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七十二、似是故人来

    “哥哥没说,好像也算亲近的客人,”宝钗说道,“不然只怕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书房那里。(www.k6uk.com)”

    薛蟠到了外书房,臻儿已经给安福海上了酒菜吃了,安福海见到薛蟠脸上油光发亮,就知道他已经吃过了,喝了一杯酒,冷哼一声不言语,“你既然来了,就听一听怎么办罢!”

    那车夫已经等候在一边,听到安福海这么说,于是禀告:“神威将军府上有一个张先生,是冯紫英昔日的老师,明日已经听了吩咐,要来宁国府问诊。”

    “他怎么来的?来洛阳做什么?”薛蟠问道。

    “来洛阳说是给自己的儿子捐官。”那车夫显然不是真的车夫,而应该是安福海的得力助手,只是假扮成车夫而已,“因为和神威将军府有旧,故此就住在了他家里头。”

    “捐官?”薛蟠问道,“要捐什么官?吏部哪里问得到?”

    “说要捐一个同知的缺,吏部那边官位卡的紧,所有的捐官,都不得实职,不过是接人待客的时候从容些。”那车夫说道,“故此只是一个虚衔。”

    虽然是虚衔,但这个官位也是难的,同知是知府的左右手,正五品,这样的捐官,如果在地方上,等闲知县知府都不必放在眼里了,故此这一位张先生要来都中亲自操作捐官,薛蟠点点头,“投其所好,才能办好这事儿,”他对着安福海说道,“这事儿还要落在张先生身上,还要落在这个捐官上。”

    “你的意思是?”

    “公公能给这个捐官的位置吗?”

    “自然可以,”安福海傲然说道,“不过是一个同知的衔儿,若是这事儿办好了,他儿子只要是官面上的人,我就答应一个实授的同知给他又何妨。”

    薛蟠听着真是咂舌不已,他么的劳资才是正六品的官儿,这安福海嘴巴一张就许出去了一个实缺,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如此就最好,”薛蟠心里有了计较,把自己的计谋一说,安福海点点头,这事儿定了下来。他起身,“晚上我就叫人预备好,不今夜就行动?”

    “这事儿急不得,若是今夜就说了,他思来想去,反而会坏事,就是要一下子用重礼把人家砸晕了,人家才会冲动着给您办这事儿,何况万一惊动他冯府也是不好。”

    安福海点点头,“那这事儿就交给你拿总了,我今日先进宫,小亮,”他吩咐那个车夫,“你就留在薛蟠小子这里,时刻有什么事儿,就告诉他,他会帮着决断的。”

    薛蟠才不愿意留一个特务在家里呢,只是安福海的话不好拒绝,他硬着头皮说道:“公公明日还要出来吗?”

    “自然要出来,我要亲眼见一见才好。”薛蟠又劝了劝,安福海这才退让,“罢了,明日我再叫人来进去罢了。”

    薛蟠送安福海出门,不妨这个时候薛姨妈过来了,她不放心薛蟠在此怕怠慢客人,于是亲自来瞧一瞧,没想到两个人就打了照面,安福海见到薛姨妈,一时间不知道是谁,薛蟠连忙说道:“这是家母。”

    安福海好生看了薛姨妈几眼,这才恍然大悟,“你是薛兄的夫人。”

    “尊客认识先夫吗?”薛姨妈看了几眼安福海,只觉得有些面善,却不记得是哪一位了,“妾身失礼了。”

    薛姨妈朝着安福海行了礼,安福海的脸上的神色有些奇怪,不免有些唏嘘,又有些伤感,“是昔日有几面之缘,算起来也不是太亲近,”安福海冷淡的说道,“今日我冒昧前来,却是没带礼物,”他偏过头对着身后的薛蟠说道,“日后再给令堂补上。”

    他朝着薛姨妈点了点头示意一番,也就离开了,薛蟠送到了门外,只见到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了几个人,取代了那车夫的位置,将安福海的马车给开走,薛蟠回到了院子里,见到薛姨妈还在外头,“这一位客人是谁?倒是有些面善的样子,只是想不起来在何地见过了。”

    “是父亲昔日认识的,算起来不太熟,只是有事儿来托我办,故此今日来了,”薛蟠笑道,“他不愿意别人提姓名,故此还不好说名字,”他提醒薛姨妈,“可不好和别人说。”

    薛蟠的父亲昔日结交三教九流,认识的人颇多,性格怪癖的人也不是没有,薛蟠这样说,薛姨妈倒也没有起疑心,“那就罢了,若是什么时候再来家里头,多少也要让我见一见,是你老子的旧相识,我也是要好生对待一二的。”

    薛蟠答应了下来,先送薛姨妈回房,这时候宝玉黛玉二人一起已经出门预备走了,薛蟠吩咐丫头嬷嬷们,“天冷路滑,都小心伺候着。”又对着黛玉笑道,“可别让你宝哥哥喝醉了撒酒疯。”

    宝玉的脸上露出了酒红色,显然已经喝多了,他听到薛蟠这么说,笑道,“大哥取笑我,我却没有喝醉,只不过是在姨妈这里高兴些罢了,”他又拉住了薛蟠,细细叮嘱要赶紧着预备开诗社,又说哪里的花好,要带薛蟠去看,又说要请秦钟来拜见薛蟠,如此絮絮叨叨,薛蟠哭笑不得,一边哄了他,又一边叫仆妇亲自送了过去。

    他回转到书房,见到那小亮果然还在,薛蟠因问他如何称呼,“老祖宗称呼我叫小亮,我就叫小亮,”小亮笑嘻嘻温顺的说道,“大人就叫我小亮是了。”

    看来也不愿意说自己的本姓名,薛蟠就请他在这里住下,若有什么事儿招呼自己就是了,小亮显然是一个合格的下属,也不问安福海把这里丢在这里做什么,听到薛蟠这么说,他回道:“是,冯家若是有什么动静,我即刻就来报,宁国府里头,也一切平和,没什么大事儿。”

    薛蟠才不想听这些事儿,宁国府现在他听到名字就怕,有时候知道的事儿越多,将来死的越惨,“除了安公公吩咐的事儿其余的事儿不要告诉我,这都是机密,我可不敢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