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02 她不稀罕他了

    看到鲜血,原来在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突然传出来几声尖叫,似乎是被吓到了。(看啦又看小说)

    马总舔了舔自己嘴角的鲜血,神情立刻变的狰狞起来,也不再维持自己端着的姿态,凶狠的看着黑衣人:“马上抓住这个贱女人!”

    颜夕刚走出去几步,就有一次被抓到,这次不想上次那样仅仅被禁锢在椅子上。

    颜夕被两个人辖制住双臂,马总走上前,狠狠的甩了她一耳光,颜夕的脸被打到一边,嘴角也沁出一丝血丝,就可以看出来马总究竟下了怎样的狠手。

    颜夕被酒精迷惑的大脑,因为疼痛有些清醒。

    她抬起头恨恨的看着马总,嘴角发出一声嗤笑。

    马总又一次被颜夕激怒,一脸的邪笑:“带走!今天让她看看我马爷的手段。”

    颜夕想了想时间,尹哥应该快来了,也不知道自己要是现在被带走,他能不能遇见自己。

    几个人辖制住颜夕正要往外走,突然一群人从门外走过来,正好拦住了马总的去路。

    “让让。”马总不耐烦的说。

    “马总,慕总请您上雅间一聚。”

    “滚,什么慕总,什么什么总,老子今天没空,滚开别耽误老子的好事。”刚刚也喝了几杯酒的马总,此刻有些微醺,又惦记着回到房间教训美人,故而出口很不客气。

    颜夕看到男人,心中一动,竟然是慕安,是不是说明慕容衍一定在这里,而且他还授意慕安过来。

    “马乐!嘴巴干净点!看清楚我是谁!”

    “我呸,你是哪根葱,我要认识你,告诉你现在马上滚,否则我打的你爹妈都不认识你!”马总很是嚣张。

    慕安脸色一沉,立刻一拳打在了马总的脸上。

    “来人,抓住他们!”马总捂着自己的脸赶快躲到了自己的手下身后。

    慕安很快撂倒了两个人,走到马总面前,然后将马总的手按到桌子上,拿过腰间的匕首穿透马总的手扎到桌子上。

    “我是慕安,现在认得了嘛?”慕安盯着马总开口。

    周围的人立刻有人想起来:“原来是慕安,他可是慕总身边的人!”

    “原来他说的慕总是哪位啊?马乐这次是惹到硬茬子了!”

    马乐顾不得传来剧痛的手,耳边反复回放着慕安的话,慕总,慕总

    想到慕容衍的铁血作风,马总恨不得现在就晕过去,不用再面对慕容衍的怒火。

    他横行霸道这么久,向来是看碟下菜,一时喝晕了头,竟然惹到了慕容衍的人。

    看着马总哆哆嗦嗦的样子,慕安严重讥诮,然后将刀从桌子上拔出来,带出了一溜的鲜血,慕安眼神都没有动一下,然后提着马总:“走吧,别墨迹了,别让慕总等急了。”

    马总顾不上一直在流血的手,一个劲的求饶,而慕安根本没有理会马总。

    脸色不善的踹了对方一脚,催促他赶快走。

    颜夕和马总的手下人,也俱都被慕安手下的人看管,跟在后面往二楼雅间走。

    刚刚强撑起来的清醒,因为心神的放松,又一波酒意袭来,颜夕跌跌撞撞地跟在众人后面。

    然后一起走到二楼清雅的雅间里。

    雅间很安静,甚至因为坐在主位人的缘故,显得又些沉闷。

    颜夕,马总还有他的手下走到包厢以后,都低着头,不敢窥探坐着的人。

    颜夕在众人中间抬起头打量坐在主位的男人,他坐姿随意,没有将眼前的任何一个人看在眼里,随意的放空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然慕容衍的身影在颜夕眼睛里也是三个摇摇晃晃的影子,颜夕却还是莫名的感觉到他现在很不开心。

    当然所有在包厢里的人都感觉出来,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一丝声响,整个包厢都陷入一种无声的压抑中。

    “慕总,我”似乎是害怕这样的沉寂,马总按耐不住出口。

    慕容衍一个眼风扫过来,马总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

    颜夕此时身形更加摇晃,眼前的人也变成了无数个,根本数不出来。

    慕容衍的眼睛穿过众人,落在颜夕渗出血丝的嘴角上。

    “马总的眼睛好像不好使啊,竟然看上了我的女人!“

    竟然是慕容衍的女人!

    马总的目光落在颜夕身上,又些诧异,更多的是惊恐。

    马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然后拼命地磕头:“慕总,我错了,我眼瞎我该死冒犯了慕总的女人求求慕总饶我一命我再也不敢了”

    颜夕耳边传来咚咚咚的响声,也不知道马总究竟害怕成什么样子,竟然这样卖力的磕头。

    阿衍刚刚是说自己是他的女人吗?

    颜夕心底闪过一丝欢喜。

    慕容衍漫不经心的擦了擦手:“留下你的眼睛,马上滚。”

    马总心中一松,还好不是要他的命,只是一双眼睛,还可以治好,这已经是慕总手下留情了。

    慕安立刻将刚刚和马总的手亲密接触过的刀扔到马总面前。

    马总的手哆哆嗦嗦的捡起刀,虽然庆幸捡到了一条命,可是自己动手戳瞎自己的眼睛,还是有些挑战他的极限!

    不过,看着慕容衍一脸不耐的神色,马总拿起刀不敢再迟疑。

    颜夕撇过头,不敢再看。

    马总一只眼睛留下血,他闭上眼睛,脸上也流满了血,让人觉得无比恐怖。

    “滚。”

    马总捂着自己的眼睛,露出一抹庆幸的神色,赶快离开了包厢。

    然后马总的人赶快跟着马总离开,不敢再逗留。

    乌拉拉一群人离开了包厢,只剩下颜夕和慕容衍的人。

    颜夕勉强扶着墙,上前去桌子上拿自己的包,因为眼睛里好几个包包,颜夕摸索了两遍,才找到自己的包,然后想要跟着人群离开。

    看着颜夕通红的脸蛋,以及费力的动作,慕容衍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颜夕拿到自己的包,扭头就要离开。

    包包却被一只手抽走。

    颜夕眼睛带着一丝迷惑,没有反应过来,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撩人的颤抖:“给我包包。”

    慕容衍皱了皱眉,直接拿着包从窗户上丢了出去。

    包包从窗户上直接消失。

    “你!”

    颜夕瞪大了眼睛,看着包包从自己的手里,消失在窗外。

    扑上去想要去看包包到底掉在哪里。

    里面还有小九的画!

    颜夕红着眼眶想要跳下去去找包包。

    如果是清醒的颜夕,定然不会这样不知道轻重,要知道这里是顶楼,颜夕如果真的扑下去,定然会摔个粉身碎骨!

    为了几张小九的画,她的当然不至于拼上自己的姓名,可是已经被酒精侵蚀的她,只剩下对小九画的执念,以及对于慕容衍扔掉她的画的愤怒。

    让她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慕容衍眼睛一缩,没有想到女人竟然这样大胆。

    上前抱住了颜夕,带着她离开窗口,怒气冲冲的开口:“你疯了吗!”

    颜夕眼睁睁的看着画消失,又被慕容衍怒吼,长久以来压制的委屈爆发,发泄一样的用手锤慕容衍的胸口:“混蛋,大混蛋,你就知道欺负我”

    颜夕的捶打就像是挠痒痒一样,他拥着颜夕又些失神,似乎还没有从刚刚要失去颜夕的恐惧中清醒。

    天知道,刚刚看到颜夕危险的动作,他吓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一想到这个女人要永远的消失在他的世界中,一股沉闷却刻骨的疼痛压在胸口。

    他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朝颜夕发火。

    明明他应该是淡然的,看着颜夕千方百计想要惹自己的注意,然后淡淡的嘲讽颜夕像个跳梁小丑,嘲笑她当初的背叛是多么愚蠢。

    可是他还是败了。

    败个了这个不知道轻重,爱慕虚荣,见风使舵的女人。

    明明可以列出一千条恨她的理由,却抵不过自己身体的冲动。

    她说什么?

    自己欺负她吗?

    是这样吗?

    自己跌下轮椅想要挽留她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她决绝的背影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他的噩梦里,他甚至不敢闭上眼睛睡觉,不敢再看任何人的背影,否则噩梦就一次又一次的回放,不肯放过他!

    颜夕靠在慕容衍的怀里,哭累了,情绪平静了许多,推开了慕容衍的怀抱,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慕容衍感觉到温软身体的离开,一时间怅然若失,身体本能地拉住了颜夕。

    “让我走。“颜夕想要甩开慕容衍,她被他欺负怕了,不想再留在他身边了,为什么他还拉着自己?

    她不稀罕他了!

    只有他委屈吗?她不委屈?她不会难过?

    几年的时光里,只有他一个人煎熬吗?

    如果爱情这样苦,她还是不要了。

    “不许走!”慕容衍固执的抓住颜夕,他只是不希望颜夕离开自己的视线,却不知道该如何和颜夕相处,横隔在岁月里的隔阂,没有那么容易消失,曾经的独自品尝的苦涩也没有被忘记。

    慕容衍愣在原地,眼睛里闪过一丝迷茫。

    颜夕,我该拿你怎么办?

    已经中了你的毒,我该拿自己怎么办?

    颜夕挣扎了一会,没有逃出男人的怀抱,反而熟悉的气味萦绕在她的每一个细胞里,已经忘记了刚刚在生什么气的颜夕,遵从自己的本能,看着男人脸上看起来很好吃的薄唇,一口咬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