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0382章 最可怕的真相(二)

    老太太刚一醒来,就挣扎着要起来。(www.k6uk.com)

    鸳鸯和琥珀素来知道老太太的脾气,就把她扶了起来。宝钗和薛姨妈一边流泪,一边拿出被子、枕头,让老太太靠着。

    “你们这帮混账东西,这天大的事儿,竟敢瞒着我。瞒得了一时,能瞒得了一世?成天就知道哄骗我,糊弄我高兴,都给我跪下!”

    众人见老太太震怒,哪里还敢怠慢,纷纷跪在地上。

    贾珍犹自哭哭啼啼的,老太太心一软,就叫贾珍起来坐了。

    其余之人,就连薛姨妈也跪在了地上,个个都是抽抽噎噎的。

    只有尤氏和王熙凤在西屋照看秦可卿,算是免了一跪。

    “蟠哥儿,蓉哥儿真的叫环哥儿给。”

    老太太实在说不出那几个字来。

    “回老祖宗,是的,蓉哥儿已经没命了。”

    众人此时早已经相信了薛蟠的话,见薛蟠又一次确认,不禁心里又寒了几分。

    “那宝玉?”

    老太太自然是最为关心宝玉了。

    “宝玉没事儿的。只是。”

    “宝玉又是怎么没事儿了?又只是什么?不要吞吞吐吐,痛痛快快地给我说出来。”

    “环哥儿杀了蓉哥儿,就叫茗烟杀了宝玉,还说,还说。”

    “都叫你不要吞吞吐吐的,说!”

    “环哥儿还说,珉四弟如今得罪了皇上,革去功名,削职为民。府里人也都不待见他,将来就是个废人了。只要杀了宝玉,以后府里就剩下环哥儿他自己一个,将来就是他说了算。叫茗烟好好跟着他,享受荣华富贵。”

    “那茗烟怎么样了?”

    “茗烟不杀宝玉,要去杀环哥儿。”

    “好,杀的好,这个孽畜,我早就知道他是个白眼儿狼。就是喂不饱的东西。”

    老太太恨恨道。

    “可是,鞑靼人拦着,不让茗烟杀环哥儿。就又逼着宝玉去杀茗烟。”

    薛蟠说到了这里,众人的精神可就紧张到极点了。

    贾环杀了贾蓉,已经是罪不可恕了,又逼着茗烟杀宝玉,将来还要谋占府里的继承人位置,简直就是罪大恶极了。

    茗烟忠心护主,宝玉会怎么做?

    他会杀了茗烟吗?如果不杀茗烟,鞑靼人会放过宝玉吗?

    对于这个结果,人们既期待,又害怕。一时之间,老太太都不敢追问薛蟠了。

    “蟠兄弟,都说了吧,早晚是要说的。”

    还是贾琏打破了沉默。

    “后来,茗烟说,宝二爷,你杀了我吧。这些年你对我不错,我就拿这条命给你换条活路。将来你若是能回府里,就把我的尸首送回府里,不要叫我在这里做孤魂野鬼。告诉珉四爷,给我和蓉大爷报仇。最后,宝玉就、就、就把茗烟给、给杀了。然后,宝玉和环三弟就跟着鞑靼人走了。”

    “他们走了,我就看蓉哥儿和茗烟还有没有救,左看右看,也是没救了。过了几个时辰,天要黑了,怕遇上野兽什么的坏了他们的尸首,我就把他俩给埋上了。”

    “后来我装作要饭的,好不容易到了卜奎,就去找琏二哥。那里说琏二哥刚走,给了我一匹马,我就去追琏二哥,终于在马庄追上了。”

    似乎是用尽了一生的力气,薛蟠终于把事情经过讲完了。

    每个人都有许多话要说,但是,又不好开口。

    贾环固然可恨,但是,最后宝玉竟然杀了茗烟,这个结果,似乎叫他们也没有理由去指责贾环了。

    在他们的眼里,宝玉的命固然是比茗烟金贵的,但是,每个人的心里,也都是有杆秤的,叫他们无法再为宝玉辩护了。

    此时众人已经失了方寸,只有贾琏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一路上把此事琢磨了无数遍,心里已经有数了。

    “此事关系重大,幸好没有外人知道,若是传了出去,不仅府里的脸面没了,宝玉和环三弟投敌的罪名,也就坐定了。”

    贾琏此话,并非危言耸听。

    打了败仗,责任还轮不到宝玉等人的头上。即便是被俘了,也没什么可丢人的。

    问题在于,贾环杀了贾蓉,宝玉杀了茗烟。

    这可就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了。

    即便是鞑靼人不杀了宝玉和贾环,将来他们回来了,若是此事叫朝廷知道了,两人怕是也难逃一死的。

    问题还在于此事的不确定性。

    若是宝玉和贾环都叫鞑靼人杀死了,此事也算是一了百了了。

    现在两人落在了鞑靼人手里,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是给鞑靼人当奴隶、还是将来跟着鞑靼人一起跟朝廷作战?

    如此复杂的结果,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此事大伙儿也不要怪蟠兄弟。那鞑靼人,你们不知道,我却是清楚的。非常强悍。宝玉他们几个,别说人少,就是四个打一个,也是打不过的。”

    “蟠哥儿没有出去,恰恰是明智之举。出去了,也是白白送死。连个给我们报信儿的人都没有了。”

    贾琏此时维护薛蟠,也是实情。

    别人兴许会以为薛蟠是贪生怕死。但是,贾琏见惯了战场上的生死,对于薛蟠的表现,就比较理解了。

    贾珉在府兵团练兵的最为核心思想,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切行动听指挥。

    这样的思维,不是光靠口号就能做到的,而是需要在日常生活中,通过大量的,多方面的行为格式化行动,一点一点养成的。

    在野渡居里,那些看似匪夷所思的叠被子,走队列等训练,都是围绕着这个目标进行的。

    恰恰在这一点上,宝玉、贾环、贾蓉、薛蟠没有过关。

    这也是贾珉不让他们上战场的真正原因。

    以薛蟠的本事,能够挺到鞑靼人撤退,给贾蓉和茗烟收尸,已经需要极大的勇气了。

    后来竟然能孤身逃了出来,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此时若是再指责薛蟠,在贾琏看来,显然是不公平的。

    “你们都起来吧,凤姐,把蓉哥儿媳妇儿送回去吧,她的身子重了,别伤了胎气。叫她想开点儿,蓉哥儿虽然走了,总算是留下了后。”

    “你们都把嘴巴扎牢了,这事儿就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许出去讲,否则,若是叫我知道了,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老太太的脸上,露出了狞厉之色,叫鸳鸯和琥珀看了,心里直发抖。

    “都怪那个王信,若不是他勾连着宝玉去挣军功,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如今宝玉被鞑靼人抓了,生死不明,他家倒是没事儿了,却害的咱家死的死,亡的亡的。”

    贾母开始埋怨起别人来了。

    老太太这么一说,王夫人和薛姨妈可就有些挂不住脸儿了。

    怎么说,王子腾也是他们的哥哥,王信是他们的外甥。宝玉落到如此地步,王夫人比别人更加着急,此时贾母这番话,就有些火上浇油了。

    “母亲,信哥儿如今也是生死不明,或许还不如宝玉呢。当初,哥哥也是叫信哥儿和宝玉到珉哥儿的府兵团那里去的,只是孩子们立功心切,才出了如此差错。”

    王夫人这一番话说出来,就有些跟老太太顶着来的意思了。

    贾琏一看形势不妙,就急忙出来解围。

    “是啊,老祖宗,如今信兄弟也是生死不明,我在回来的路上,遇上了王子胜三舅,二舅也是听到了宝玉他们去了北温都拉,才派他火速去找宝玉他们回来,到卜奎去的。”

    老太太其实也是一时气话,如今听得王信生死不明,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些重了。就不再指责王家了。

    “你们都说说吧,此事怎么办?反正我是要宝玉回来的,至于那个环哥儿,哼!”

    此事如何善后,众人在心里也是琢磨着。

    贾蓉之死,已是既成事实,不接受也得接受了。

    至于茗烟,虽然是因为宝玉而死的,忠心可嘉。但是,在他们眼里,毕竟只是个奴才。是远远没有宝玉重要的。

    对于将宝玉弄回来,众人心里都是没有什么疑问的。

    至于贾环,就比较棘手了。

    杀死了贾蓉,确实罪无可赦,但是,他毕竟是贾政的儿子。

    若是不管他,似乎也不好。况且他若是将来投了鞑靼人,可就是朝廷的敌人,很可能为贾府带来灾祸的。

    若是把他弄回来了,似乎更加不好办。

    杀了贾蓉这笔账怎么算?回来之后怎么处置他?贾珍会放过他吗?

    更加严重的后果,就是荣国府和宁国府的关系,今后怎么办?

    以前是二府一体,同气连枝,有了这件事情,以后还会如此吗?

    这样的后果,简直都有些令人不敢想象。

    把宝玉弄回来,还只是个结果。

    问题在于,宝玉在哪里?怎么才能把宝玉弄回来?谁去弄回来?

    在座的人,哪个有这个本事?

    贾琏似乎是个人选,但是,目前鞑靼人强大。府兵团虽然在二道江给了鞑靼人重创,却没有使鞑靼人大伤元气。府兵团目前也无力发起反击,只是处于防守状态。

    其实,众人心里都有了一个人选,那就是贾珉。

    不过,贾珉如今已经削职为民,无权无势了,他还会有什么办法吗?

    没有人说出这个答案,因为他们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