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2章 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正在几头醉猫打量这位漂亮女警的时候,肖晋到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的,要往里面跑。(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肖晋,你怎么在这儿?”贾苏之惊讶道。

    哦,漂亮的女警官认识肖晋啊,这是什么情况?

    肖晋呵呵一笑,酒喝的有点儿迷糊,他这才来到贾苏之面前,“姐,你怎么来了?”

    贾苏之闻着他一身酒味,一皱眉道:“喝了这么多酒?”

    肖晋一指马向俊他们几个,“这是我初中同学,几个铁哥们,好多年没见了,刚刚聚会喝了点儿。”

    贾苏之这才脸色好看一些,肖晋转头道:“我姐,漂亮不?”

    汪毅等人齐齐道:“漂亮。”

    贾苏之脸上一红,淡淡地点点头,这才又看上肖晋,“你又干什么去?”

    “我去给他们开两个房间,他们回学校会被抓的。”

    “你呢?”

    “我”

    肖晋想说回家,可一想梅冉知道了肯定担心,弄的家里鸡犬不宁,回学校显然也是不行了,他后悔应该在外面再弄个私密小屋,要学会像特务一样,狡兔三窟才对。

    “不行我也住这儿吧。”

    贾苏之凤眉一挑,“你不敢回家?”

    “不是怕你们担心吗,我估计没等我睡着,也得被你们这些女人折腾晕了,呵呵。”肖晋带着醉态。

    几人同学都知道,肖晋根本没有姐姐,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美女警官姐姐?还这么漂亮?可谁也不方便问,就算是喝多了,现在他们也被贾苏之的一身警服给吓醒了。

    马向俊一见,过来道:“肖晋,我带他们到对面的七天旅馆休息一下,明天一大早就都回学校了。”

    “那个姐姐是吧,我们就先走了,肖晋交给你。”

    说着马向俊拉着徐松林三个人往外走,肖晋赶紧道:“钱你先垫上,回头报销。”

    马向俊乐了,“放心吧,不用。”他一扬手里的银行卡,肖晋给的钱都花不完。

    见他们走远了,肖晋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看着贾苏之傻笑。

    “你真是气死我算了。”贾苏之一扭腰道。

    “要不我睡这儿吧,你回家。”肖晋向里面一指。

    “不行。”贾苏之道。

    “啊?”

    “这晚上会向单身男人推销女人,我怕你犯错误。”贾苏之过来揪他的胳膊。

    “不会吧,真有这种好事,我怎么没”说了一半,见贾苏之表情不善,他马上打住话头儿。

    “我一个人在京都的时候,要想干啥早就干了,你们也看不住。”肖晋被她拉上车。

    贾苏之不理他,直接开车就走。马向俊等四个哥们看着大切诺基驶远,徐松林推了推马向俊道:“你跟肖晋最熟了,那美女警官是谁啊?”

    汪毅也道:“是啊,他哪儿冒出来的姐姐?”

    马向俊摇头,想到在白虎山见到的那位风情万种的乔雅诺,还有肖晋一晚上没从别墅里出来,跟那位李家公主住在一起,他再次把这个美女警官也排到了乔雅诺的身边

    “不知道,大家别猜了,等以后问他。”马向俊拉开旅馆的门往里走。

    “真是比不了啊,让人羡慕。”汪毅边走边道。

    “是啊。”后面有人感慨。

    贾苏之明白了肖晋的想法,要是回别墅让梅冉知道他喝这么多酒,几个女人忙活起他来,他也休息不好,还让梅冉空担心一晚上。他喝成这样也不能回学校了。

    那去哪儿呢?

    给他找个酒店开个房间,然后让他好好睡一觉?早知道这样就把他留在香格里拉了。

    肖晋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不住喃喃自语,顺手就摸到了贾苏之的腿上,还道:“姐,你知道你的腿有多好看吧,特别是穿裙子的时候,又长又直,呵呵。”

    贾苏之又羞又气,一脚油门踩下去,“快把手拿开。”

    “不。”

    “我就不。”

    如果现在是停着车,肖晋都能把贾苏之一把抱怀里坐自己腿上。

    “讨厌了,喝这么多酒,像个醉鬼。”贾苏之嘤咛一声。

    贾苏之摇了摇腿,又怕耽误了踩刹车,可肖晋手抓的牢,而且手还不老实的乱动了几下。

    她气的真想给他几下,可手还把着方向盘呢。

    这要是找不到地方把他弄下去,还不知道得让他占便宜到什么时候?

    她心里暗道,要是真醉了也就罢了,如果是借着酒装醉,你给我等着。

    一下想到个地方,她犹豫一下还是直接开过去,十分钟后她把车开进一个小区,车停在院里楼下。小区环境很安静,路人极少。这绿园小区由于背靠着植物园,所以周边环境也像公园一样,到了晚上从窗外看过去一片宁静祥和,所以贾苏之很喜欢这里。

    她先下了车,这才走过去把肖晋也从车上拉下来,锁好车门,见肖晋左晃右晃都快撞墙了,这才扶住他。

    肖晋顺杆往上爬,直接环着她的腰,快把她整个人都弄怀里去了,贾苏之个气啊,等进屋后见你是真醉假醉,到时本姐姐再好好收拾你。

    进了电梯到了十楼,在贾苏之开门的时候,肖晋笑眯眯地看着她,随后在她一转头的功夫,他在她的唇角吻了一下。

    “你要死啊,还有邻居呢。”贾苏之赶紧往后看看,邻居家门紧锁,没有动静。

    她用力给了他两下,这才慌乱地打开门,把肖晋推了进去。

    肖晋好在还能换鞋,然后就不走直线了,也顾不上看屋里多大什么装饰,直奔里面的卧室而去。

    “回来,你晚上睡沙发,那是我的房间。”贾苏之过去拉住他,结果又被他抱在怀里。

    “可我看有两间房,我睡另一间。”肖晋向屋一指。

    “不给你,你睡完了都是酒味,还得洗床单多麻烦。”贾苏之用力扯着他抱在自己腰的手,可被他抱的更紧。

    “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她无奈地道。

    “你生吧,生气样子更好看。”肖晋盯着她。

    贾苏之在他肩头咬了一口,“真后悔把你带家来。”

    肖晋哈哈笑着松了手,她这才得以跑开。

    回到自己房间,赶紧把门关上,怕这个色家伙追进来,过了会儿听得没事,她这才开始换衣服。穿好睡衣她出来,见肖晋坐在沙发上打瞌睡。

    她又是心疼又是好笑,看着他,想把他拉到另一间屋子里去,说归说哪儿能让他睡沙发,只是他刚才去的方向是她常住的房间。

    “我要洗澡,一身酒味。”肖晋半睁开眼睛道。

    “我要喝水。”

    “我要换衣服,太热了,有空调没有。”

    贾苏之打了他一下,“事还真多,早知道把你丢酒店算了,我也省心,真是的。”

    她用的热水器是用煤气的,瞬间加热,到也不用浪费预热的时间,可是没有男人的衣服可换,想到有给弟弟贾玉林买的恤衫还在,他穿着应该差不多,就去取了一件。

    新毛巾也有,又把他要住的地方收拾了一下,这才拉着他去了浴室。

    “你帮我脱,我弄不下来。”肖晋脱了上衣,解皮带弄了半天。

    “你啊,再看你喝成这样我就跟你没完。这多亏没让梅冉看见,否则她得守着你一晚上不能睡觉。”

    给他解开皮带,肖晋几下把裤子脱下来,贾苏之脸上一红,转身出去了,肖晋又脱了短裤这才开始洗澡。

    直用了三四遍浴液,才感觉身上的酒味淡了不少。

    外面门一开,贾苏之进来送毛巾和牙具,被他隔着帘子一把将手拉住。

    “讨厌了快松开。”

    “哦。”

    过了会儿他洗了才出来,清醒的差不多了,要不是尝了那些洋酒,也不能醉的这么快,否则光啤酒没什么事,百威的特点就是不上头,最起码能保护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不头疼。

    把短裤顺手洗了,见有速风机拿过来一阵神吹,干的差不多这才穿上,把身上的水擦干,刷了牙,本想走直溜了出去,可一想他就嘿嘿一乐,用手把着门框晃悠悠地出来了。

    “姐,我要喝水。”

    “给你,都准备了。”贾苏之端着一杯水站在门口,一直等着他。

    他接过来一口喝干,竟然是蜂蜜水,这东西可解酒,他感激地看着她一笑,“姐,谢谢。”

    “怎么,醒酒了?”贾苏之审视着他。

    “没,我还要喝,你有酒没有?”肖晋一环手就将她拥在怀里,贾苏之就这样在送水的功夫,又落入他的魔掌。

    “姐,你真香。”

    此时肖晋光着上身,而贾苏之则只穿着睡衣,睡衣虽然是高吊带,胸口露出的春情很少,但裙边下摆自然相反,露出的相对要多,所以她粉玉似的两条雪腿笔直地露在外面,裙摆只是刚过了大腿内缘儿向下一点点罢了。

    她嘤咛一声,被他抓过正着,而手里还举着一只空杯,便作势要打他的头。

    他嘿嘿一笑,也不在意,两手轻抚那柔若无骨的腰肢。

    “好弟弟,你放过姐姐,我再去给你倒水。”见肖晋都香到了她的面颊,她只得哀求道。

    “不放。”

    “我要去洗澡,快松手。”贾苏之轻轻捶打着他,全身酥软无力。

    到底又让他吻了一下,他这才放了手。

    “额滴神啊,你个讨厌鬼。”贾苏之把他推到墙上,一下钻进浴室不再出来了。

    “蜂蜜在桌上,冰箱里有凉的矿泉水,别像个少爷似的等着我伺候。”浴室里传来贾苏之的声音。

    “知道了。”肖晋又冲了蜂蜜水,知道这杯一下去,就彻底没事了。

    喝完水,听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他这才去了给他准备的房间,倒在床上过了会儿,也是真累了,就睡过去。

    等贾苏之洗完出来,见客厅里没有肖晋,一转头就见他成一个在字平躺在外屋的床上,睡的正香。

    她轻轻一笑,嘴角轻哼了一声,将湿漉漉的头发甩了甩,这才走进自己的卧室,本想关上门,可一想外面那家伙睡的都找不到北了,根本不用锁门,就停下了手。

    她坐在梳妆台前,先把头发揉了揉,然后用冲风机吹到八成干,如果吹的太干会让头发枯掉的。接着抹了面霜和护肤膏,刚想关了台灯躺下,又站了起来。

    她来到肖晋的房门前,见他还睡着。

    这是她单独的闺房里第一次有男人住过,就连贾玉林都没有呆过,她慢慢走过去,然后坐到了床边。

    又看了看他,确定是真睡着了,这才探出玉手轻轻摸着他身上的伤疤。

    她跟其他的女人一样,都对他身上的伤感兴趣,每一处伤都代表他的一个故事。

    她想到了第一次在监狱医院见到他的情景,他胸前的伤口还包扎着,想着给他喂水给他擦澡,她脸上又是一热。

    “就是这块伤疤吧?”她的手抚在他胸前的某处。

    接着,贾苏之的玉手就被他抓住了。

    她暗道一声,“不好。”

    不过,她想逃,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