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五十九章 义劝清风山

    青州府

    “什么?宋江已经拿下了桃花山?那个贼首周通呢?”慕容彦达惊讶的问道。(Www.K6uk.Com)

    刘师爷回道“大人,这些还是让那宋江来说吧。他人已经到了府外了。”

    慕容彦达笑道“说的有理,快快请他入内!”

    宋江小步快走的入内,看到慕容彦达就拜道“下官宋江见过知府大人。”

    慕容彦达点点头说道“宋监押好手段啊,我听说你已经拿下了桃花山?”

    宋江抬头对慕容彦达说道“回大人,桃花山贼寇已经全部归顺,山寨已在花知寨控制之下。”

    慕容彦达先是一喜,然后一愣,问道“归顺?”

    宋江连忙说道“却是归顺,那贼首周通见到大人派遣天兵到,又被下官说了几句,便立刻叫开寨门率群贼归顺,下官认为青州正是多事之时,正值用人之际,便大胆答应了他们。”

    “宋江!你好大的胆子!!”慕容彦达猛地站起来喝道“那些贼匪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朝廷要犯,你是什么人,居然敢赦免他们的罪?”

    宋江再拜说道“大人!此时不过平了一座桃花山,青州还有不少贼匪为患,如果贼匪投降,我们拒而不受,那么这些贼匪就必然只会死战到底了,到时候恐怕就真的要出大事了。

    大人!!下官一切都是出于公心,是出于为大人考虑啊!”

    说着,宋江连忙看了一眼那刘师爷,刘师爷在后面伸出了一个手掌,翻了翻。宋江咬咬牙,眨了眨眼。

    刘师爷这才对慕容彦达说道“大人,我看宋监押的话也并非毫无道理啊,这些贼匪自然都是该杀的,但青州不是还有清风山和二龙山嘛,我看大可以让宋监押带着这些贼匪去攻打二地,此乃驱狼吞虎之计也!”

    说着,刘师爷小声的对慕容彦达说道“到时候大人大可以将这些人以阵亡军士的名义上报朝廷,那些抚恤”

    慕容彦达的眼珠一转,微微一笑,对宋江点头说道“宋江,既然如此,那大人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只要能平定其他两山,那么他们的罪过本官就上奏朝廷给他们免了。”

    宋江连忙拜谢道“多谢知府大人。”

    慕容彦达嘿嘿一笑道“不过他们既然现在还没有免罪,就是戴罪之身,在朝廷文书下来前,这些人是不能视为军士的,也就是说,不会有他们的粮饷衣甲,你可明白?”

    宋江大惊道“大人,这万万不可啊,如此一来,恐怕这些降军会再生异心。”

    慕容彦达冷冰冰的说道“这些人本就是贼寇,就是现在将他们全杀了也不为过,能让他们活下来就是最大的恩典了,如果这些贼寇真的不知死活的要有异心,坑杀了便是!”

    宋江听得心中一个咯噔,不敢再说,只能应了下来。

    宋江回到清风寨,孔明孔亮带来的三百青壮都打发了回去,那些衣物全给了原来的桃花山人马,加上清风寨原有多的,周通的几百弟兄倒也各个穿到了官兵衣服,看上去有模有样的。

    见宋江回来,花荣笑道“哥哥,这次知府大人恐怕是大大夸奖了哥哥一通吧。”

    孔明拱手说道“那是,我师父是何等人物,那知府大人敢和我师父不敬?这青州这么多人中,有哪个像我师父这般手段?”

    宋江苦笑了一下,走到站在后面的周通面前,就是一拜,周通连忙躲过,说道“哥哥又是怎么了,为何又要拜我?”

    宋江一抬头,双目已经含泪,只见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庸官误国!那慕容彦达听说贤弟带着兄弟下山居然要杀了贤弟和众兄弟们!”

    “什么?”

    “当真如此?”

    “师父,不会吧,那慕容老儿疯了吗?”

    几个人惊讶的叫道。

    周通后退了一步,他看向宋江,咬牙说道“这老贼为何如此狠毒,我们兄弟虽然上山为寇,但也没伤多少人的性命!”

    其实说实话,周通虽然是恶霸出身,但心中却也真的还有一丝良善,他下山到桃花村是拿了金银绸缎的提亲,而不是抢亲,如果是换了清风山的那个矮脚虎,恐怕会直接带兵打进桃花村再说,这也是宋江为何在他身上用美人计的原因,用在清风山上,说不定还真的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宋江抓住周通的手说道“你我是兄弟,我如何肯干啊,哥哥我以命想保,知府终于答应让兄弟你戴罪立功,只要我们平定另外二山,知府就愿意上书朝廷,洗清你的罪过。”

    众人这才长吐一口气,周通感激的对宋江说道“多谢哥哥从中周旋。”

    宋江摇摇头说道“虽然如此,但知府大人又说朝廷一日没有下文书,你们就一日不是官军,这衣物也就算了,粮饷和兵甲却不会提供。”

    花荣急道“这怎么行?周通兄弟几百号人,人吃马嚼的,没有钱粮,怎么打仗?”

    周通跺跺脚说道“我原来山寨上还有些银钱,还可以支持一会,但时间一长兄弟们相信我,才跟我下山,如果连饭都吃不上,我怎么和兄弟们交待啊?”

    宋江点头说道“所以平定二山,我们必须速战速决,花荣贤弟,快和我们说说这清风山的情况?”

    花荣摇摇头说道“这清风山现在固守在山上,尤其是我们平定桃花山的消息传出后,清风山更是严阵以待,真的要强攻,不伤个四五百人,恐怕难以入内啊。”

    宋江眯了一下眼睛说道“这可不行这样,我先书信一封,你用箭射上山,再说其他。”

    清风山

    “宋江宋公明”燕顺喃喃的说道“两位兄弟看此事如何啊?”

    王英站起来说道“这宋江宋公明号称及时雨,在这山东地面是一等一的豪杰,那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的,而且那周通现在也是好好的,我看可以考虑下山!”

    郑天寿有些犹豫的说道“我倒是不担心宋江,只是担心那慕容老贼。”

    燕顺叹道“我自绿林行走,也有十多年了,今日也听说及时雨,明日也听到说呼保义,心中早有向往,我也听说那慕容老贼不是东西,但正是如此,我觉得我们才要下山,否则慕容老贼日后要害了宋江,他连个帮忙的也没有”

    王英拍掌说道“可不是吗?如果真的如此,那我们到时候也可以帮上公明哥哥忙啊,不如这样,如果那慕容老贼真的容得下我们,我们就在公明哥哥麾下,如果那慕容老贼暗藏祸心,我们就带着公明哥哥上山!”

    燕顺点头说道“这样也好,如果宋江真的能上山,这第一把交椅我自愿让给他坐!”

    郑天寿这时说道“但我们谁都没见过那宋江,这宋江到底是不是和传闻一样,我等也不清楚啊。”

    燕顺嗯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试探一下,看他到底如何!”

    “什么?你们家大王要我们师父一个人上山商谈?”孔明当下就不干了,对宋江说道“哥哥,这可不行啊。”

    宋江想了想说道“也罢,我便一个人上山!”

    花荣也劝道“宋江哥哥,这样太冒险了,最少也要带上小弟前去。”

    宋江笑道“这有什么?不过是和未来的兄弟先见见面,何来什么风险?再说了,我想你们家大王也不是不讲信义之人吧?”

    那喽啰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说道“那请宋大人上山!”

    清风山

    “公明哥哥真的自己一个人来了?”燕顺惊讶的说道。

    王英跺着脚说道“真的来了!大哥,那可是及时雨宋江啊!我们是不是要出去迎一下?”

    燕顺当下说道“走走走,快去迎他。”

    燕顺带着王英、郑天寿来到门外,就看到宋江走了过来,当下拜道“燕顺见过宋江哥哥!”

    宋江笑道“燕顺兄弟,我往日也听说过你,是个好汉,但既然是好汉,就不能不为兄弟着想了,我信中所说你也知道了,你要我一个人上山,我也来了,今日无论如何,你我都可先为兄弟,先去吃个酒,然后你再告诉我你的想法,如何?”

    燕顺连忙说道“公明哥哥如此诚意,我等哪里还有话说,还请哥哥入内!”

    宋江心中长吐了一口气,他此次也是冒险前来,一是自信于自己十几年来苦苦经营的名声,其二也是因为慕容不给钱粮,他嘴里不说,心里却是着急,只能兵行险着。

    第二日,燕顺就带着愿意投军的三百多喽啰下山,自此,清风山平定。

    青州军营

    “师父,你怎么还在这里悠哉的!难道不知道出了大事了吗?”一个军官走进大帐,看到里面一个大汉正在看书,急忙上前说道。

    那大汉看向那军官问道“黄信啊,怎么了?都说我是霹雳火,我看你的脾气一点都不比我小嘛。”

    黄信哎呀一声,走到秦明面前说道“我说师父啊,那宋江已经拿下了清风山了!”

    “什么?怎么这么快?他拿下桃花山还没五天吧?”秦明惊讶的叫道。

    黄信坐下说道“可不是吗?但谁叫他宋江在绿林中名气响呢?那清风山的燕顺等人知道是宋江来了,直接就下山投降了。”

    说着,黄信摇摇头道“这样一比较,师父,我都没脸出去了。”

    秦明是个没多少心思的人,想了想叹道“那也是人家的本事,我等又能如何?”

    黄信见秦明这样,也是无奈,只又说了几句,便走了出去,到了外面,他想了想,自言自语的说道“其他的也就罢了,二龙山万不可再让宋江如此快的拿下,那二龙山地势在三山中最为险恶,那恶和尚平日里也是天不服地不管的,必然不会直接归顺宋江”

    黄信想定主意,便离开了。

    燕顺投降的消息传到了青州城内,慕容彦达对宋江不禁心中有了一丝惧意,这样一个人自己真的能掌握吗?

    慕容彦达想了想,一边派人送了一些钱粮去清风寨犒赏,一边督促宋江继续进攻二龙山。

    宋江也是志得意满,修整三日后,便点了八百兵马,只留下花雕,其余人全部带到二龙山。

    不说宋江此次攻打二龙山又有什么挫折,再看姜德,此时已经到了郓州境内。

    “店家,你这里距离梁山泊还有多远啊?”朱武对野店掌柜问道。

    野店掌柜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道“不远了,客官你们都有马,再走个三四个时辰也就到了。”

    隔壁一桌是几个客商,对掌柜的问道“我们都是客商,听说这梁山泊今年有些不太平啊,还能不能走?不好走的话,我们就要改道了。”

    那掌柜的笑道“是不太平,那梁山上聚集了不少好汉,但却也好走,不碍事的。”

    姜德笑着问道“你这掌柜的说话有趣,既然有强人在,怎么还不碍事了?难道这些强人都是吃斋念佛的,不会下山害了我等性命?”

    “哈哈,掌柜的,快点拿酒出来!梁山的人马又下山了!这次不知道是哪个恶霸又被他们盯上了!”一个农夫打扮的人兴高采烈的进到野店里喊着要酒说道。

    “啊?真的来了?会不会到这里?掌柜的,你们这里有地方好躲吗?”旁边拿桌客商一听说真的有梁山人马来了,顿时吓了一跳。

    掌柜的还是笑着说道“不碍事,梁山好汉从来不对我们百姓动手,就我这家野店,梁山兵马过了两三次了,从来没有进来过,就是要喝水,也是站在外面喝的。”

    姜德等人互视一笑,那客商问道“不伤百姓,那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啊?”

    农夫说道“这不伤百姓,可不是不伤人,不是还有一些不是人的吗?梁山兵马下山,一般都是有的放矢,目标都是那些为富不仁的乡绅恶霸,抓了他们抄了家财,梁山还不全拿走,而是分一部分给百姓,你说我们还怕不怕他们?我们盼他们来才是真的就是可惜了,我们村里的几个富户都是好人,否则啊,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