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1 人心不足

    杜明妍早就知道邓文娇不是个好相与的,而方才听到陈霆与杜明心的一问一答,让她心惊不已。(www.k6uk.com)

    当初她进门时,陈霆许诺她一旦怀孕就请封侧妃。如今她已经出了头三个月了,胎相很稳,可她撒着娇去问陈霆时,他却又推托说要生下儿子才给请封。

    杜明妍无奈,花钱叫人请了五六个稳婆进王府来看,都说她肚子圆圆,十有八、九怀的是女儿。

    想想宁王妃有两个嫡子在手,长子都已经开蒙读书了。自己生下来这个赔钱货,谁知什么时候又会再怀孕?等到生下儿子时,宁王妃的长子怕都要开始说亲了!

    杜明妍越想此事就越觉得焦躁不安,可偏偏她又无计可施。进宁王府做妾,虽然也是因为她当时走投无路,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然而她心里何尝不是抱着求富贵的念头?她把自己的出身与王府中其他姬妾相比,自觉高出了一大截,又想要将杜明心狠狠踩在脚下,所以心便渐渐地越来越大。

    可她却从来没想过这嫡庶之间的分别,她所记得的都是小时候父亲如何疼爱自己,刘姨娘如何在内宅风光,母女俩如何将杜明心扔到乡下的庄子上。却忘了去想今非昔比,且不说刘姨娘死之前只是一个洗衣婢,她如今是婢生子,而杜明心有了做国公的嫡亲舅舅。只放眼整个京城,哪家的当家主母愿意同一个妾室来往?又有哪家将妾扶正了去做正房?

    大约一个月前,陈霆对她突然格外地热络起来。借着她有身孕,头面衣裳、药材吃食流水价地往她的屋里送。宁王妃也没说什么,反倒免了她一日两次的晨昏定省,只说王爷子嗣要紧,能免的虚礼都给她免了。

    杜明妍以为请封侧妃的事情又有了指望,谁知某天夜里陈霆醉酒回来,却痴痴地望着她,说如果他先遇到自己就好了……

    杜明妍又惊又喜,软语温存下把陈霆的话都套了出来。当听到陈霆想要休掉王妃将她扶正时,杜明妍激动得心都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

    听着陈霆沉重的呼吸声,杜明妍想了一夜。她和邓文娇不约而同地都想到了对宁王妃下手。既然王爷说休妻休不掉,那就让她死掉好了!

    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就像烧得漫山遍野的野火,让杜明妍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可她没有带着一文钱的嫁妆进王府,所有的东西都是陈霆给的,她自己尚要攒钱,平日哪有闲钱去收买人心?故而思来想去,她竟是找不到一个贴己的能帮她弄来毒药的人。

    不过昨天晚上,陈霆帮她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一袋子蜜饯,碧莹莹的冬瓜条,黄灿灿的果脯,香腻腻的羊羹……

    “中间的弯弯绕绕,你可是想明白了?”杜明心见杜明妍面色阴晴不定地沉默了好一会儿,知道她有些醒过神来了。

    之前邓文娇常往宁王府跑,杜明妍也曾想过这种可能,但她很快就否定了。安国公府眼高于顶,怎么可能会让嫡亲的孙女去给陈霆做续弦呢?若想嫁亲王,不是现放着一个年龄相当的豫王吗?

    可如果杜明心说的是真的……杜明妍打了个寒颤,那还不如留着宁王妃,自己做侧妃的好!至少宁王妃为人厚道,宽容大度,只要不涉及到她的两个儿子,宁王妃一向是非常好说话的。

    杜明妍的目光向杜明心的脸上扫去,晋王出征快半年了,她脸上不见憔悴,反倒更丰润了些。眼神清亮,脸颊红润,一脸的福气相。

    杜明妍心里又别扭起来,你怀孕我也怀孕,凭什么你就能这样一副气定神闲地端着架子,而我就窝在这种地方,身边只有一个不到十二岁的蠢笨丫头伺候着?

    想想陈霆许给她的那个美梦,做亲王妃的梦,杜明妍更加心浮气躁了。如果杜明心这是在骗自己呢?

    看着杜明妍闪烁的眼神,杜明心叹了口气。很多人,只是因为立场的不同,原本清楚明白的事情也变得含混不清。

    “如果陈霆真的要将你扶正,”杜明心耐着性子说道,“怎么会让你怀着孕却住在这种地方?偌大一个宁王府,难道就没有能给你养胎的地方?一个亲王府,仆妇动辄数百人,怎么就连几个勤谨稳重的丫鬟婆子也不给你?”

    “邓文娇以前与宁王妃不过是点头之交,与陈霆也没什么来往,为何她最近却往宁王府来得这样勤快?她是个未许亲的女子,宁王妃病了,来探望一次就是了。为何她却在正房里和陈霆待在一处,口口声声要将宁王妃生病的缘由栽到你与父亲头上?”

    “杜明妍,你我之间是有仇怨,我这次也是为了父亲、为了杜府、为了晋王府的脸面而来。至于你,自立者人恒立之,自助者天助之。若你再不想明白,任由陈霆和邓文娇将谋害主母的罪名扣到你的头上,任由他们将杜府算作是你的帮凶,这到头来的结果你且自己想去!”

    “莫说亲王妃的位置你爬不上去,你先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还保不保得住?你自己的性命还保不保得住?”

    杜明妍越听脸色越难看,她突然抓住身旁小丫鬟的胳膊,颤声说道:“去,你去把王爷找来,我有话要问他!”

    那小丫鬟懵懵懂懂地听了半晌,到现在自己也觉出味儿来了,遂“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姨娘您放过我吧,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您别让我去送死!”她一边哭一边跪在地上疯狂地磕头。

    “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杜明妍被她哭得心里更烦了,抬腿便踹了她一脚,骂道,“给我滚出去!”

    那小丫鬟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一到门口却颤抖着叫了一声“王爷”。

    “姨娘怀有身孕,你这样大呼小叫地,成何体统?拉到柴房去,叫人好好教教规矩!”陈霆厉声喝道。

    他走进来时,身后的丫鬟捧了两碟点心进来,放到杜明心的手边。

    陈霆笑道:“家里乱成一团,仓促之间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弟妹将就着用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