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2章 秘技前铁板桥让王大高手踢了个空(第三更)

    第232章

    王洋一扭头,就看到了一个脸无肉,长着三角眼八字眉的官员正一脸黑线地看着这边。(www.k6uk.com)

    而此人也正好看到了王洋,不禁一愣。“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见过吴助教,王某是新入本斋的学子,今日第一天到,您不认识我很正常。”王洋笑眯眯地答道。

    听闻是新入学者,这名吴助教闷哼了一声,似乎不屑地转过了头,目光落在了那王眠谷的身上之后,却多了几分温和之色。“眠谷你这是怎么了?”

    “多谢先生关怀,方才是眠谷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什么大碍。”王眠谷朝着这名吴助教一礼之后,很是乖巧地道。

    “嗯,无事便好,若是有何事,就来寻本官,还有你们,就要还不快快入斋,在外面愣着做什么?”

    斋,也就是班级在宋代的称谓,三十人为一斋,也就是说三十人为一班。而斋长则是以学子充任,也就是班长,另外还有斋喻一人,相当于副班长,二人负责督促和检查学生的学业,也就是相当于是专业打小报告的货色。

    当下了课之后,王眠谷却主动地走到了王洋的跟前,一脸恭敬地一礼。“巫山先生,我想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还请巫山先生移步一谈。”

    “咱们之间能有误会吗?”王洋斜挑起了眼角,打量着这货,皮笑肉不笑地道。

    王眠谷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朝着王洋诚恳地道。“是王某说错了,过去王某的确得罪过先生,还请巫山先生移步一谈……”

    看到这家伙居然会窜过来主动跪舔,王洋有些愕然,不过对方既然再三要求出去聊聊,王洋当然也无所谓,还真就不信这货有本事在教室门外安排五百刀斧手。

    出了教室,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处僻静处,王大官人虽然表面上仍旧自在从容,但是双手已然紧握成拳,随时准备先把王眠谷给踹飞三丈开外再应付其他的突发情况。

    就在这刹那,王眠谷突然一转身,趴叽跪倒在地,王洋下意识地一个侧摆腿就射过去。

    哎哟……特么的王眠谷这货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懂得前铁板桥?跪下去之后居然毫不停顿的一个前扑,躲开了自己的致命一击,害得王大高手踢了个空。如果不是王大高手平衡能力超强,指不定这会子已经一脚背就踢在道旁的石碑上,很有可能会因此骨裂,撑着根木杖每天一瘸一拐的角色扮演铁拐李。

    就在这个时候,刚使用了前铁板桥秘技的王眠谷却开口了。“还请巫山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饶过王某过去不恭之处……”

    一脸吡了狗的王大爷赶紧收回了腿,不丁不八的站定,抬手理了起自己用力过度有些歪斜的学子帽冠,这才有些懵逼地看向王眠谷。“你小子说啥?”

    跪拜于地的王眠谷低下下气的表示,他过去与王洋之间的冲突完全属于是误会。

    或者是受到了赵明诚的蛊惑,方才让两边的结怨越结越深,这让他纯洁的内心倍感痛苦,一直想要寻找一个机会去向王洋当面道歉,可惜一直没有寻着机会。

    而今天,却能够在这里相遇,实在是缘份,所以,希望王洋能够大人大量,不要计较过往之事,能够给他王某人一条活路云云……

    这样的反翻剧情,让一直本着总有刁民想害朕心理的王大公子也禁白眼连翻。

    摸着下颔,打量着这个低声下气,低眉顺眼,甚至连笑容都透着三分献媚的王眠谷,王洋实在是下不了手,嗯,对手的骨头太软,揍这样的对手,能有意思?

    “我说你小子到底啥意思,想阴我?”王洋似笑非笑地看着王眠谷,目光闪烁不定。

    “在下乃是王诜的侄儿,伯父乃是端王殿下座下属臣高俅的……”王眠谷满脸尴尬地抬起了头来,又朝着王洋一礼之后,这才道出了原因。

    王洋真个有些哭笑不得了,泥玛,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不打不相识,不对,自己就算是相识,也不可能跟王眠谷这种品质道德不过关的家伙做盆友。

    “你干嘛不继续跟赵明诚那家伙一块混了呢?”王洋决定换个话题,之前他所言的真假,回头一问高俅就知道了。

    王眠谷看着跟前王洋那闪烁不定的目光,心中很清楚这货有多难缠,也有多凶残,为了自己日后能够继续在太学安安静静读书,以后好捞个官当当的未来,还是决定把之前之事和盘托出。

    “其实,其实王某与那赵明诚也不过是泛泛之交而已,只不过,皆是仰慕李家娘子的才华,而巫山先生您这一亮相,就让李家小娘子的眼光……”

    王眠谷很是痛快的他当初忽悠着那赵明诚跟他一起算计王洋之事说了出来,然后诚恳无比地拜下向王洋表达歉意,抬着头,一脸揣揣不安的看着王洋。

    #####

    王洋离开了,看着王洋离去的背影,王眠谷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浊气,心里边却无比的轻松。

    自打从高俅那里得知,王巫山深受端王殿下信重,甚至被端王殿下以师礼待之,只不过是借着伯父王诜之名,想要混个仕途混口饭吃的王眠谷就知道王洋的档次,已经远远在自己之上。

    自己之所以在考院之中,被恶臭熏得欲仙欲死,以至思不成文,名落孙山。

    特别是自己出了考院之后,听闻那赵明诚被熏得死去活累,甚至连考试都只能半途而废,被送回了府后,王眠谷就已然警醒了过来,怕是这里边,应该也是自己得罪了王洋被对方报复的手段。

    要不然为何就只有自己跟那赵明诚这二位在考院门外怼过王洋之人倒霉,而其他人根本没事?

    那时候,王眠谷已然意识到有些问题了,而自己伯父回京养病,恰巧那高俅过来探望,而高俅探病之后,找到了自己挑明了王巫山现如今在端王殿下眼中的重视程度。

    当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重要,而是看在自己乃是伯父唯一的侄儿的份上,所以从那天起,王眠谷哪里还有半分敢再去妒恨王洋的念头,心中所想所念,就是怎么能够安安稳稳地在太学里边读书读出头,好入仕为官混口饭吃。

    而今日王洋的突然出现,实在是把他吓得不轻,又惊又怕,不过在课堂之上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冒险跟王洋赔罪说个清楚。

    这一招,也还是高俅看在自己伯父的面上提点自己的,如今看来,果然有效果。

    只是令王眠谷没有想到的是,等到了散学之时,刚刚出了太学行不多远,便有学友拉住了自己,说是赵明诚那家伙要找自己。

    ps:今天只有三更,继续努力,继续努力加油!谢谢亲爱的书友们的支持,爱你们,么么哒!