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5章 两眼发黑都感觉不到任何的光明(求收藏和推荐喽)

    第125章

    “老朽绝非虚言,我老牛真是不知道啊……”老管事看着那步步进逼的王洋,吓得连连后退,扯着嗓子大声声明道。(看啦又看)

    “少胡说八道,你不是说你考了很多次科举一直没过,无奈之下这才投到怡红楼来做事的吗?”王洋撇了撇嘴,这丫的老货难道一直都是在吹牛逼?

    牛管事老脸微红,小声地辩解道。“那个,那个老朽虽然参加了很多次的科举,不过大多是参加明算和明字、明法这三科,也些曾经考过一次明经,至于进士科,老朽更是想都不敢想……”

    “靠,你的意思是有很多科可以选择?”王洋不由得两眼一亮,下意识地转头望向柳依依。“那你干嘛叫我去考进士科?”

    “你可是堂堂的中秋文会的魁首,当然要考进士科了,难道你还想着去考那些杂科不成?”柳依依一副姑奶奶让你开劳斯莱斯,难道你还想去开解放牌拖拉机的眼神和表情,很鄙夷。

    “什么叫杂科?既然朝庭开其科,必然有其道理,难道说其他科的魁首就不能叫状元不成?”明算,不就是特么的考算术吗?凭着自己这位高等数学能够拿到一百四十分高分的超级学霸头脑,难道还不能拿到头名不成?

    “王小东家你还真说对了,唯有进士一科可以称之为状元,其余杂科,皆无此荣耀。”牛管事忍不住打量了一眼王洋这个科举盲,小小地吐了一句槽道。对于王洋的称谓,在王婆确定王洋成为怡红楼的股东之后,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再加上现在王婆又宣布了王洋是她的远房侄子,之后,王小东家就已经成为了王洋在怡红楼的专属代名词。

    “……行了,你到底是不是个爷们,进士科就进士科,你都有胆量一个打十个,难道还怕区区科举?”柳依依挑了挑眼角,一脸鄙夷地道。

    “对呀主人,你一定要加油,好好的考,师师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李师师也眨巴着水汪汪的明眸朝着王洋鼓励道。

    一大一小两个女妖精,一个给用温馨的鼓励,一个用刺耳的激将。王洋闷哼了一声,下巴一扬。“我当然是要考进士科,放心吧,这么多书……嗯,我得好好想个法子。”擅长偷奸耍滑的王大官人看到那一大堆的书籍,眼珠子开始鬼鬼崇崇地乱转起来。

    牛管事忍不住干咳了一声言道。“那什么,其实小东家和大姑娘您二位也不必太过着急,老朽倒是记得咱们的陈帐房曾经考过一回进士科,想来他应该更清楚一些才是。”

    “好,那就劳烦牛管事你去把陈帐房请过来。”柳依依直接朝着牛管事吩咐道,很快,陈帐房被牛管事拖了过来。

    #####

    “其实,依陈某看来,以王小东家的才华,这进士科,应该不难……”听闻王洋要考的是那进士科之后,陈帐房一副老司机的架势说道。

    “真的假的?我说老陈你可别胡说八道。”牛管事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位曾经考过进士科但是落第的陈帐房,总觉得这丫的是在装逼。

    “怎么,你觉得老夫是在说谎不成?”看到牛管事这位连考进士科都没有胆量的家伙,曾经考过进士科的陈帐房不禁充满了一种优越感。

    看到这货那副一脸鄙夷的表情,牛管事险些气歪了鼻子,闷哼了一声阴测测地威胁道。

    “老牛我虽然没考过进士科,可也不是一点都不清楚,进士科之难,就难在其科考的难度远远的超过其他杂科。你居然说王小东家去考进士没有什么难度,若是让小东家起了轻慢之心,万一名落孙山,小心大姑娘和小东家都寻你的麻烦。”

    陈帐房白眼一翻,不甘示弱地怼了回去。“那是因为你这老小子除了死读书之外,没有半丁点的文采,焉能与小东家这样随便拿出一首词来,便能够在汴梁河畔传唱,经久不衰,而今,更是在中秋文会之上,一举力压群雄,夺得魁首……”

    王老司机听得心中暗暗得意不已,不过表面上还是摆出了一副很是谦虚和蔼的态度。“行了,老陈你也不用一个劲的拍马屁,说说那进士的考试,对于我来说,怎么就没有难度了?”

    “小东家或许你不太清楚,咱们大宋朝的进士科的考题,跟其他的杂科都不一样……”

    陈帐房不愧是考过进士科的老司机,说起关于进士科的各项考试内容,绝对是信手拈来,这位老司机还告诉王洋,虽然进士要考六道题目,也就是除了诗赋论之外,还有“帖经”、“墨义”和回答“时务策”三条。这三项在进士试中属于捎带脚儿的,不很重要。

    最最重要的反倒是诗、赋、论,诗是格律诗、赋是律赋,而且要求十分苛刻。比如赋,自唐代开始,科举考试就用律赋。但宋代的律赋又与唐不同,它不仅限韵,而且要限用韵的次序。

    不仅要讲究起承转合,而且要八韵贯通体贴,十分严格。一字不慎,便入黜格。故有人将它比作填词,但实际上这律赋做起来,要比填词还难点。

    所谓“论”,就是考官给出一段经典,你来阐发一番议论,当然需要用文言,而且要文章流畅、言之有物才算比较好,其实就是写一篇文言文的议论文。当然,这个言之有物评判起来因为见仁见智,不好评价高低,因此在阅卷过程中,不太受重视,只消观点别太偏激就好。

    陈帐房唾沫星子横飞的叽叽歪歪,王洋王大神童的表情却是越来越黑,格律诗、律赋这些都是什么鬼?

    还有那什么论,这特么的是想要弄死自己的节奏吗?王洋已经不仅仅是脸色发黑,甚至两眼发黑得都感觉不到任何的光明。

    “主人,主人?您的脸色怎么那么不好。”李师师注意到了王洋的神情变化,十分紧张地问道。

    “没事,我就是觉得肚子疼,那什么你们聊,我去趟茅房。”王洋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屁颠颠的窜出了门,就是脚步有些踉跄,神情很是仓皇。

    搞得房中诸人一个二个都很莫明其妙,莫非王小东家今天吃了不好的东西拉肚子了不成?

    ps:感谢书友得瑟小王子的打赏支持,强推了哟,下了强推就进了vip了,到时候一定发力加油更新,大家放心每天最少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