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1.再见

    兆筱钰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跟那个讨厌的新县令见面了。(www.k6uk.com)

    郭扬盯着眼前的两个人,笑的一脸奸痞。“哟,这不是号称京城四大才子的季愚生么,怎么跑这荒山野岭的穷地方来了?咋?被家里撵出来了?我说季愚生,京城里多少美人没有,就算你失了从前的身份,也不该巴巴的跟在一个村姑屁股后头献殷勤,你跌不跌份!”

    兆筱钰恨不得上去撕了他的嘴,蹙眉叱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虽说兆筱钰不是名节大过天的原装土著人士,但这话在她看来是对自己人品和德行的极大侮辱,甚至会影响他们家跟李潜的合作。

    她身旁的季亮倒是面不改色,仍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让人看不出他真实想法。

    其实季亮也不知此时此刻自己到底出了什么毛病,非但不生气,反而...有一种兴奋,类似心潮澎湃,说不出的羞赧,以及一点点难以言喻的喜悦之情。

    就在刚才,他一个人在大街上四下溜达的时候,还想着会不会在这儿遇见赵氏。结果转眼间他就看见她从木器行里出来,不由一阵欣喜,他想都不想就在人群中喊住了她。

    今天的兆筱钰照常毫无修饰,脑袋上只简单的绑了个丸子头,因为身材削瘦的缘故,根本不像个生产过的妇人。

    季亮眼尖的发现她的起色比之前看起来好了许多,心下也莫名的轻松起来。

    “小玉。”季亮笑的一脸熟稔,倒叫兆筱钰有些吃惊。

    “季先生。”兆筱钰客气的与他打招呼,毕竟人家帮了自家的大忙,兆筱钰也不好冷脸相对。

    “怎么就你一个人?”季亮越走越近,停在了离兆筱钰不足一米的位置。

    兆筱钰下意识的后退半步,指着不远处老伍家的幌子道:“噢,我爹定酒去了。”

    今儿是五月初一,兆筱钰是和赵老爹是来县城赶大集的。还有五天他们家就要乔迁新宅,除了家具之外还有许多没置办的零碎,初六当天还要宴请宾客,为了省钱,这次的酒席还是由刘氏掌勺,所以今儿个他们爷俩就是出来大采购的。

    “何时乔迁新居?”季亮明明知道“烧炕”的日子是五月初六,他连当天代表李潜出席乔迁宴的说辞都想好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兆筱钰,季亮就想引着她多说几句。

    “五月初六,”兆筱钰礼貌的回之以笑,“到时候...如果季先生有空...”

    “好,”季亮不等兆筱钰说完就笑的一脸灿烂,“季某必不负邀约。”

    呃...兆筱钰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季先生怎么来县城了?”兆筱钰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酒坊,按说身为李潜的军师,应该时时伴在李潜左右为他出谋划策才是。难不成...李潜也来了?

    “噢,我...”季亮总不能实话实说是来挑礼物的,庆贺你们家乔迁大喜的礼物。“我来替将军寻几样东西。”

    兆筱钰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神陡然一亮,“季先生,你可知道哪里有教女子读书的学堂?或者让女子附学的私塾?”

    季亮微愣,“怎么?你...”想去上学?

    “是我的两个女儿,”兆筱钰不好意思的垂下眼帘,“我就想让她们...学些知识道理,开阔下眼界。”

    这下季亮真的被兆筱钰惊艳到了,上学不为嫁人管家,只为知事明理,不得不说,这个想法很特别。

    他有些失神盯着兆筱钰的脸,半晌才道:“青源尚未有教女子读书的学堂,据季某所知,京城倒是有几所供贵女们读书的学堂,不过...”大部分教的也是女工厨艺和琴棋书画,少有四书五经等经世致用的学问。

    兆筱钰失望的点点头,正要同季亮道别之际,却‘不幸’遇到了郭扬。

    “哟,这是恼羞成怒啦?”兆筱钰生气的模样似乎大大的愉悦了郭扬,他没由来的心情大好,“不过赵大嫂,你知道羞臊为何物么?”

    一个女人,连白粉香脂都不扑,腮头红的像苹果一样,嘴巴粉淡无光,真是丑死了!还在大街上公然勾搭季愚生,不知廉耻!

    兆筱钰当即刺道:“我不过一个平头百姓,知不知道的有甚所谓,倒是号称父母的县令大人,怎么有这么多闲功夫,跟街头巷尾的三姑六婆一般长舌八卦,真真是好亲民的妇女之友!”

    “放肆!”

    郭扬勃然变色,待要发作却听季亮出言道:“难为郭四公子屈尊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地界为县,要是郭大人觉得委屈,不如上奏朝廷,也许圣上会看在逝去的郭大人的面子上,给你...挪一挪?”

    “你!...”郭仪的脸色变了又变,季亮话里的威胁他听出来了,如果这话被皇上知道了,那他这辈子的仕途也就到头了。

    “来青源为官是同?(郭扬的字)之大幸,扬必不负皇恩,兢兢业业治理辖内之事,季大才子就不必费心了!倒是季才子你,”他冷笑着瞥了一眼兆筱钰,“如此行事,也不怕伤了京城贵女们的心。”

    季亮挑眉,“季某为人光明磊落,岂是内心腌之小人能恶意揣度的?郭大人有如此闲心,不若好好想想怎么在青源立足,也好不复老郭大人的前车之鉴!”

    “季愚生,你别得意,你以为你就是什么好鸟?不过一介家族流弃之人,在故人面前有什么好瑟!”郭扬恼了,开始口不择言。

    “郭同?,季某好歹还有资格被家族放逐流弃,你呢?区区一上不得台面的庶子,也敢在爷面前耀武扬威!”

    “你等着!”郭扬咬牙切齿。

    “好,季某拭目以待!”

    郭扬睥睨冷笑,季亮淡漠凝视,暗流汹涌的气氛逐渐在两人之间上涨,连兆筱钰这个‘局外人’都感到了一丝紧张和不安。

    郭扬深深地剜了兆筱钰一眼,“告辞!”

    季亮目光如锋语气冷硬,“好走不送!”

    兆筱钰抚额,她怎么觉得...这俩人有点幼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