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六章 咱们难道去打安陆先生的脸?(求收藏和推荐)

    第36章

    “这一场,咱们有可能赢吗?”虽然刚刚才在跟王洋斗气,可是现在,却又因为云烟姑娘的精彩表演给吸引了全部的心神,忍不住朝着站在身边嘴皮子刁毒的王洋问道。(www.k6uk.com)

    “这一场,我们怕是赢不了。”王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珠子贼溜溜的转了好几圈,砸了砸嘴之后说道。

    “你不用瞪我,我说的是实话。”看到王婆与柳依依这对母女瞪过来的四道犹如刀子一般的目光,王洋只能无奈的摊开双手道。

    “其实也就是要看看,那位安陆先生到底是不是真的站在那三家的背后给他们站台,一会就能知晓。这才是我们能不能拿下今日三场比拼的关键。”

    “你怎么就能知道安陆先生是不是为对方站台呢?”王婆忍不住问道。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已经早出了不少的油汗。

    “很简单,我的,嗯嗯,我们的这首词,不论是意境还是构思上,都毫不逊色于安陆先生的大作,而重要的是,今日咱们的云烟姑娘十分的争气,超水平发挥。”王洋的话,让王婆与柳依依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所以,若是安陆先生真是那三家的后台的话,那么,判定对方赢下这一场,哪怕是在场的诸多观众有些怨言,想来也不会对这位盛名数十载的安陆先生造成什么影响。”

    “可若是安陆先生若不是那三家的后台的话,很有可能会为显公允,判定这一场比拼,双方平局。”

    “为什么,他老人家既然不愿意为他们站台,干嘛不判定我们这边赢呢?”旁边一位听了半天的姑娘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王洋看了一眼这位姑娘,呵呵一笑。“文无第一,懂了吗?”

    那位姑娘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而柳依依却已经恍然大悟。“不错,若是安陆先生不愿意为对方站台的话,的确很有可能会是这样的结果。”

    看到旁边那还有些没回过味来的小姑娘,柳依依耐心的解释道。“安陆先生成名数十载,而这位巫山居士不过数首新词,才堪堪在汴梁崭露头角。”

    “安陆先生哪怕是再大度,也不可能让一个才堪堪崭露头角的新人压到自己头上去,所以,最多也就是以平局收场罢了。”

    #####

    “没想到,对方居然也拿到了这样档次的佳作。”吴掌柜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黑,心里边隐隐作痛,要知道,为了这首词,他可是足足花了两千贯,这才让那位安陆先生的晚辈冒着得罪安陆先生的危险,将那首词转卖给自己的。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也弄到了一首同级别档次的新词,如此一来,这一局的胜负实在是有些不太好说了。

    “不管怎么样,那些诸多评判,肯定会看在安陆先生的面子上,判我们赢才对。”刘老太婆阴阴一笑说道。

    “嗯,这倒也是,安陆先生哪怕是心里边有再多不满,又能如何?若是能够拿下这一局,下一局,咱们赢定了。”

    “这倒也是,多亏了陈兄提议,不然,今日的胜负还真是难料。”吴掌柜转过了头去,目光落在了身后边不远处,被三个楼台的姑娘们包围在中央的那三位身材高挑修长,姿容甚美的女子。

    这三位可是陈掌柜的东家花了重金,从教司坊请来的三位舞伎高手,想要请动这样的高手出场,不仅仅是花费不菲,而且还需要有路子才行,足以得见,陈掌柜身后边的东家的手段和魄力。

    此刻,云烟姑娘神情气爽,带着一脸胜利与宣泄了内心闷气的欢愉表情谢幕之后走下了舞台。

    下得舞台,便将手中的琵琶交到了其他姑娘的手中,来到了王洋的跟前盈盈一拜。“多谢先生,若非先生指点激励,奴家怕是还真不如那个小姑娘,方才奴家语出无状,还请先生责罚。”

    看到这位身形窈窕,楚楚动人的怡红楼花魁轻言软语的请自己责罚,王洋真有一种想要抄起眼镜和白衬衫套上之后给这位姑娘换上一套窄小的学生制服做夜间补习的冲动。

    但是,正人君子的美德,让王洋压抑了这个邪恶的想法,上前两步,十分绅士风度的将云烟姑娘扶了起来。“方才王某也是不得已,在这里,王某可还要祝贺云烟姑娘的技艺又更上一层了。”

    云烟姑娘甜甜一笑,连连谦虚,哪怕已经是怡红楼的花魁,可不知为何,听到了王洋这位甚至比自己都还年轻好几岁的年轻先生的赞许,简直比那什么许大官人等对自己的夸奖还要高兴。

    “我的乖女儿,你可真厉害,今日若不是你,这一场可就真的只能认输了。”王婆走了过来揽住了云烟,一脸喜意昂然地道。

    #####

    在二楼之上,一票评审此刻也不禁有些乱了阵脚了,卧槽,这特么的是什么鬼,安陆先生的新词上场也就罢了,可是那边拿出来的这一首《卜算子》也绝非弱者。

    而且再经过了那位云烟姑娘的演绎之后,隐隐还有几分要盖过安陆先生新词风头的架势。看看现在一脸黑线,一个劲地在那薅自己那雪白的山羊胡须的安陆先生就知道了。

    “怎么样?诸位兄台……”其中一位评委干脆开口向身边的同伴求助。旁边那哥们也同样是懵逼的。

    “我哪知道怎么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唉,若是安陆先生不到场倒也罢了,咱们还能够显一显公允,可是现如今安陆先生就在当场,难道咱们还敢去打安陆先生的脸不成?”

    许大官人也是头皮发麻,几次想要跟张先商量,可是看到张先那副脸色之后,很是识趣了闭上了嘴,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扭屁股去寻其他人商量办法去了。

    这边,李清照拿手指头轻戳了戳张先的背,小声地问道。“张爷爷,您准备怎么判呀?”

    “……唉,老夫也着实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位巫山居士果然了得,这首新词,的确也是相当的有水平。”

    “依清照之前,这首新词,与张爷爷您的词不分伯仲,不过那位云烟姑娘的嗓音和琵琶倒真是很不错。”李清照眨巴着那水汪汪的丹凤眼说道。

    听得此言,张先不禁有些头疼的挠了挠头,若是别的年轻人说这样的话,张先还真能训斥回去,可问题是这位年轻的姑娘可不是一般人。

    这位妙龄女子,才名早已经是闻蛮东京汴梁,便是当今圣上也曾经称赞过的女才子。她的才学,又有谁敢不翘起大拇指夸的。

    ps:感谢书友猛禽出动、清风城的打赏支持,还有大家的努力,让王师傅能够继续老五的位置晃悠,但是,菊花……唔,总觉得有些发痒,肯定是有些不善良的人正在尾行,请诸位乘客一定要照顾一下司机的情绪,多来点推荐收藏啥的,别被人暴了菊花……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