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章 盘丝洞内修炼得道的女妖精

    第5章

    “那,都是那位贵公子给的?!”王婆眼珠子差点瞪成了变成长安的大雁塔,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刘大婶跟前摆着的居然是一块至少有二两重的小金锭,另外,还有一根被刘大婶别在了发髻间的,十分精致的银簪子。(www.k6uk.com)

    “是啊,那位王公子还说,等下个月,他会再过来,让妹妹我记得好好的侍候他……”刘大婶有些扭捏的说道,一想到那个年轻俊俏的公子哥居然如此迷恋自己,刘大婶自己也是有些懵逼和羞涩滴。

    “乖乖,那个贵,哦不,那个王公子真是这么说的?”看到刘大婶羞涩地点了点头,王婆的内心真是吡了狗了,这到底是什么鬼,想不到那位俊俏得跟个兔儿爷似的贵公子居然还真特么的这么重口味。

    待刘大婶拿着分润欢天喜地的离开之后,王婆坐倒在榻上,眯起了两眼,仔细地考虑了半天,然后招来了那位曾经挺胸而出要为王洋缝衣补裤的漂亮姑娘。“乖闺女,你且去唤王洋那小子过来,老身有事要找他过来问问。”

    “娘亲您这是要做什么?”这位姓柳名依依的妩媚姑娘慵懒地靠在王婆的身上,眨巴着一双仿佛随时都能够滴出水来的剪水双眸问道。

    “当然是要先打听打听这小子的来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若是没有什么能力的人倒也罢了,可这小子的暴露出来的这些东西,足以证明他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你觉得妈妈我还能这么毫不在意吗?”王婆一脸老谋深算地道。

    “娘亲所言及是,那女儿便去唤他过来。”柳依依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之后,轻移莲步出了门,朝着王洋等打手杂役所居住的厢房行去。

    此刻,王老司机已然换岗回到了房中,正在跟几个相熟的哥们在吹牛打屁,不想,房门被推开之后,露出了依依那张精致而又妩媚的脸蛋。

    “大姑娘您怎么来了?”一票原本正跟王洋一起歪在床上吹牛打屁的打手杂役们看到了一身水绿长裙,身材凹凸有致的依依走进了房间,赶紧起身相迎。

    只有王洋这货仍旧懒洋洋地斜靠在被褥上,挑起眼角打量着这位容貌与身材都可以打个八十分的依依姑娘。

    依依朝着那几个微微颔首之后,抬起素手轻拔腮边青丝,笑容显得那样的妩媚动人。“王小哥,依依都到这来了,你居然躺着毫不动弹,莫非是依依这样的女子都难入王小哥你的法眼?”

    听得此言,一票打手杂役看向王洋的目光里边顿时多了很多的羡慕妒忌恨。

    看到这一幕,王洋眼皮一翻,整个人干脆就像瘫痪一般平躺到了自己那张长宽刚刚可以容纳自己,犹如行军床一般的木榻上。“有事说事,我说依依姑娘,如果你想要跟王某来上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恋爱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觉得这怡红楼内,大庭广从之间,很适合你侬我侬的节奏吗?”

    听得此言,柳依依不由得微微一眯双眸,仍旧轻移莲步朝着王洋走去,那摇曳的腰肢摆荡的风情,看得那些糙汉子们全都直了眼睛。

    然后,就见她毫不顾忌地坐到了王洋所躺的榻沿,伸出了葱白的玉指,轻轻地在王洋那敞开的结实胸肌上轻轻划过。“那就要看王小哥你想怎样,奴家便怎样……”

    王洋感受着那微凉的纤指刮过自己胸肌时所带来的酥痒感,看着那挺身而坐,被那夸张的贲起挡得几乎看不到下巴与玉颈的依依,不禁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赶紧抬手把依依姑娘那根都已经滑到了自己肚脐眼的手指挡开。“别闹行不行,姑娘你要有事就赶紧说事,没事就赶紧闪人。”

    依依看到王洋脸上闪过的一丝窘迫,顿时娇笑起来,花枝招展,娇躯连颤。“哎哟,想不咱们的王家哥哥也会害羞呢……”

    那双饱满颤得王洋的眼珠子也随着那节奏下在眼眶中颤抖,好半天,王洋才以革命党人的意志和正人君子的勇气,把自己的目光从那里艰难的移开。“我说依依姑娘,你是特地过来逗我开心的?”

    柳依依眼波流转,抿唇一笑甜甜地道。“好啦,别生气,奴家哪敢特地来拿王小哥您寻开心,惹恼了您,那钵大的拳头,奴家可受不起……奴家可是奉了我娘亲的意思,特地来找王小哥你的。”

    “那老娘们找我干嘛?”王洋下意识地反问道。

    #####

    “老身是你的雇主,自然得好好打听清楚自己手下人的来历,其他人,老身皆是知晓的,可唯有你这小子,到底是从哪来,怎么会出现在东京汴梁,老身到现在还一无所知……”王婆看着那一脸坦然坐在自己对面,翘着二郎腿,眼珠子鬼鬼崇崇乱转不已的王洋,就不禁觉得一阵头疼。

    站在王婆身后边的依依姑娘时不时抬手撩撩秀发,时不时的扭转娇躯,刻意地展现着她那诱人的身材,迷离的眼波,性感的红唇,活脱脱一盘丝洞里修炼成仙的蜘蛛精。

    王洋隐蔽地把自己目光从依依姑娘的娇躯上移开。翻了翻眼皮,露出了一个感慨而又悲伤的表情,地讲述起了自己那悲伤而又凄凉的身世。“罢了,实不相瞒,我其实是一个失去了记忆的人……”

    “你真是失忆,前事尽忘?为何老身总觉得你小子说话不尽不实。”王婆一又犹如x光机般的眼珠子死死盯着王洋,仿佛想要把他的心肝脾肺肾都看个通透。

    “我说王婆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像你这样在汴梁青楼馆阁内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司,嗯,老人精,难道还看不出我就只是个简单明了,心怀坦荡的热血青年吗?”刚刚打完悲情牌的王洋不加思索地反驳道。

    “王小哥你觉得你信吗?”柳依依晶莹的贝齿轻咬朱唇,还调皮狡诘地冲王洋砸过来成吨的菠菜。

    “信,我当然相信我自己是一位品学皆优,五德俱全的彬彬君子,道德楷模……”王洋看到依依双臂往内一挤,贲起的鼓涨感觉要暴衣而出,看得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但是嘴皮子仍旧习惯性地滑出那些说了千百遍的自我标榜与吹捧之言。

    依依忍俊不住地卟哧一声,赶紧又掩住了朱唇,一双荡漾的明眸,含嗔带娇地横了这个满嘴胡话的老流氓一眼。

    “哼!老身信你才有鬼。”王婆转过了头来瞪了依依一眼,这才恨恨地瞪向王洋。“不过,你既然不愿意说,老身也懒得再问,只要你好好的替老身做事,莫要惹出什么乱子就好。”

    对于这个老娘们的威胁,王洋毫不在意,自己一向就是这么的坦荡,再说了,难道自己还能阴谋推翻你这个封建社会三流娱乐事业的从业人员不成?那也太小瞧你王大爷我了。

    ps:感谢哭死的鱼、罔如烟的打赏支持,上传第三日,居然已经有好多的书友们支持,幸甚,开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