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章 聘请我为你们这间怡红楼的西忆欧怎么样?

    第8章

    “那你的意思,他真有这个能耐?”王婆眯起了两眼,目光闪烁不定,一辈子混迹于市井,王婆的招子不可谓不歹毒,可那是花了几十年才练出来的本事。(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而王洋这个看起来年纪怕是二十都还没到的年轻人,有时候愣头愣脑的,而有时候又滑不留手,时而精明得令人发指,时而又让人觉得这家伙脸皮是不是拿镔铁打造的。

    “女儿倒觉得,他若真有这本事,或许可以让他替咱们怡红楼出谋划策一番……”母女二人沉吟半晌,然后开始小声的合计起来,此刻,闲得蛋疼正倚着房柱打瞌睡的王洋一个喷嚏把自己给打得醒了过来。

    靠,什么鬼,打个瞌睡都会鼻子痒?王洋揉了揉鼻子左右打量了一番确定没有人在暗算自己,这才翻着眼皮又继续假寐。

    一直到得子夜时分,那位年过四旬的优质客户这才一副快要虚脱的模样,缓缓地走出了房门,一直叫人盯着这个房间的王婆赶紧赶了过去,一面悄悄地打量着这位客官的神情,一面讨好的说着奉承话。

    “拿着……”这位客户缓缓地从袖中拿出了一块重约五六两的金锭,扔到了王婆的手中,激动得王婆那张脸上的肥肉都在一个劲的哆嗦,不过感谢的话还没说两句。

    这位表情淡然,气度不凡的中年人一句话便让王婆浑身冰冷。“若是本……老夫来此的事,有半点泄露,东京汴梁,就不会再有怡红楼,懂吗?”

    看到这位不怒自威,口气虽然轻缓,可是,却偏偏透着一股子令人无法抗拒的强大威压的男子,王婆再傻也明白,这人,怕是一位很了不得的大贵人,绝对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怡红楼,甚至是一流的青楼馆阁都惹不起的大贵人。

    “客官您说的哪里话,老婆子我这双眼昏花得紧,只知道您是贵客,若是楼子里有哪个小蹄子敢乱张嘴,不用您说,老婆子就先把她的嘴给撕了……”

    “你不撕,我便毁了你这怡红楼……”这位贵客一脸留恋的又回头看了一眼那间雅间,脸色恢复了清冷之后,迈步走出了怡红楼。

    后背已经快被吓出来的冷汗浸透的王婆就看到此人出去之后,街角处很快就奔过来一批人还有一顶软轿,等这位贵客入轿之后,很快整只队伍悄然而又快捷的没入了斑驳的夜色中。

    而且,那些跑出来的人中,可是有不少人的腰间明显悬挂着武器。王婆缓缓地从门边收回了脑袋,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心口,老天爷,老娘的怡红楼到底接待的是什么样的大贵人,指不定哪天就会变成一个穷凶极恶的大凶人。

    来到了二楼雅间,询问了那位还在收拾着室内的姑娘,王婆这下子,总算是真的相信王洋那小子果然长着一双非同一般的招子,而且他那敏锐的判断力,就算是自己这样的老司机都比不了。

    看样子,女儿说的对,自己的确是应该跟那个家伙好好的聊一聊才是。

    #####

    “……怎么样?老身的条件挺丰厚的吧。”王婆笑眯眯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王洋,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茶水问道。

    王洋气的差点笑起来,端起了跟前的茶水灌了一口,卧槽,里边古怪的味道差点让这货把茶水喷到王婆那老胖呼呼的老脸上。

    看在是柳大美人儿亲自替自己倒的茶的份上,王洋强忍着恶心咽下。“一个月才两贯,这也能叫丰厚?我说王婆,你就算是卖瓜,也没你这么自夸的,你还真把我王大爷当成免费劳力不成?知道不知道我一个点子就可以救活一家企业,一个念头就可以让一家公……咳咳,总之,价格太低,不干!”

    “两贯你都不干,怎么,嫌少?”王婆一脸肉疼的模样,仿佛两贯钱就像是要了她的命根子似的。“要知道,咱们大宋,两贯钱可是够一家人滋润的活上一个月,你就一个单身汉,吃吃喝喝,啥也不愁……”

    “第一,咱们东京汴梁的房价,哪怕只是最小的只有两间房的宅子,至少也得两千贯起,难道我替你卖命好几年之后,自己就那么孤苦零丁的流落街头不成?”王洋闷哼了一声不屑地道。

    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好歹也有近半个月了,自然对于东京汴梁的物价十分的熟悉,虽然其他的东西的价格都还能够接受,可就是这房价,泥玛活脱脱就是二十一世纪首都房价的翻板。

    很多的外来人口,除了住客栈之外,就只能租房居住,王洋自然不愿意自己的未来也只能像自己在二十一世纪一般被房东撵来赶去的。所以他现阶段最伟大也是最崇高的理想与目标就是在这几年之类,设法凑出钱来买下一套属于自己的房产。

    这样一来,也才能够有资格在这个封建社会主义国家的首都,好好的思考自己穿越过来的人生意义和奋斗目标。正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自己如果特么的无屋可扫,又怎么能去布种天下呢?唔……是扫天下。

    “哎哟你这小子,难道你还想让老娘给你买间房不成?”王婆白眼一翻,很是不屑地冷哼道。

    王洋眼珠子鬼鬼崇崇地转了转。“要不这样,你干脆就把那卖身契给了结了,聘请我为你们这间怡红楼的西忆欧……嗯,就是特别顾问怎么样?”

    “休想,你还真当老娘傻啊?你这个滑不溜秋的小子,真把这根绳给你放了,怕是当天就见不到你了。”王婆气得笑了起来,肥厚的巴掌拍在案几上恶狠狠地道。

    “休得胡言,难道我王某的人品就那么不堪吗?”王洋大怒,不甘示弱地也拍案几回敬了一句。

    “停!”柳依依直接就抓狂了,纤纤素手也忍不住拍在了案几上。“你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哼,谁让那臭小子得寸进尺。”王婆闷哼了一声,斜挑起眼角,很不屑地打量着王洋,而王洋也同样以白眼以对。

    最终,柳依依干脆从中调和,作为一位优秀的裁判,对双方的诉求进行了评估,最后,双方终于不情不愿的同意,每个月的月薪是两贯,但是,王洋一旦提出对怡红楼有益的建议,将根据其建议对怡红楼的帮助程度,给予最低十贯,最高一百贯的奖金。

    看在王婆这个老娘们虽然脾气臭点,但好歹向来说话算话的份上,王洋经过了一番慎重的考虑,最终在那张契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ps:感谢书友书友20170720003917746的打赏支持,你们的支持,嗯,会让偶有着强烈的创作冲动,是的,现在就很冲动的在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