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5章 原来是陷害巫山先生的家伙,呸!(第三更)

    第145章

    赵佶很生气,是的,虽然王洋离开的时候,已经跟他说过了原因,让他不要暴露身份,最终,赵佶压仰着怒火,进入了考院。(看啦又看)

    哪怕是他是为了不暴露身份,化名赵吉,可问题是好歹也是一位堂堂亲王殿下,天子的亲弟弟,再怎么的,一些特权还是有的。

    虽然下面的那些差役小吏不清楚,但是总是会有人知道,所以,赵佶的考房是分得最好的,当然,哪怕是有官员知道赵佶前来参加科举,但是所能做的,也就只是在考房的问题上给予一些便利。

    深知这位争强好胜,心性跳脱,向来与人相争,都不可能作弊,所以,哪怕是那些官员们想要讨好赵佶,却也不敢在考试中作任何的手段,免得反而惹起这位大爷的不悦。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高大魁梧,胡须显得稀疏的壮实男子一身差役袍服,走到了赵佶的跟前停住。“奴婢见过殿下……”

    “老童你怎么来了?”看到此人,赵佶不禁一喜,旋及一愣,下意识地道。

    “奴婢担心殿下在这考院之内,没有个知心人照顾,吃不好,穿不暖,所以特地找了人进来了,不过殿下放心,除了您之外,不会有第三个人知晓奴婢也在这贡院里边。”老童,也就是童贯朝着赵佶笑了笑,声音压得极低地道。

    “嗯,老童你有心了……”赵佶心中一暖,微微颔首道,不过脸上眉宇之间的愤忿,仍旧让那擅于查颜观色的童贯给瞧了出来。

    童贯清了清嗓子小声地问道。“殿下莫非是有什么不愉之事,这里乃是考院之中,殿下不方便的事情,奴婢倒是方便。”

    “方才外面的冲突你知道吗?”赵佶听得此言,顿时两眼一亮,对呀,自己没办法替先生出气,毕竟自己是来参加科举的,想要向九哥还有那些看不太起自己的人们证明自己的能力。

    所以自己不能出手,可是童贯就不一样了,他又不是前来参与科举的,只是一个差役的身份,自然要比自己行事方便得太多。

    “奴婢听说了……殿下的意思是,想要替那巫山先生出口气?”童贯眼珠子一转,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错,一定不能让那诬先生的赵明诚和王眠谷这二人轻轻松松的过了州试。”赵佶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童贯的脸上。“此事就交给你办了,莫要让孤失望才好……”

    听到了赵佶的自称,童贯心中一凛,腰弯得更低了。“殿下放心,奴婢一定办得妥妥贴贴的,定不会叫人看出端倪来……”

    看着那童贯离开,赵佶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浊气,脸上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这下好了。“孤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得志小人能够猖狂多久。”

    #####

    远处,在考院的另外一个角落,赵明诚正满脸专注地看着手中的考题,虽然这一次考题的难度不小,但是赵明诚相信自己,只要能够用心的构思,谨慎的答题,怎么也能够过得了此番州试。

    不过,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不远处,一名高大魁梧的差役拉过来另外一名差役,朝着自己的方向,指点了半天之后,然后掏出了一锭金黄色的东西塞到了那名差役的怀中。

    那差役一开始的难为之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拍着胸口,一副慷慨不已的模样而去,不大会的功夫,王眠谷的不远处,也出现了相同的场面。

    终于,第一天的黄昏降临了,然后,所有人都停止了答题,然后开始拿出了干粮来对付,那赵明诚吃得正香的当口,突然一股子呛人的恶臭熏来,熏得赵明诚直接把刚要咽下去的炊饼都吐了。

    “什么鬼味道,好臭啊……”赵明诚不由得怒吼出声来。

    “肃静,任何人不得喧哗,你,说的就是你。”一名差役赶了过来,朝着赵明诚大声喝斥道。

    “这位差爷,不是我要喧哗,而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变得好臭……”赵明诚抬手掩在了鼻前叫苦道。

    “臭,当然臭了,有人用了马桶,不臭可能吗?老老实实吃你们的东西,吃完了就赶紧休息,任何人不得喧哗,不得交头结耳,不然,一律视为作弊,逐出考院。”差役差点笑破肚皮,可是表面之上却很是义正辞严。

    赵明诚满心愤恨。“这位差爷,你能不能帮忙,让他们把马桶挪走,在下赵明诚,家父乃是国子司业赵挺之……”

    “哎哟,原来隔避就是那个设计陷害巫山先生的赵明诚啊,我呸!”顿时,周围传来了不少的鄙夷之声。

    “这位公子爷,你爹是谁我管不着,可是在这一亩三分地,你做什么我却能管得着,所以,你最好还是老实一点,不然一会我上报了差头,报你喧哗扰乱考场,相信周围诸位一定很愿意做这个证的。”

    “不错,我等愿意作证……”周围那几名唯恐天下不乱的考生们顿时嬉笑起来。

    赵明诚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面临这样的局面,眼中几欲喷火,可是眼下,他也只能强忍了。“好,赵某受教了……”

    “赵公子,好好休息吧,您不闹腾,小的又哪愿意得罪您这位官宦之子,您说是吧……”差役笑眯眯地又说了几名讨巧的话之后,便离开了,不过,恶臭依旧,被熏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赵明诚气的七窍生烟,却也无可奈何。

    这里毕竟是考院,不是国子监那老爹的一亩三分地,一个区区差役都不鸟自己,赵明诚除了翻白眼之外也只能徒呼奈何。

    这样的恶臭熏得打小就锦衣玉食的赵明诚根本就没有半点的食欲,想要睡觉,在这样的恶臭熏陶之下,又焉能睡得好?

    而同样的事情,亦在王眠谷那边发生着。只不过赵明诚与那王眠谷相隔太远,根本就没有办法去了解对方所处的环境,不然,指不定现在两人都要蹲在一起同病相怜抱头痛哭了。

    而这个时候,赵佶听到了那童贯的禀报之后,不由得兴灾乐祸地笑了起来。“老童贯你可真是够阴损的。”

    “能够为殿下出口恶气,再阴损又如何,谁让那两人得罪了殿下。”

    “哈哈,好,就这么做,一定不要让那两个家伙能有安生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他们能不能熬完这几日……”一想到那两个得罪巫山先生的倒霉鬼的苦逼相,赵佶就觉得心情十分地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