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五章 巫山居士这位大才的手迹

    第15章

    琵琶声声,如珍珠落玉盘,琴声冉冉,寥寥渐息,此刻,云烟姑娘房内,二位衣着华贵、谈吐不凡的贵客却久久无言。(wwW.K6uk.coM)

    他们不知道的是,站在隔壁偷听的王婆,此刻已然同样是老泪纵横,这首词,原本还不觉得如此,可是经由云烟之口唱出后,令王婆想到了当初的自己,亦是何等的无奈与悲凉无助,人世间,又有几人是甘愿落入风尘的呢?

    看到娘亲的模样,柳依依也不禁红了眼眶,轻声地安慰着自家娘亲,一面小声地询道。“娘亲,这六十贯值当否?”

    “值,太值了,还是我乖闺女有眼光,不然,可真是要错失了一位大家的手笔啊……娘相信,这首词,肯定会让咱们汴河上下传唱,久久不衰。”王婆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答道。

    而此刻,云烟姑娘亦早已泪流满面,心悲不已,一室之中,人人皆尽面色黯然沉寂。

    许久之后,收起了悲意的云烟姑娘这才注意到,二位贵客闭目垂眉,不言不语。

    这反倒让一开始信心十足的云烟姑娘有些忐忑起来,轻轻地将手中的琵琶搁下,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二位贵客的表情变化。

    “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年长的那位许兄眼圈渐红,反复地咀嚼着这后面这句话。

    “许兄,许兄?”旁边的那位年纪稍小的中年人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地轻叹了一声,抬手轻轻地推了推许兄。

    “唉……吴贤弟,实在不好意思,愚兄失态了。”回过了神来的许兄长长地吐了一口胸中浊气,赫然一笑。

    “无妨,敢问云烟姑娘,不知这首《卜算子》出自哪位大家之手?吴某还真是闻所未闻。可谓是尽写风尘悲苦,无可奈何难尽述……”吴某人点了点头,这才转过了头来,朝着那云烟姑娘柔声问道。

    “这,奴家着实不知,只是这落款处,写的是巫山居士……”云烟姑娘,赶紧将那张宣纸递了过去。

    吴某人接过之后,不禁有些疑惑地道。“巫山居士,也不知道是哪位清贵才子的名号,敢问许兄可知?”

    许兄站起了身来,拿着这张宣纸凑到了烛火前细细详端。“咦……好新奇的书写之法,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因其笔画相对瘦硬,故笔法外露,锋芒毕露……”

    吴某人也不禁凑了过来仔细打量半晌这才一脸惊容地道:“这到底是哪一位大家手笔,虽然手笔略显生涩,却与汉唐之书大相径庭,已具开宗立派之气象……”

    看到吴某人要伸手过来,许兄不着痕迹的让了让,紧紧地捏着那张宣纸,似乎生怕被抢去一般。“贤弟所言不差,若愚兄所料不差,必是哪位大家新创的书写之法,如此真迹,配上这等佳词,着实令人五体投地……”

    “兄台,您别挪走啊,小弟我还没过完眼瘾呢。”吴某人一脸幽怨地看着许兄幽幽地道。

    看到二位贵客捧着那张宣纸,眼神就跟那吸血的蚊子似的,看得云烟姑娘不禁好气又好笑,这二位明明是冲着自己的歌喉来的,可是之前因为词的质量不满意几次欲要离开,而自己这边好不容易拿到了一首令人感动得泪流满面的新词。

    结果呢,这二位先是被词的意境所触动,伤感不已,可是现在,却盯着那张宣纸一副眼红眼绿的模样,这样的反差着实让人有些目不暇接。

    “那个,敢问云烟姑娘,这张巫山居士的手迹,可愿意转让于老夫?”许兄跟那吴某小声的嘀咕半天,似乎两人搭成了某种协议之后,许兄这才转过了身来,笑呵呵地朝着云烟姑娘道。

    云烟姑娘不禁有些懵了,这到底是什么鬼,你们特么的是来听曲的还是来买字画的?

    好在,这个时候大门被轻轻的敲响,但见那柳依依脸上带着笑意入了房中,朝着二位贵官深深一福。“奴家见过许大官人、吴大官人……”

    “原来是依依姑娘啊,呵呵,免礼免礼……”许大官人呵呵一笑,抬手虚扶,可是另外一只手仍旧拿着那张宣纸不放。

    “二位官人,奴家此来没有打扰二位官人听曲的雅兴吧?”柳依依转过了头,朝着那云烟姑娘微微颔首之后,这才朝着这二位缓缓言道。“二位官人能够到我怡红楼来,自是令我怡红楼蓬荜生辉……”

    #####

    约莫盏茶功夫之后,柳依依带着一脸温婉娴静的笑意,捧着那张宣纸缓缓地退出了房间,而那许、吴二位官人虽然脸上颇有些遗憾,却无恼意。

    顺着将关上的门缝看清了二人的神情变幻,王婆也暗松了一口气,不禁又气又急的轻捏了一把柳依依温润滑嫩如羊脂的俏脸:“死丫头,了不知会娘一声,就这么冒冒失失的撞将进去,若是惹恼了客人,那可如何是好?”

    “娘您还信不过女儿吗?”柳依依性感的丰唇骄傲的微扬,然后,小心翼翼地冲娘亲晃了晃那张手迹。“娘亲,您方才又不是没有听到那二位贵客的对答,相比起一顿酒钱,这张巫山居士的手迹,怕是更加的物超所值啊……”

    “只可惜,就连这二位贵客都不知道那巫山居士乃是何方高人,不然,这张手迹的价值……”

    王婆眼珠子一转,阴阴一笑。“这有何难,直接问牛管事那老东西不就知道了?”

    柳依依不由得色变,赶紧小声劝道。“娘亲万万不可,对方既然不愿意露面,咱们就切切不可打草惊蛇才是,好不容易有了一位这样的清贵词人愿意给咱们怡红楼写词,若是惊扰了对方的话……”

    王婆这才醒过神来,一巴掌拍在腿上。“闺女提醒得是,老身险些忘了这一茬……”

    “不管怎么样,有了这位巫山居士愿意给咱们怡红楼供应新词,咱们怡红楼,可就不担心引不来那些清贵的骚人墨客了……”柳依依嫣然一笑,眉舒眼弯,透着说不了的狡诘,偏生又妩媚动人到令人发指。

    看得好几个路过的杂役猛吞口水,却不敢有半点的亵渎之意,毕竟这位柳大姑娘的手段,怡红楼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ps:新书,不容易,裸奔,无推荐,求收拾,求推荐,求点击,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