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9章 走,去给太皇太后问个安去(第二更)

    ♂!

    第149章

    大宋皇宫之内,比那赵佶大不了多久的大宋天子赵煦此刻正无所事事地斜卧在凉榻之上,看着跟前的歌舞,由着一名身娇体软的丽人给自己敲打着双腿。(看啦又看)

    跟前的歌舞虽然显得十分的动人妩媚,可是赵煦的目光却显得那样的散漫,瞳孔根本就没有聚焦,也不知道他正想些什么。

    就在此时,一名小宦官走进了殿内,然后沿着一旁小跑,来到了赵煦的凉榻旁边,小声地禀报道。“官家,端王殿下来了……”

    赵煦总算是回过了神来,两眼一亮。“哦?我十一弟来了?让他们散了吧,让十一郎赶紧进来,这小子居然好好的亲王殿下不当,非要去那考院里边学那些人,还真是……”

    那些舞者向赵煦一礼之后,恭敬地退散而去,不大会的功夫,一身亲王服饰,显得十分规矩的赵佶迈步进了大殿。

    看到了这位年纪与自己相差不大的十一弟,赵煦的脸庞上总算是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十一郎,快快过来,让为兄看看,这几日在那考院里边想必是吃了苦头了吧?”

    “臣弟拜见官家……”赵佶先是恭敬地行了一礼之后这才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道。“还好吧,就是那考院里边味道实在是重了些,特别是最后一日,可是把臣弟给熏坏了,连吃东西都没有一点味口。”

    听得此言,赵煦不禁放声大笑起来,指着那赵佶连连摇头。“我早就说了,去那种地方是要吃苦头的,可是十一郎你偏偏不听。”

    “臣弟也知道官家是一片好意,只不过,臣弟终究觉得自诩才学过人,若是不经检验,说不定其他人还以为臣弟我是自吹自擂来着,所以才下定决心去试上一试。”赵佶坐下之后笑着解释道。

    赵煦开始询问起了赵佶考得如何,赵佶自然是老老实实的一一作答,自然还穿插着一些关于考院之内的趣事,当然,关于把那赵明诚给整得饿昏过去,最终被送出考场之事,被他以春秋笔法给带过。

    赵煦不禁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这些人,也着实是太过锦衣玉食了,其他的举子都能忍得,他凭什么忍不了。”

    赵佶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朝着赵煦言道。“官家,说起这位赵明诚,在入考城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不小的事情,恰巧就涉及这位赵明诚,说不定还有其父国子司业赵挺之也牵涉其中……”

    赵煦不禁微微一愣,目光落在了赵佶的身上,赵佶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事情还涉及到了臣弟些前日子所拜的先生王巫山……”

    “就是那个编出了《千手观音》舞,又在那中秋文会之上,以一首《木兰词》轰动整个汴梁的王巫山?”赵煦扬了扬眉头,兴趣大增。

    赵佶点了点头,先是打量了赵煦的表情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不错,可惜巫山先生,因为赵明诚父子,被抿于考院之外……”

    赵煦这下子可真是大吃了一惊。“等等,你是说,那位王巫山,被拒于考场之外?到底怎么回事,十一郎你且说详细一些。”

    赵佶自然把当日所见所闻,详尽地一一知会了跟前的赵煦。

    赵佶说罢,赵煦那张年轻的脸庞透着一股子阴郁,坐直了身躯,手指轻轻地在扶手上敲击着,赵佶很是识趣的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小口的抿着茶水,静待赵煦开口。

    “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赵煦缓缓地起身之后,走到了那殿中,此刻,月高悬于夜空,站在殿中,正好能够看到那弯明媚的弯月。

    对于这位王洋王巫山,同样十发喜好文学艺术的赵煦可谓是神交已久,只是一直未能得见罢了。

    不过,虽未见人,却经常能够见识到其作品,不论是那只令金明池晚宴大获成功的《千手观音》,又或者是那一首首令人沉醉而又心弛神往的佳作。

    都让赵煦越发地觉得欣喜,自己的父亲神宗皇帝在位之时,有苏东坡这样的天纵之才横空出世,而如今,自己登基为帝之后,亦有像王洋这样的惊世才子显名于世。

    不正说明了,父皇之灵在天庇佑于自己吗?之前从十一郎赵佶那里听闻其结交到了王巫山之后,难得有时间离宫的赵煦很是开心,特地交待这位十一弟要与其多多结交。

    而后,十一弟拿回来的王巫山的书法,以及他的画作,都让赵煦惊为天人,越发地觉得这位王巫山绝对是自己登基以来最大的发现。

    可是谁又能够想得到,这样的一位英才,居然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被拒于了考院之外,这样绝了王巫山州试之路,岂不是让这等贤才为家国社稷效命的时间被多耽搁三年吗?

    重要的是,这样的事情,可不仅仅只是时间,更会伤了对方的心啊……

    “好一个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说得好!”思绪如潮的赵煦看到一抹阴云掠过,盖住了那弯明月,忍不住有些愤愤地一拂大袖,顿声喝道。“好一个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如此才情,如此人物,却被一个小吏拒之于门外。”

    赵煦深吸一口气,走回到了榻前坐下之后,忍不朝着赵佶问道。“十一郎,当时你为何不站出来?”

    “官家,臣弟当时十分愤慨,已然决意出来替巫山先生说项,可是却被巫山先生所阻……”赵佶听出了赵煦那显得平淡的口气后边蕴含的嗔怒之意,不敢怠慢,赶紧辩白道。

    听罢之后,赵煦不禁连连摇头。“想不以这位巫山先生品性德操如此高洁,与之相比,那赵挺之简直……”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名宦官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官家,您的雪耳莲子羹已然好了……”

    “嗯,放下吧,我一会再吃。”赵煦摆了摆手,示意那名宦官退下,不过旋及一扬眉。“回来,还有多余的吗?让他们多盛上些,朕一会过去给太皇太后问安。”

    看到那名宦官领命匆匆而去之后,赵佶一脸迷茫地看着赵煦,心说官家你不是最讨厌那老太婆的吗?

    似乎查觉到了赵佶的疑惑,赵煦朝着赵佶笑了笑解释道。“这件事,为兄觉得应该跟太皇太皇她老人家好好的聊一聊,国之干才,焉能由其流散于民间,那赵挺之贵为朝庭大臣,做得也着实太过份了。”

    “朕虽未能临朝,但也该表达一下自己的意见。”此言说罢,赵煦的表情不禁显得有些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