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95 怎么我每次看到你都这么的狼狈?

    我被关在警局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听到了一丝声响,有脚步声渐渐的朝我传来,我低着头,直到看到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才惊喜的抬起了头。(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当我看到来的人是江北城的时候,我脸上的惊喜慢慢的淡了下去。江北城皱着眉看着我,眼睛里有一丝心疼划过,“怎么我每次看到你都这么的狼狈?”

    “没办法,谁叫我命衰呢!”我扯起嘴角,艰难的笑了笑。

    “你别笑了,比哭还难看。走吧。”江北城说着朝我伸出了手,我茫然的看着那只手没有动,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为什么来的人不是顾承闫?

    “走吧,我受人之托,来带你回家。”听到江北城的话,我才把我的手放在了江北城的手上。当他看到我手上的贝壳手链的时候,他的眼里露出一抹笑意,“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听到江北城的话,我的心一暖,可是却又觉得有些酸楚的感觉,我多希望这句话是由顾承闫来对我说啊。

    直到踏出警局的大门,我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真的出来了?我是嫌疑犯,允许保释吗?”

    “你忘了,我是一名律师。”

    我当然知道江北城是一名律师,还是一名十分出色的律师,只是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将我从里面保释出来。

    我现在是这个案子的最大嫌疑人,竟然还能被保释,这真的太奇怪了。

    江北城将我带到了我和顾承闫的家,此时的他象一个主人一样招呼着我,“你先上去洗个澡,我给你做点吃的。承闫处理完了手上的事情就会过来。”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当我将自己置身于浴缸里的时候,我才有一种真实的感觉。

    我用最快的速度泡了一个澡,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下楼了。而此时,江北城也做好了饭菜,“快吃吧。”

    江北城做的是最简单的两菜一汤,可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却是人间美味。

    我吃着吃着眼泪就掉到了碗里。

    “夏至,你有点出息吧,不过是嫌疑人而已,还没有被判刑,哭什么。”

    一张卫生纸递到了我的面前,随即而来的还有江北城鄙夷的话语。

    我接过纸胡乱的擦了擦脸,“所以现在你就是我的律师吗?”

    “当然,除了我还有谁能救你出来。”

    江北城得意的说道,我闻言正要说话,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我的女人难道我不会救?”

    我闻言立即抬头向门口看去,果然看见顾承闫正朝着我大步走了过来,他一把拥住了我,然后在我的额头上吻了吻,“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

    “我没事。”本来之前我对顾承闫还有怨怼的,可是看到他胡子拉碴的脸还有眼里的红血丝,我却一句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放心,你会没事的,我相信你。”

    “恩。”我深情的望着顾承闫。

    “喂,你们两个人放狗粮请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一旁的江北城受不了的说道,经过他的着一打岔,我心里的忧愁少了不少。

    吃了饭,我按照江北城的要求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停电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昨天晚上顾家的电箱一直都有问题,时不时断电,所以你回家的时候管家不在,那个时候他正在找人修电箱。也就是说那个时候除了你和顾依依,屋子里没有其他的人。”

    “不错。”我想了一下,好像昨天确实没有看到其他的人。

    “有没有可能还有人其实是在家里的,只是在屋子里没有出来?”江北城又提出了另一种设想。

    “不可能,昨天下午老爷子突然心血来潮要去给夫人上香,大哥还有二姐,二姐夫还有我一起去的,依依说家里不舒服,所以留了下来。我和他们一直在一起。”

    顾承闫摇着头说道,他可以证明顾家的其他人当时都不在家里。

    “那你们顾家的佣人呢?”

    “顾家除了管家晚上会留宿,其他的都是下班就离开,不会有人留下来的。”

    顾承闫再一次将这条路给断了。

    听到顾承闫的话,江北城露出了一丝深思的表情,他的手有节奏的敲击着桌子,在想着问题。

    我和顾承闫也没有打扰他,我的脑子里也拼命的在想着一切的蛛丝马迹。

    “你说你回去的时候还看到顾依依坐在沙发上,但是你下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这中间大概有多少时间?”江北城再一次问道。

    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昨天我进门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一下时钟,那时候刚好是晚上七点整。后来停电我拿手机照光的时候大概是晚上七点半。

    “七点到七点半,也就是说顾依依就是在这段时间遇害的,那这段时间你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吗?”

    江北城和顾承闫同时都看向了我。

    我闻言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我记忆里真的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不过,也许那个时候我在加班,太投入了,所以没有听到也有可能。”

    而且我当时在楼上,顾依依在楼下,我还关着门,即便下面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听到。

    顾家的房间隔音效果都很好。

    听到我的话,江北城皱起了眉头,显然他也觉得有些不好办了。

    “怎么样,找不出破绽吗?我也找不出来,不过,我总觉的这整件事就是针对我来的。”

    “杀了一个人来嫁祸给你,那个人是有多恨你啊。你仔细想想,你有没有什么仇家。”

    江北城又问道。

    仇家?提到仇家,我脑子里第一个闪现的就是裴启晨的身影,“裴启晨。”我和顾承闫脱口而出道。

    “裴启晨?你的前未婚夫?”

    “是的,他一心想要娶顾依依和顾家攀上关系,后来被我插手,他不但没有能娶上顾依依,而且还害的裴氏在蓉城没有了任何的立足之地,所以他是最恨我的一个。”

    “你还忘了一点,上次你差点害的他妈差点被抓进去了。”顾承闫补充道。

    “对,上次我和他母亲发生了冲突,都一起去了局子里。”

    “听你们这么说,这个裴启晨很有可疑。”

    江北城说完就站了起来,“我先去查一下这个裴启晨,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