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1章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找妈妈(第四更)

    ♂!

    一  第201章

    这段时间,跟其他社团之间的友谊赛,自然不可能像凌云社的队内训练那般自如轻松,冲撞、摔跌比比皆是。(www.k6uk.com)

    而最开始跟二十贯的队伍开战的时候,赵佶这货得瑟的玩花式过人,就赶紧被对方很粗鲁的挤了个大马趴,但很神奇的是,虽然童贯和梁师成这两个货第一时间忠心护主的扑了上去把对方给暴揍了一顿。

    但是赵佶居然没有想王洋所想象中的那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到处找妈妈,而是爬起来之后直暴粗口,一副要跟那宦官哥俩一起弄死那把他给撞翻的家伙的样子。

    不过最终在王洋等人的劝说之下,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赵佶只能忍了,不过第二天,王洋就特地安排大家集体去观摩了一场赌球的蹴鞠比赛。

    当看到了双方在蹴鞠赛场之上,不停的冲撞,拦截,撕打,各种各样的状况出现之后,赵佶总算是明白了巫山先生的一片苦心。

    从那天开始,虽然担任边锋、过人和进攻犀利的赵佶仍旧会是对手的侵犯对象,但至少这货也学会了在摔倒的那一刹那怎么去保护自己,同时也学会了以骂粗口的方式去发泄,而不是张嘴孤要弄死你全家啥的。

    #####

    近一个月的每天训练和大运动量的活动之后,赵佶这位少年郎的身子骨看起来是越发的健壮,而且也更加的灵活。

    看到大家都在喝水休息,从柳依依手中接过了一碗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之后,王洋拍着巴掌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开始讲解和布置战术。

    “大家注意了,对方的后卫防守十分严密,而且相互之间颇有默契,总是能够及时补位,所以这是咱们上半场很难进球的原因。”

    “下半场,我需要中场在持球的时候,大胆前插,增强与前锋线之间的联系,偶尔尝试一下远射,设法拉开对方的防守,为前锋的进攻创造条件……”

    李清照有些发愣地看着王洋,那张白晰无暇的俏脸,也不知道是被那冬日暖阳晒的,还是因为披了皮裘给热的,嫣红嫣红,一如打上了一层胭脂。那双水汪汪、清冽的丹凤眼眨也不眨的看着站在诸人跟前,侃侃而谈的王洋。

    之前训练的时候,李清照也就是隔三岔五过来瞧瞧罢了。而自打开始每天都有比赛以来,李清照几乎就没缺过勤,每天都会在场边欣赏着这些纯爷们在场上的英姿。

    而她的目光,至少有近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落在了王洋那昂扬挺拔的身姿上。其他的时间,则会留意一下自己的亲哥和堂哥。

    不知为何,李清照的眼里,王洋一站在了蹴鞠场内,叱诧风云,指挥若定,哪怕是有对手优如蛮牛一般冲撞过来,他都能够从容写意,就好像蹴鞠球到了他的脚下,能够给人踢出一种水墨画的优雅。总之美得让李清照芳心呯然作响。

    而这个时候,柳依依与李师师这一大一小两个女妖精那警惕而又鬼崇的目光,同时在王洋与李清照之间游移。甚至还互有默契的对望了一眼,然后继续该扮清纯的扮清纯,该装妩媚的装妩媚。

    王洋站在那里,所有的队员,上至像赵佶这样的亲王殿下,下至凌云社的一名普通球员,全都拢在一起,就像是一群幼儿园优秀乖娃娃班级的小朋友们一般,十分认真地听着王洋在那里分析着上半场的不足,以及下半场遇上类似的情况时应该如何处置。

    很快,休息时间,到,一票人等再一次踏上了战场。而三位犹如场边最美的风景线的美丽女性们的目光,几乎都是犹如那探照灯一般聚集在王洋这位长腿欧巴的身上。

    他们所穿着的乃是由王大设计师特别设计的比赛用服,上衣犹如胡服一般贴身紧实,又不失灵活,不会影响全身的大范围活动。而下身,是单独的裤子,另外,所有人都穿着一双那种由王洋设计的牛皮鞋子。

    这种同样区分了左右脚的鞋子穿起了十分的合脚与贴实,更加的灵便,另外,在鞋子前端和左右两侧,还增加了一层糙皮,如此一来,增加了脚对于球的控制力,以及对球的摩擦力。

    另外,每个人的膝关节处和肘关节都带上了护膝和护肘,这让这只昏君奸臣权宦蹴鞠小分队虽然摔爬滚打也很多,但是却是极好的保护了他们的关节部位。

    特别是那凌云对于王洋的这一项伟大发明,更是马屁如潮,并且还勒令以后所有要上场的弟子们都必须要把这两样保护装备用上。

    王洋身为后脚,他的主要任务是策动进攻,而他屁股后边,则是凌云这位拦截型后腰,负责保护王洋的身后。

    牛家庄队虽然悍勇,但是,终究不是经过了科学的方法训练,严密的布署,以及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的凌云社的对手。

    最终,牛家庄队以三比二险胜。不过牛家庄的队长牛大郎还是对于这一只原本还以为就是一票公子哥玩票的队伍的奋斗精神和绅士风度表达了赞扬。

    这让赵佶等人在沮丧之余感到了一丝振奋,扬言下次一定会继续好好努力,争取踏平所有来犯之敌,哪里知道,牛大郎只信口忽悠几句,却白拿到了五贯的出台费。

    “主人干嘛要这么做?白费五贯钱给那个姓牛的……”李师师看着跟前的王洋,一面替王洋挽起衣袖,替他揉着左胳膊上发青的地方,一面不满地嘀咕道。

    “谁说白费了,你没看到那帮子家伙输了球就跟瘟鸡似的,我这是没办法,只有能过敌人的嘴来告诉他们。”

    “这样一来,才会让他们觉得,原来自己虽然输掉了比赛,但是自己的拚搏和努力却得到了对手的尊重,这样一来,才能够更加的激励他们奋发向上的精神,和积极上向的斗志……”

    王洋那洋洋得意的自吹自擂,虽然把那李师师给忽悠得两眼直冒星星,但是旁边主动替他搓柔着酸胀小腿的柳依依却翻着妩媚的白眼压低了声音道。

    “不愧是能说会道的王大爷,忽悠起人来,实在是一套一套的。想不到人家堂堂的亲王殿下,到了咱们王大爷的口中,也就是只犯瘟的瘟鸡,你也不怕让人听到了拿你问罪。”

    “放心吧,这些话,我也就只会跟你们俩说说而已,其他人,哪值得我王某人浪费口舌。”王大爷一脸享受的挑了挑眉笑道。

    这话骤然让柳依依与李师师两个盘丝洞的女妖精心中一甜,手上的动作,又越发地多了几分的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