尔轻轻眨了下眼,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一些软一些。

    “少将,陪我休息好不好~~?”

    用着软绵绵得自己都快要听不下去的声音说话的缪特并不知道洛宾教给他的这个所谓的哄人最强一招,另一个名称叫,撒娇。

    “嗯。”

    只是沉吟着回忆了一下有没有重要事情需要处理就突然意外获得福利的元帅大人毫不犹豫地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